返回

新网代理平台 目录共9613章

首页

新网代理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9066章 醒来后

新网代理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云心痛,多番思虑不得,只得择言宽慰道:“各人自有各人的修行路径,为情所困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坏事,就比如小弟,若当年没有一些奇遇,日后也绝不得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沈姐姐你呢!至于所谓修行,我却从不放在心上,得与不得只由它去吧!”   沈绮霞摇首淡笑道:“你这话说的口不由心,虽道理是这一般,但能勘透的却又有几人!我知你是在安慰我,不过我也自负有些机智,这些道理不会不明白。倒是你,好生狡诈,我且问你,你到底是何是知晓我的心意的!”   张入云不料一言不慎反倒惹恼沈绮霞来,又被对方用寒潭一般冰冷的目光与面孔上扫了几遍,心底忍耐不住,只得皱眉照实说道:“当日杜王镇见面尚不得知,水镜寺一役有些察觉,至于酒泉县探病时心上才得了些分晓。”   沈绮霞闻言即时羞得将面孔撇过一旁,口底轻骂道:“果然天下男子尽皆奸狡,似你一般貌似忠厚也是这班人物!”   张入云无言以对,好在二人慢步之间,已是近至姚花影身前,沈绮霞亦羞于开口,为此故反轻笑道:“不想倒是在这危急时分,我才得与你一番深谈,就不知玉音师叔此刻又再做何布置!”   张入云正在为沈绮霞面前不得启齿好些尴尬,听得这句话,立时恢复精神,冷声道:“我也不料这般快就要与她一决生死,不过事已如此,到底痛快些好,师姐放心,她此刻势成骑虎正在两难,决不敢妄动,何况还有段惊霆从旁协助,纵得她暴起发难,也有好些顾虑。”   沈绮霞为此柳眉蹙动,面笼忧色,但再看得眼前少年目光沉着,似有大毅力,几番踌躇最终没有点破。   直至二人行的姚花影身前,张入云也不做周旋,便直言相告道:“姚师姐,我与令师急于一战,如今沈师姐受了重伤,我知道你师命难违,但今番我还是要劝你携了沈师姐两人先行一步,免得剧斗起来,反更加你难为。”   姚花影闻言不知如何应对,怔怔看了半日张入云正在无话,却忽听得远处玉音师太高声说道:“花影此间再没有你的事了!你且先退下,事后再有计较,我自会吩咐你!这是为师对你的慈悲,你也不用强留在这里为难,先时你与这臭小子独处时分,既然没有结果,可见你二人无缘无分,值此境地若还要痴迷,还有何道理可言!”   玉音事前本与姚花影协定,如自己徒儿能将张入云带走,今后再不问二人事,不想姚花影终无有机缘吐露心声。张入云心思虽细,却哪里能知道个中详细,难得见玉音不为难自己徒儿,心中大松一口气。果然崆峒女弟子闻言,已伏身遥拜自己师长,玉音为此也是一身长叹。当下就只姚花影携了沈绮霞单臂,展动剑光,也不与众人作答,青光拂动已自地穴路径中渡了出去。   眼望二女遁走,一旁蓄势多时的段惊霆反倒不解,指着玉音道:“你这老尼姑什么时候竟得发起善心来了!当真叫我看的心惊肉跳,不知你要耍什么把戏。”   一句话也将张入云说的笑了起来,旋即纵身跃至两人身前道:“不管是阴谋诡计,还是起了善心,如今她二人能安然离去,确省我好些顾虑。为此上,倒不得不谢谢你!”   玉音冷笑道:“这是我与自己徒儿的慈悲,与你有何干系!张入云!今日你和这姓段的小子亦是心怀鬼胎,都一般的想巧去他人宝物,无论轻重上下,都是贼子,我只担心你二人宝物未得,却将内斗起来!”   张入云冷声道:“无论斗与不斗,哪都是在取你性命之后的事了!你死后无知无觉,说与你听也是无益!”言毕,已展手中金轮砸了过来。   段惊霆见状知张入云不欲失了先时锐气,只一味的想趁玉音心有顾忌决出生死。可他仍旧在旁笑道:“不料你今日倒比我还要急了起来?难不成怕你外面两位红颜知己弃了你跑了不成!”说话间虽是轻松,可其人亦是纵身跃起,左臂间一阵挣动,竟是化了兽臂,五指狰狞,直取玉音师太要害。   