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鬼界神后之魔尊爱妻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总裁的花样宠,2014快穿之叶秋的打工日常

最好的捕鱼游戏排名

时间:21-05-14 来源: 达辉小说网

最好的捕鱼游戏排名

44;政王该不会是临阵倒戈了吧?如此一来,京城哪还守得住!   萧璟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第一次被人如此拂面子,直到这时他身边一个侍从忽然凑近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眼神也逐渐复杂了起来,他这个五弟一如既往的无所不用其极。   与此同时,城外五里处的某个营帐内正半靠着一道娇小的身影,随着小榻上的女子眼席逐渐颤动,她颓靡的神色才有所转寰。   微微睁眼,沈莘揉了揉酸疼的颈侧,待看到身旁的女子时,忍不住吃了一惊,“你怎会在这?”   夏桐半靠在她身侧,拧着眉一五一十将先前的情况说了出来。   沈莘一脸铁青的站起身,只是刚出营帐就被人给拦了下来,只见外面全是士兵,严密到只能看到整整齐齐的人影。   “沈姑娘,殿下说了,您不能出来。”士兵躬身道。   看了眼外面密密麻麻的守卫,沈莘沉着脸冷哼一声重新进了营帐,没想到萧鸣居然真的将夏桐给抓了过来,手段还如此卑鄙。   “对不起,我没能劝的了他。”沈莘眼含歉意的坐在她身侧,一边笃定的道:“可我定不会允许他们对你如何的!”   一想到女主也被软禁了,夏桐也是心如死灰,一边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沈姐姐如今可看清人心的好坏了?”   顾秦虽坏,却也只是明着坏,从不会做此等胁迫之事,哪像有些人一副道貌岸然,实际内心不知打着多少坏主意,如若她能早些看开,说不定也就不会做出那些对不起顾秦的事了。   沈莘坐在那半响都没有说话,此时整个人比夏桐还要后悔,是她错了,权力的欲望会覆盖每个人的内心,比起顾秦,她更不齿萧鸣这种威逼利诱的手段。   “对不起,是我没能早些听你的话。”她神情中出现一丝疲惫,夏桐说的对,这些本就与她无关,她为何多管闲事卷入这趟浑水,还把自己弄的一身脏。   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夏桐只能拍拍她肩,安慰道:“沈姐姐何须自责,人心是复杂的,如若此次我们都能无事,我希望你能找个清净的地方,远离这一切纷争。”   如今剧情已经歪到不成样子了,什么女主男主,这是现实世界,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失败了,便再无重来的机会,所以更应珍惜眼下。   四目相对,沈莘忽然紧紧将她拥住,深呼吸一口,“我会的。”   夏桐嘴角一勾,还好,对方总算想开了。   直到这时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随着帘子被撩开,只见萧鸣忽然带着几人走了进来,看到她,沈莘立马起身朝他走去。   “把沈姑娘带下去。”他吩咐道。   其他几人立马将沈莘围住,后者立马怒目而视,“萧鸣,你若敢动夏桐一根头发,你此生便是我沈莘的敌人!”   夏桐缩在那也有些紧张,但还是故作淡定的不吭声,他知道对方肯定是想利用她去威胁顾秦,如果她孑然一身还好,只是如今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绝不能轻举妄动。   见对方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全是疏离与冷漠,萧鸣也有些不悦,皱着眉上前拉住她胳膊,正声道:“你为何就不愿理解我?”   “你让我如何理解你!”沈莘骤然甩开她手,神情紧绷,“我已经不认识那个重情重义萧鸣了。”   相视一眼,营帐内的氛围逐渐凝重起来,须臾,萧鸣抿抿唇还是冷声道:“你总有一日会理解我的,不过你放心,我自然不会对她如何,相信顾秦看到自己的王妃与孩子有危险,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相救吧?”   ☆、拖延   说完,直接走出营帐, “带她走。”   霎那间, 几个士兵立马朝夏桐走了过来, 沈莘被隔离在一旁只能干着急,夏桐没有挣扎, 老老实实的跟着他们走出了营帐。   黑暗中, 营帐外四处都燃着火把,四周的树林里也被照的火光明亮,就在某处属下,萧鸣正从一名宫女手中接过一个木盒,面上露出一丝趣意。   “这是京中地形图, 希望殿下不要食言。”宫女戴着帽子声音细小。   从木盒中拿出那张羊皮地形图,萧鸣嘴角一勾,“你让七妹放心,我定会如她的意,夏桐绝不会活着从本殿下手中离开。”   闻言, 宫女并未言语,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只留下萧鸣独自一人看着那轮下弦月,手心渐渐紧握, 他定会让顾秦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   而此时的议政殿内众人讨论的热火朝天, 直到一名御林军匆匆闯进,大家的心又被高高悬起。   “启禀皇上,叛军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种极其厉害的□□, 守城军已经节节败退,还请皇上早下决断!”   话落,殿内的大臣们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如此下去可不是办法,那摄政王敌我不明,若是倒戈相向,京城可就真的完了!   上首的萧璟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看向一旁的公公,“李将军的人还需多久才能抵达城外?”   说完,那个绿袍太监皱着眉计算了下,这才认真道:“回皇上,不出意外,李将军的人应该只需一刻钟的时间便能抵达城外。”   闻言,底下的人虽然神色有所缓和,可依旧忧心忡忡,直到一个国字脸的大臣出来说道:“可李将军只有五万兵马,叛军最少有八万,我们如今胜算并不大。”   “是啊,这摄政王也不知去了何处,若是……”   声音戛然而止,说话的人自觉说漏了嘴,顿时噤若寒蝉,可他也说出了其他人想说的话,如今最关键是摄政王的态度。   看着底下一群神色各异的大臣,萧璟正声道:“摄政王必定是亲自去城外掉神机营的兵马,谁若再敢妄言,朕定不轻饶!”   夏桐被抓,他就不信顾秦能无动于衷,他这人向来不喜被人威胁,又怎会与五弟同流合污,怕就怕他想坐收渔利,不过眼下他定是着急救回她的王妃。   底下的大臣神情晦涩不明,摄政王之心路人皆知,以前先皇视若无睹也就罢了,怎的皇上也如此糊涂,这不是养虎为患嘛!   “可若是守城军支撑不了一刻钟该如何是好?”   随着一个大臣出声,众人也是满心担忧,萧璟沉默片刻,忽而起身,其他人似明白了什么,立马紧随其后,想去看看城门口的战况。   夜色中,一轮下弦月高挂上空,城中百姓皆紧闭大门,哪怕听到什么声响也不敢出来查看,漫天的飘雪落满大地,而就在城门外却是厮杀声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的人影围堵在城门外,让人心生绝望。   鲜血染满了墙头,城楼上的守城军皆顶着盾牌躲避敌方射过来的箭羽,却还得一边抵挡长梯上爬上来的人,一不小心便被无孔不入的箭羽射中,冰冷的尸体挂满城墙,后面一批禁军又紧跟而上,整整两万禁军却已所剩无几。   看着这横尸遍野的修罗地狱,那些大臣们脸色惨白,唯独萧璟皱着眉一人迈上了城楼之上,周身的禁军立马护在左右。   “此地危险,皇上还是退居后方要紧。”   一个守城的将领满脸是血的护在他身侧,面上满是坚毅,反观周围的将士同样如此。   萧璟神情肃穆,看着这遍地的尸体,忽而开口道:“还剩多少人。”   说到这,那个将领忽而低下头,手心紧握,“不到一万。”   白雪落在地上瞬间被染红,城外密密麻麻的人头充分的显示了此次战斗的悬殊,而就在这时,一个御林军突然急匆匆跑上城楼之上,待看到萧璟后,立马单膝跪地,“启禀皇上,李将军的人已经围堵了判军的后方,不知是立刻发起攻击,还是等待神机营的人一同包围叛军?”   “自然是立刻消灭叛军。”   