谁知只在二人相接玉音一刹那,但觉其人身前一尺竟得一面气墙,不至坚韧,且还有如刀刃一般的气劲,两少年都是一般的机敏,心头念起都得倒翻了出去,就如此也是一阵金光灿烂,凭空生出的巨力将两人甩出十丈境地,方得势落坠身。   再见玉音此刻脚下赤玉已是不可思议的缓缓的升起,连人带石,尽升至于三丈高下的空中。耳边一声冷笑,已闻老师太骂道:“两个不知死活的后辈,我先时示弱只为自己分得心力结阵下压之奇石下的神龙斗气,如今你二人即能侥幸活得现在,当自己可与金龙一斗,我便给你二人一次机会,且瞧瞧你两个有无伎俩拾夺的下这数千年道行的神兽。”   说话时分,就见地底再经受不住,纷纷塌陷了下去,耳听石声划过空气的坠落声,竟似地下深陷无穷无尽,直透地心一般。可就觉地底一阵轰鸣,金光一乍,张入云二人目眩神迷,知金龙脱得地底禁制逃出,正在自危求何,却又忽觉赤色一作,两般奇光竟得撞在一处,原来那地底金龙只一脱困,并不追击张入云二人,反一个挣身,便张开阔口直往玉音存身的赤玉咬去。   二人见玉音欲使神龙伤己,不料反先受其害,正在坐壁上观,谁知就见玉音口颂经咒,其脚下一方红岩竟得在瞬间光暴百倍,赤芒灼人,竟使得那身长数十丈,周身焰气,钢针也似的鬃发,烂银铁爪,角开十三节的赤火金龙惊走。张入云目光锐利看的仔细,就见得玉音身前已分列了八般法器,组了一周正的八角排开,生生摄定在赤玉石上,如此两相交接,竟能得如许法力。   可还不及少年人仔细思量,却见身前金光盘动,那神龙已是舍了玉音径往自己存身处蹿来。龙首还未咬至,血盆大开已然开合,但见空中一道赤炼,直取自己烧来。张入云前番便曾与这神龙精魂相斗过,见状为试其威力,也不逼让,抽手便将怀中混天凌取了出来,但见又是一团红云翻滚就将那金龙所射的毒火泼风也似的裹中。再听少年人口底一声惊雷,运尽力气翻腕一抖,只闻口中一记惊叱,那毒蛇红信一般的赤火已被张入云轻松化去。   可玉音师太何等老道,见张入云一击过后,一双面孔已做了煞白,知其拼尽全力方得成功,为此笑道:“怎么样?张入云!你自负可拾得下这神龙?”   不想张入云以为自己一击落了下风正在满心恼怒,又听玉音挑拔,冷脸含煞高声喝道:“只是一条淫龙,能得多大能为,你出尽零碎才得自保,何至于能幸灾乐祸至如此地步!”说完手中金轮已自举起,奋力之下又成得一团赤火晶球。   那神龙见敌人手里取的都是世间罕有的至善火器,为对方晶球威力显现,也是有些见惧,不料自己才得于空中盘旋,便耳闻对面少年高声作笑,好似鄙视自己一般,它为困地底多年,才得脱难正在意气风发,被人耻笑,当即也做了大怒。一声龙啸只将个本将摇摇欲坠的地面更是震落的只得边角一些境地可容存身,其余尽数陷落,只留得一个巨大无比漆黑恐怖的深窟。遂又一个神龙摆尾空中一记鞭响,其身已是电蹿了出去。   张入云见它来的势恶,也是大吼一声,也不纵身,竟奋力将掌中乾坤镯化做的晶球甩手挥了出去。但闻一声凄声龙吟,乾坤镯正端端正正的打在了金龙颅顶金角之上,乾坤镯乃是昆仑奇宝,横贯击出便是一座青峰也得拦腰打断,何况一尾神龙,纵是张入云功行不到,又不擅运用,左右大打折扣,那金龙也是一般的承受不住,直痛的如盘蛇一般在空中接连翻滚,连连抖身才得隐忍了下来。   可就在这一时刻,就见空中一道白虹经天,已是直取坠落一旁的乾坤镯,原来玉音看出张入云得了这般奇宝与自己大是不利,仗张入云不精擅法术,这般昆仑奇宝还未得自由运用,竟生了毒心,强占少年法宝。   谁料张入云早有算度,只待晶球出手已是纵身而出,堪堪抢近剑光,应还是慢了一步,右指扣动,便将一枚金燕镖甩手打了出去。一朵碗大的金花飞渡,虽击不得玉音多年熬炼的法宝,但也终将剑光阻了一阻,少年得此容,手底混天凌再一抖,便将空中金轮摄了回来,旋又一卷,便连震飞出去的金燕镖也顺便收了回来。   玉音自是见过张入云混天绫的威力的,今日不想他一副乾坤镯也得这般厉害,大有制敌金龙的可能,为此上觉自己漏算,面色一沉,由不住骂道:“不料你竟有这等福运,连得两般昆仑不世出的法宝,这般看来就得收了这金龙也不见功力,惹人耻笑!”   张入云闻言大笑,只骂道:“不料这样的话,也能从你口里说出,倒真引人发笑,如此说来,不如你我各抛了法器,单手生擒这妖龙如何?”说话间,将掌中金轮一阵耍动,金光耀眼,只欲藉此再气一气玉音。而玉音又何曾想到,当日张入云若留得藏龙剑于身边,方才一剑只怕便已将神龙金角斩去,至时老师太恐再无这般言语了。   二人说话功夫,不料那神龙已累势,又往段惊霆袭去,他两个相斗次数最多,此时金龙将眼见人分辨出,凶性泛起,怎能放过,呼啸着便往段惊霆杀来。   段惊霆见状大笑,纵声喝道:“来的好!”也不见做势,也是一般电射而出,只迎神龙而去。如此异举,却叫一旁张入云看的一阵心惊。   ※※※   张入云知段惊霆虽有奇技,却并无自己一般的威力绝伦的兵刃,纵是得当日无色炫艺,习会了断金洞玉一般的拳劲,可终不能与眼前这恶龙相斗,正在他心惊时刻,就见对方已是在空中一个折身,绕开金龙来势,右手扬处即见一段青筋甩出,恰挂在金龙角上,再一收力已是借势上了龙身。   那金龙本是周身毒火,一待段惊霆挨近,少年人瞬即被烧成火人。可就闻一声轻暴,段惊霆左臂耀动青光通身便挂了一层青气,那金龙烈火虽炙,竟不能近身。原来段惊霆一条龙臂本就是北海冷龙遗物,他费了绝大心思,至近日才得自由受用,不然实没有能力近身搏杀眼前这条妖龙。   待段惊霆刚一坐定龙首,便自腰间扯出五彩斑斓十余条筋索,也不多言,双手不停,转眼便将龙颈缚住,每当有金龙探前爪相来袭扰都被他取左臂抵挡了回去,只一相击便是铿铿金鸣,其声炸耳,只闻得在场人物胸中一阵发燥。而段惊霆当时右臂撑动,却将手底龙筋收紧,那金龙周身鳞甲虽是坚逾金钢,可段惊霆也早是有备而来,用于索拿的都是妖龙精髓,且上手就是数根,金龙渐被段惊霆单臂擒制,喉头作痛,呼吸不畅,发起急性来,直如盘蛇在空中乱舞,即时空中一阵火雨落下,只溅灼的满地石岩也为其烧得火红瘫软。张入云没有段惊霆那样的本事,见状连忙避让,反见得一些狼狈。   可当中最为惊惧的还是守得金精而坐的玉音,她万没料到眼前两位少年都有制肘神龙的本领,心中算度失误,生怕落下差池,虽知神龙还未尽力,但也不想被段惊霆占了上手。就见空中一道白光惊掠,心狡如玉音已是放出剑光,向段惊霆身后挑落。   可还未待剑光纵飞出一半距离,就见一枚金丸横空而出,端端正正打在玉音伤恙剑上,因是身剑相合,不意之下,剑光被金丸打个正着,端坐在赤岩上的老尼姑竟被激得一阵乱颤。就在她还未坐定,又是一枚金丸如流星一般的赶到,可才至的玉音身前,便被八方宝器结阵挡下,倒不如相击玉音的飞剑来的奏效。待老师太展眼时,果见远处张入云正弯弓扣金丸于自己相对,倘自己一有异动自是再相伏击。   玉音见张入云目射冷光,面露笑容,知他此刻心底正在嘲弄自己,不由冷笑道:“你指望就凭你这点伎俩便能保得了这姓的小贼吗?当真不自量力。”说话间,双手抱拳,也未作势,但忽见其人身后竟是生出一只巨掌,经天而走,直扑向金龙项上的段惊霆而去。   张入云修道年浅,还不知这是长辈修行高绝元神幻化的本领,眼望那巨掌通体白光,纵是金龙烈焰毒辣之极,竟也伤不得其分毫,心中疑惑,不知如何相处,但仍旧掌中一放,将金丸射出,就见空中一朵金光灿烂,那巨掌也只晃了一晃,便复又收拢往段惊霆当头抓落。   尚幸段惊霆见机,已是翻身让过,他素擅细巧功夫,只一个绕身,便已落在金龙颈下,就此玉音扑了一个空。可如此一来,先时多番辛苦也被玉音断送,段惊霆手底一松,金龙项间活动,一声长嘶巨力重生,烂银也似的钢爪直向段惊霆爪来,至此刻神龙玉音两厢加害,龙身上少年纵是本领再高强,也抵不得双方联手,虽心中不乐意,但也只得将手放落,欲先逃了龙背险要处再说。   不料正在这当儿,就听远处玉音存身赤岩忽得传来一阵爆动,赤金二色似电光流走,间中还有青莲掩蕴,自己头顶上方巨掌忽得消失不见,段惊霆见之大喜,忙一个盘身复又上了龙项,左臂挣动,又是一声巨响将龙爪抵住。再复回首相看,原来张入云已是欺近玉音脚下,奋全力向对方头顶掼落,一时间赤石纵光与少年宝轮金光相冲,直击得座上玉音一阵乱晃,虽有八方法器镇守,一样打得莲花乱绽,老师太坐立不稳,岔了气,空中元神幻化的巨掌自然失去威力。   张入云一招得手,也不答话,复又再相击来,此一番玉音有了防备,忙持咒念颂,但见座上法器与脚下红岩联成一气,宝光赤玉交相挥动,仍张入云金轮再如何得力也不能攻进。可一待玉音要将元神放出,张入云便是一阵猛击,老师太道法未成,不能再厢应顾,左右无暇,只能与张入云对峙当场。   可玉音到底年老功行深厚,为万全计,她才施此伎俩,眼见有被张入云二人联手将金龙擒拿,自是再不留力,袖下青光拂动,即将张入云身前裹住,同时纵剑光落其颅顶,少年人此时被青光困住,纵不得力,掌中金轮无论如何也举不起来。眼看就要被玉音斩首,忽得张入云身影变小,一得了缝隙,身子直往下落,堪堪将臂膀举过颅顶,一声惊爆过后,少年人虽保了性命,却也被对方剑光倒了个飞退。   玉音见张入云竟借缩身术逃了性命,口中骂道:“算你有些小聪明,能借这点邪魔外道逃生!”而借此功夫,伤恙剑白光又起,又往段惊霆射去。   龙身上少年耳听八方,见玉音又来相扰,忙分心照指躲避。不料此一回玉音志不在取他性命,而是径往神龙而去,白光绕动,只在金龙下颌疾掠而过,但又将剑光收纵。   正在段惊霆见剑光纵去,心里一轻,却忽见身下神龙,通体竟在眨眼之间由红转赤,由赤化青,周身烈焰于刹那之间暴涨十倍,热浪翻滚耳鼻腔内呼吸的热气仿佛能将自己肺腑烧化,胸中一窒,护体青光险些被其破去,就如此,段惊霆浑身上下,除左臂完好无损,其余已是被燎其无数水泡,剧痛之下,少年人也是不由变色,咬牙皱眉,一阵打颤。而金龙此刻也是如发了疯一样只在空中乱舞,所遇无论是何物事,均被其口中烈焰,身后长尾击毁。段惊霆不意之下又添一层新伤,内外加交,已失了先时灵动,此刻于神龙又发了狂,其人已是如风中残烛,随时便有被熄灭的危险!   玉音见状大笑,也不出手,只取目光将张入云照定,防他出手相救,再又开口相讥道:“这姓段的小贼没有你掌中两般法器,到底敌不过这神龙,至时待那金龙吃了他,我只要坐守一旁,看其再吃了你,倒可一劳永逸。”   张入云亦冷声笑道:“段惊霆的本事如只有这一点,我也不会与他联手探宝了,依你心意,决不会容我二人出手相制这妖龙的,至所以有眼前一幕只为你始料不及,才得行险施此举。如无我二人少的一个在场的话,你早动手取了那人的性命了!老尼姑!我说的可对不对?”   玉音不料张入云洞晓自己心意,此刻如无张入云在身旁自己早施奇香将神龙与段惊霆制服。若是少了段惊霆自己也可掌护身法阵立于不败之地,以逸待劳将张入云落败。可眼见对方两人联手情势即大不一样,万一二人出得奇谋或留有余力,自己恐真有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再转眼看处,就见段惊霆一人虽在龙背上岌岌可危,可多时过去,少年人依然是坐守在神龙颈项间,身形虽狼狈,却全无一些败相。为此上,老谋深算的玉音再按捺不住,因知张入云绝不得袖手,不先将其除去自己怎样也伤不得对方,是以只得剑光一纵,径往眼前人杀来。   张入云见她再也不曾留手,面显忧色与自己动起手来,知自己算度的不错,一时心中得意,口底一声大喝,便也上前与老师太斗在了一处。如此三人一兽角斗在了一处,两厢都是金光迸现,红云劲舞煞是奇观。   玉音只一和张入云交手,便是一阵愤恨,原来此一时张入云交手全为守势,只仗自己右手金轮与左拳银指环抵挡,间中左臂上还缠了他从不肯施动的沌天绫,三般宝物除流星略弱都是威力绝伦的法宝,他又得一身奇俊的身法,如&#。c;却因此不打不相识,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此时,叶锋看到早先英俊不凡的曹柏奄奄一息的模样,表面上还相当的冷静,内心之中却不免很是难过。   叶锋说话之间,神念和目光微微一扫,一颗心不禁真的沉了下去,因为他发现这曹柏的生命气息正在快速的流逝,眉心的气运也消散的差不多,倒是黑色的死气,浓郁的仿佛这阴煞之地中到处都是的黑雾一般。   “我快不行了,不过死之前还能够见到你这个好友,还亲眼看到你杀了这两个恶僧,并救下了我这位同门师弟,这也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了。谢谢你,叶锋!”曹柏努力振作着精神,不让自己沉睡过去,整个人却突然前所未有的平静安宁了下来,不但没有丝毫恐慌、不甘,还对叶锋露出了阳光般温暖、亲切的微笑。   叶锋和剑修看在眼中,却不禁是更加的难受,叶锋立即伸手阻止曹柏继续说下去,同时努力露出自信之色道:“你别说话,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我修炼的是水系功法,水系灵力刚好能够疗伤。何况,我还专门学习了疗伤的法术,雨露术。所以你不必担心,我先查看一下你的伤势,很快就能够将你治好。”   剑修闻言露出期待、希望之色,曹柏却是笑着摇头道:“没有用处的,我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我的内脏已经全部被恶僧的佛光大手印震碎,无论如何也是活不了了。我只希望,能够撑着交代完一些事,我就可以安心的去了。”   与此同时,叶锋俯下身来,细细察看了起来,发现曹柏说的果然不错,他外表看起来没有大的伤痕,内脏却已经被全部震碎了。   如果有九转还魂丹在,或许曹柏不会死。可惜,九转还魂丹已经被叶锋吃了。不过叶锋却不甘心,快速施展起雨露之术,仿佛灵力不要钱一般,不知疲惫的将一团团充满了生命气息的雨露打入了曹柏的体内。   如此一来,曹柏立即好了一些,可惜只要叶锋稍微一停,曹柏就会支持不住,而即使叶锋不断的施展雨露之术,曹柏的生命气息依旧在快速的流逝。边上的剑修与叶锋一样,非常的紧张,还取出了全部的疗伤丹药,可惜以曹柏现在的身体情况,连服用丹药都不可能做到。于是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曹柏的生命渐渐远去!   “说吧,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尽量去为你完成。”叶锋疯狂施展雨露之术的同时,颇为无奈的微微一叹道。重生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完全不能够掌控的事情,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他非常的不喜欢,这也让他更加重视曹柏将要交代下来的事情了,仿佛这样才能够减少他因为来的晚,使用了九转还魂丹的愧疚感一般。   当然,他也非常的清楚,他来的已经很快,九转还魂丹的事情,他也不知道,给自身使用完全没有错,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会有些自责的感觉。   “英师弟,将我叫你带走的灵草取出来交给叶锋。”曹柏没有直接回答叶锋的问话,而是转向边上的同门剑修道。   “好。”   这名被曹柏称为英师弟的剑修,立即点头,一抚储物袋,取出了一个长条状的淡青色精致玉匣。玉匣闭合着,上面还布有肉眼无法看到,唯有神念才能探查的灵阵禁制,叶锋却还是能够清晰的闻到玉匣之中透出的一阵阵怡人清香。   “这是什么灵草?给我灵草做什么?可是要我转交给谁?可是这种事情,似乎英师兄就能够解决吧?”叶锋疑惑问道。   “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灵草吗?”曹柏微笑道。   “不知道。难道……是补天灵草?”叶锋微微摇头,随即眼睛一亮,露出期待的神色,忍不住提高声音询问道。   “不错,正是补天灵草,我知道叶锋你需要,便一直留意着。刚好在这附近找到了一株,岂料我还没有来得及将这补天灵草送出,便遭遇到了九花山佛音寺众多僧的背叛和偷袭。我本打算将这株补天灵草,交托给英师弟带走,等遇到你的时候再交给你。无奈英师弟竟为了保护我,死活不肯离开,差点与我一起死在了这里。好在,苍天有眼,我死马当做活马医,胡乱向好友发出了几道传信灵符,给你的一张刚好被来到附近的你接到了。不然的话,这株补天灵草便要落在了九花山佛音寺众恶僧的手中了。”   曹柏在回光返照的时限之中,又得叶锋的雨露之术治疗,还能够将遗愿留下,此时精神状态相当不错,竟然一口气说了许多。   “竟然真的是补天灵草,实在是太好了,叶锋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只能在此多谢了。”叶锋喜出望外,甚至有些难以置信,双手微微颤抖的接过玉匣,声音也忍不住有些颤抖道。   先前叶锋与巨蛇生死相搏,都没能够找到补天灵草,随即又一路来到这里,虽然说还抱有找到希望,却有安慰自己的嫌疑,内心之中不免很是忐忑。毕竟,这补天灵草决定着叶锋母亲柳烟能不能修炼,对叶锋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叶锋不得不紧张。   现在,叶锋从曹柏这里直接得到了补天灵草,叶锋的惊喜可以想象。与此同时,叶锋也不免有些感动和悲伤。   他不过跟曹柏说过一句,曹柏便一直帮他留意。尤其,曹柏在得到补天灵草之后,都已经自身难保的情况之下,还没有忘了要将补天灵草送到他的手中,这件事情中体现出来的何等信义?   如此好友居然就要死去,叶锋自然悲伤!   叶锋深吸一口气,令自身稍微平静一些,紧接着当场将玉匣打开,立即看到了一株有半尺来长的天蓝色灵草。这株灵草散发着惊人的灵力和清香,光是闻一闻香味,便让人有一种浑身暖洋洋的舒服感觉。   “不错,这灵草与门派发放的地图中记载的一模一样,而且还达到了百年的年份,刚好能够炼制出补天灵丹来。”叶锋目光一扫,点了点头,快速收起了灵草,重新看向了曹柏。   “没有错就好,这样我就了却了第一件心事了。”曹柏情况越来越差,努力说道。   “其他还有什么事?还有,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和尚为什么要突然对你们下杀手?据我所知,你们峨眉派可以说是半个佛门,与九花山佛音寺关系应该不错才是。”叶锋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本来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因此,这次我还有云冰师妹,以及英师弟,还有其他两位同门师弟,与九花山佛音寺的法相等和尚同行,本来以为大家可以相互照应,谁知道那些恶僧见我们峨眉派的剑修实力强、运气好,还有青花灵貂帮助、收获较多,终于忍不住突然动手。我们对他们没有什么防备,这才落了如此下场。”曹柏微微一叹道。   “那其他的人呢?云冰,还有法相他们现在都在哪里?”叶锋并不觉得意外,对好友、同盟进行杀人夺宝的事情,他见的多,听的更多。面对巨大的诱惑,即便是和尚也会杀人,毕竟和尚也是人。   “除了两名同门被杀,云冰在法相的帮助之下,首先逃离了这里。不过九花山佛音寺与我们同行的一共六人,除了这被你杀掉的两个,还有法相,其他三人都追了下去,这三人都是实力极强。我就是被他们联手击伤的。我担心云冰和法相会有危险,因此第二件事情就是要你想办法去援助云冰和法相。”曹柏面露悲愤、担忧之色道。 第175章 佛光手印   “好,曹柏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将恶僧全部击杀,救下云冰和法相!”叶锋毫不犹豫的点头道。   “还有第三件事。其实,我这次前来阴煞之地,不是为了磨练自身,我是为了追随、保护云冰师妹,现在我不行了,我希望你看在我们朋友一场,我又帮你找到了补天灵草的份上,能够替我照顾云冰,直到她安全的离开阴煞之地为止。以后她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也尽量帮她一下。”曹柏继续说道。   “没有问题,我们都是朋友,我与你是,与云冰、不戒等人也是,遇到困难自然要相互帮助了。”叶锋毫不犹豫的点头道。   “另外,此事不要告诉云冰,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是因为她才来阴煞之地被击杀,这样必定会让她内疚、不安,更加的难过。英师弟也要麻烦你多加照看了。”曹伯再次露出微笑,脸色却快速苍白,声音也明显微弱了下来道。   “好。”叶锋不料曹柏对云冰如此之深情,不但为其涉身险地,连死都还在为云冰考虑,叹息之余再次点头道。   “那我就可以放心去了,恶僧厉害,你们两人要保重!等我死了以后,叶锋你将我收入聚魂幡,不然我留在这里也要成为孤魂野鬼,迟早要魂飞魄散,倒不如留在聚魂幡之中为你出力了,说不定还有机会看到云冰师妹……”终于,曹柏头一歪,双手无力的垂下,眼角还溢出一点清泪,带着微笑永远的沉睡了过去。   “曹师兄、曹师兄!”   英师弟高声大叫了起来,当场痛哭流涕,叶锋则是虽然难过,却始终没有流泪,因为他知道哭也没有用,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唯有将悲伤转化为力量,为曹柏报仇,完成曹柏留下的遗愿,尽快杀掉其他三名恶僧,找到云冰、法相才是正道。   “事不宜迟,走吧!”叶锋瞬间平静了下来,一挥聚魂幡将曹柏的魂魄收取,随意一翻身上了乌孙天马,随即看向了剑修英师弟道。   英师弟终究是高阶修士,不是等闲之辈,虽然悲伤,闻言却立即止住了哭泣,挥手将曹柏与另外两名同门的尸体收入了储物袋之中,紧接着祭出了一道剑光,环绕在身周,形成一道濛濛的剑气护罩,将身体托在其中腾空而起,快速向着云冰、法相等人之前离去的方向,干脆的追赶了下去。   至于叶锋属下的阴魂,则是已经恶僧吞噬,个个都是十分的兴奋,黑雾凝聚成的身体也结实了许多,显然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两名和尚身上有价值的物品,则全部被这些阴魂收刮起来,争先恐后的送到了叶锋面前。   两和尚身上的袈裟都非常不错,却已经在战斗之中被刀光废掉,第一名和尚的法杖也被刀光断开,其中灵阵彻底消散,法杖本身又是多种炼器材料混合,连当做炼器材料回收利用都不可能。   好在,第二名和尚的法杖,已经被叶锋收了起来,身为极品佛器,至少能够价值个一二十块中品灵石。   另外,两名和尚身上都有一枚中品聚灵玉,同样价值不菲,两个储物袋之中更可能藏有珍贵之物。   “驾!”   不过现在救人要紧,叶锋没有时间去查探储物袋,他讲储物袋挂在腰间,随即大喝一声,座下乌孙天马响亮嘶叫了一声,当场旋风一般奔了出去,转瞬之间便赶上了御剑先行一步的英师弟。   “英师兄,对方三名恶僧都是什么修为?有什么应该注意的手段?云冰、法相两人逃离之时可曾受伤?”叶锋朗声说道。   “两个是筑基后期,一个是筑基期大圆满,实力极强。至于手段,以各种佛音攻击为主,也最值得注意。云冰师姐和法相师兄逃离的时候,都没有受伤,不过现在就不好说了。”英师弟快速回答道。   同时,英师弟还惊异的看了叶锋的乌孙天马一眼,显然没有想到叶锋骑马奔走比他御剑飞行还快。他本来是还担心叶锋跟不上,特意没有全力御剑飞行,现在看来却是没有必要,立即全力飞行起来,速度猛的提升了一大截。转头再看叶锋,居然依旧在其下方身侧,没有丝毫的落后,甚至还没有丝毫吃力的迹象。   “你与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方法,或者有什么办法能够追踪到他们没有?”叶锋继续问道。   “没有,唯有传信纸鹤,不过他们显然已经离开很远,传信纸鹤也寻找不到了。我只知道他们当初是朝着这边离开了,他们是一路追击,路上多少应该会留下一些痕迹。咦,他们好像在这里分为了两路。”   英师弟摇了摇头,说话之间,突然惊异了起来,一抬手指向了前方,叶锋凝目一看,果然在荒草地上,发现了通向两个不同方向的追击痕迹。其中一个方向,甚至还有一点点殷红的血迹留下。   “怎么办?”英师弟看到血迹,更加的担忧,不禁有些慌乱道。   “分头行动,你朝着没有血迹的这边去。这边没有血迹,说明被追杀者多数没有受伤,相对还比较安全,逃跑的也应该更快一些,你一时半会不能追上他们,也就不会有战斗发生,没有战斗就不会有危险。”叶锋停了马,微一沉吟道。   “那你呢?你朝着有血迹这边去,岂不是很快就能够遇到敌人,会比我还要危险?”英师弟见叶锋如此镇定,受其感染不知不觉间也平静了许多,不过听了叶锋安排,却立即表示了质疑。   “无妨,你要相信我的实力,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分道扬镳,我很快就会解决这条道上的问题,回去支援你。”叶锋微微一笑,立即一打马腹,乌孙天马长嘶一声,当即撒开四蹄朝着带有血迹的一边,奔走追赶了下去。   之前叶锋为了询问一些情况,与英师弟同行,乌孙天马跑的虽然已经很快,却根本没有显露出最快的速度,现在既然是分道扬镳,乌孙天马的速度终于完全展开,配合没有失效的中品神行符,简直就是风驰电掣,寻常修士仅仅能够看到一道影子!   “好快!原来叶锋不禁杀伤力比我强,连奔走速度都比我快这么多,难怪他会不御器,而选择骑马了。”   英师弟一见,不禁目露骇然之色,他发现叶锋的速度甚至已经是接近金丹修士了,完全超越他的御剑飞行。想到之前他还以为叶锋需要他的等待,他不禁脸上一阵火辣辣,觉得十分惭愧。   “保重!”英师弟顾不得惭愧,朝着叶锋的背影,大声喊叫道,紧接着全力朝着另外一边御剑飞了去。   “你也是!”   叶锋头也不回的微微一笑,抬手过肩,向后挥了挥道。   对于这位英师兄,叶锋完全不熟悉,不过这位英师弟既然能够为了曹柏连死不怕,显然是个值得敬重的人,叶锋内心之中也因此并不希望这位英师弟遇到危险,何况他之前还答应过曹柏,要顺便超看一下这位英师弟。   不然的话,叶锋也不会主动选择有血迹的这条路,并且承诺解决这条路上的问题之后,要再次支援英师弟了。   叶锋骑马追赶的同时,猛的一俯身,伸手摘下了一片荒草叶子,草叶之上正是一点已经被阴寒之气冰冻了起来的殷红血迹。   叶锋灵力一吐,立即驱除了血迹之中的阴寒之气,并成功感受到了血迹之中蕴含着一股阳刚佛力。   “这条路上的应该是法相!”   根据这点血迹中蕴含的气息,叶锋自然不难判断出这血迹的主人,应该是一名男子,而且还是和尚,绝对不可能是云冰。   当然,也有可能,留下这点血迹不是云冰,也不是法相,而是三名追兵中的任何一个,那样的话叶锋就没有办法确定这条路上被追杀的会是谁了。   不过根据叶锋的判断,云冰、法相作为逃跑着,将追兵击伤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因此这血迹多数是法相留下的!   “马儿,跟着这味道追!”   很快,路上的血迹和打斗痕迹都消失不见。叶锋却没有发愁,立即沿途将采集来的血迹,放在乌孙天马面前,让乌孙天马闻了一闻,乌孙天马立即会意,人性化的嘶鸣了一声,继续追赶了下去。   嘭嘭嘭……   呔呔呔……   终于,叶锋在前方翻滚的黑雾之中,隐隐听到了法器剧烈碰撞的声音,还有佛门修士高声呼喝的声音,当即毫不犹豫的策马冲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叶锋为了万无一失,还神念微微一动,放出了一直藏在袖子之中的白色蛟龙,让白色蛟龙与聚魂幡收服的诸多阴魂,一起隐藏在了附近深沉的黑雾之中,以便随时对敌人发出致命的袭杀。   呼……   叶锋人马迅疾如电,奔驰之间带着一阵狂风,人马还没有到打斗场中,狂风便已经将周围黑雾全部吹散开来,马上的叶锋因此也立即看清了打斗场之中的情况,正是法相与另外两名装扮区别不大,面孔却狰狞、凶恶的大和尚。   两名和尚都是筑基后期修为,气运相当强大,实力丝毫不下于法相,加上法相已经不知道被谁击伤,在打斗之中不住吐出鲜血,自然不是两名和尚的对手。情况非常的危险,完全是在拼命支撑!   “法相,你竟敢帮助外门修士逃跑,为了不让此事泄露出去,你只能去死了!”此时,一名和尚嚣张大笑道。   他看似在说话,每吐出一个字,却都形成一个玄奥、复杂的音波文字,如同洪钟重鼓一般厚重、巨大,凶狠的震动着法相的心神,甚至连空气都微微振动,如同一层层的波浪扩散了开来,波浪所过之处不论是荒草还是沙石,全都是毫无悬念的粉碎碎骨!   同时,另外一名和尚则是浑身佛力激荡,拿着两个巨大的金钹,拼命的合击着,发出一阵阵清脆的撞击之声,同样形成了一道道蕴含经文佛力的音波,不过第一名和尚的语声攻击如同锤、霸道,这道道音波则是如刀,锋利!   再看法相,狼狈不堪,身上袈裟布满大洞,破烂不堪,已经无法使用伏魔袈裟神功,脚下还躺着音波木鱼灵光全无的残骸,好在还有一根金色法杖,被脸色苍白、不断吐血的他,双手紧握,在身边不断的旋转,形成一道圆盘形状的金色杖影,堪堪阻挡着两名和尚发出凶猛攻击。   “什么人!”   叶锋人马太过迅猛,没到近前,和尚&#x《墨少的小女佣又惹祸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新网代理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26689_933332.html
新网代理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