一道温婉的女声在厮杀声不绝于耳的城楼上显得如此突兀,只见一个披着紫色狐裘的宫装女子正神情严肃的走了上来。   看到她,萧璟不由微微蹙眉,“长阳,你来这做什么。”   扫了眼遍地的尸体,女子不顾衣裙是否会染上污血,一步一步走近后,才看着萧璟认真道:“长阳虽为女子,但也不愿躲在将士后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牺牲。”   话落,其他将士也都不由高看了眼这位公主,不像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大臣,一看到这里有危险,立马跑的不见人影。   萧璟定定的看了她眼没有说话,就在这时,城楼上又上来一个青衣男子,看到他,萧璟眼中多了抹别样的神色。   扫了眼这尸横遍野的城楼,西风上前两步,直接对着男子微微拱手,“回皇上,神机营的人马上赶到,还请皇上稍等片刻。”   “可城门马上就要守不住了!”一个将领猩红着眼嘶喊出声。   西风冷冷扫了那人一眼,“当年王爷三千兵马足足抵挡了敌国五万人,照样守住了城。”   话落,那个将领顿时哑口无言,西风也跟着转过身径直离去,其实神机营的人早就到了,只是王妃被掳,打乱了王爷的计划,还需一点点时间才能救出王妃,若是真打起来对救王妃必定是不利的。   萧璟沉默了片刻,终还是看着那个御林军道:“让李将军等神机营的人一起行动。”   “是!”   其他将士们也都咬咬牙继续抵挡着城外的攻击,摄政王能做到的事,他们照样能做到。   “皇兄……”长阳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萧璟大步下了城楼,只能立马跟了上去。   “皇兄为何要这样做,每拖一刻,便有无数将士牺牲,您真的忍心吗?”   萧璟走在前头,闻言头也不回,“朕自有打算。”   他与顾秦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对他也算是了解,他能让西风亲自过来说情,必定是为了救夏桐。   提着裙摆,长阳公主抿抿唇,忽然加快脚步拦在对方前头,目光灼灼,“皇兄的打算就是为了救一个臣子的王妃?!”   城楼下的人都立马退避三舍,在宫中为了保命,不该知道的东西,绝对不能听。   脚步一顿,萧璟双手负后就这么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温婉秀丽的女子,“你怎知她被抓了。”   四目相对,长阳公主从未如此强硬过,此时却是忍不住了,拧紧秀眉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皇兄就如此对她念念不忘?莫忘了这些将士也是你的子民。”   “若无神机营的配合,李将军的人绝不能击退叛军,朕是为了大局考虑!”萧璟面上已有薄怒,他绝不会为了一个女子误了大事。   “是吗?”   长阳公主笑了一声,微微仰头,质问道:“那皇兄扪心自问,你对那个女子没有半分留恋?”   空气中满是血腥的味道,飘雪落满两人肩头,萧璟沉着脸就这么冷冷望着自己皇妹,半刻未言。   “皇兄没话说了?”她手心一紧,忽而有些不平,纵然皇兄是为了大局考虑,可心里依旧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深吸一口,长阳公主忽而认真道:“父皇如此信任皇兄,皇兄绝不可因一个女人而坏了祖宗基业,天下间什么女人没有,您何苦留恋于一个有夫之妇?”   她不知自己离开京城的一年发生了何事,那个女子的确没有世家女的势利浮躁,其他男人可以迷恋,可王爷与皇兄怎可同样被其迷惑!   唇角一抿,萧璟上前一步,神情冷漠,“你听着,朕从未因为任何人而误了父皇留下的基业。”   “可……”   萧璟眯眯眼,看着她冷声道:“朕未得到的东西,绝不允许如此消失。”   ☆、营救   战火纷飞,今夜的京城注定有太多人睡不着觉, 城门口的横尸遍野, 还是有不少人往城楼上爬, 箭羽充斥在黑夜四处,危机四伏。   树林深处只能远远看到不远处厮杀的战况, 一名锦袍男子正手执地图高骑马背, 声音严肃,“一刻钟内定要攻破城门,进城后分四路兵马,一路包围太师府,一路控制余下官员府邸, 一路主攻皇宫,剩下的一路埋伏在城中四处,提防萧璟的援兵。”   “是!”   四周的将领应声后,立马下去传令加大攻势,务必尽快攻破城门。   一旁的那个披着素色斗篷的女子却忍不住冷声道:“你以为皇上会没有防备?”   微微低头, 望着那个被绑住双手的女子,萧鸣只是冷笑一声,眉梢一挑,“皇兄自然有防备, 可顾秦在那, 他怎敢拿出所有后手?”   树林中燃着众多火把,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士兵,女子被围在中间, 双手缚在身后,扭过头神情冷漠。   “皇兄这个人攻于算计,从不会相信任何人,只可惜他还是算漏了一件事,他一人独大,怎让他人安心?”   想到那张遗旨,萧鸣神情就莫名阴沉了起来,他从不认为自己不如谁,可父皇却偏偏对皇兄如此信任,纵然驾崩,也要将他们贬去封地,为皇兄铺清所有后路,当真是他的好父皇啊!   夏桐眼角一瞥,突然道:“我们打个赌如何。”   萧鸣居高临下的看了她眼,并未言语。   “如若你今日造反成功,那我便乖乖配合你威胁顾秦,但如若你失败了,我希望能够在沈莘面前说声对不起。”   夏桐不是在赌,而是笃定没有女主的萧鸣,绝对敌不过萧璟,更何况顾秦也定不会让他如愿,只是可怜沈莘如此信任他,却被他这般欺骗。   闻言,马背上的人眼神微变,就这么定定的盯着这个气定神闲的女子,“你是对顾秦有信心,还是觉得我不如皇兄?”   说到这,好似想起什么,他忽然笑了一声,“差点忘了,你当初可是差点要成为太子妃的,说来你可能不知道,我那皇兄对你可是一直念念不忘的很,他最近新宠的那名姬妾眼睛可是像极了你,看上去道貌岸然,却觊觎臣子之妻,不过是个伪君子罢了。”   夏桐不想再和这个疯子说话,胡言乱语就知道污蔑人,他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亏女主以前那么信任他。   “不过这个赌倒是有意思,只是本殿下可从未对不起过任何人,终有一日莘儿会明白我的用意。”他冷哼一声神情冷漠。   而就在这时,一个士兵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启禀殿下,西南方发现神机营的兵马,看不清有多少人。”   闻言,萧鸣皱皱眉沉思片刻,忽然冷冷的瞧了夏桐一眼,“看紧了她,其余一万人跟我走。”   “是!”   树林里顿时响起不少马蹄脚步声,夏桐挣了挣腕间的绳索,最后还是放弃挣扎,能省点力气是点力气。   可等萧鸣没走多久,树林里又传来阵阵厮杀声,夏桐被吓了一大跳,只见萧鸣的人不知何时突然自相残杀起来,其中一队还突然往自己这边靠近。   “王妃不用怕,是王爷让属下们来救您的。”   一个皮肤黝黑的士兵突然护在她身前,小心翼翼将她手上的绳索砍断,夏桐吃惊过后也赶紧的跟在对方身后,这群救她的人训练有素,纵然人少,可却在短时间内开辟出一条通道,打的其他人一个措手不及。   知道她有孕在身,前面开路的人并没有催促她快走,而是默默的替她挡住周围不断涌来的敌人,只是对方人太多,渐渐的开路的人也所剩无几,后面也全是蜂拥而上的追兵。   小心翼翼提着裙摆跑到一处山谷边时,后面的人眼看着很快就要追了上来,那个领头的士兵当机立断将她拦在身后,“王妃先走,这里属下们能挡片刻。”   看着这一张张坚毅的面容,夏桐知道结果是什么,红了红眼,没有犹豫,立马加快脚步往前跑,她告诉自己不能回头,可听着后面不短传来的刀剑声她鼻子就莫名一酸,这个皇朝何时才能彻底安稳下来。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后面的追兵又马上赶了上来,她只能咬咬牙一直往前跑,好在前面突然出现不少火光,火光下是密密麻麻的人影,不知是哪方的人。   未等她跑近,黑暗中突然出现一道黑影,她整个身子骤然被人拥在怀中腾空跃向远处。   闭上眼,待真正落地时,呼吸间满是熟悉的墨香,她眼眶一热,眼席一抬,眸中顿时映入一张熟悉的轮廓,“顾秦……”   看着这张委屈的小脸,男人眉间一皱,“不会叫相公?”   夏桐:“……”   为什么他一点安慰人的话都不会说?   “我差点就要看不到你了。”她抽了抽鼻子,眼眶红了一片。   说到这,男人却是抬手敲了下她脑门,声音充满不悦,“还敢提及此事?”   四目相对,夏桐抬手揉了下被他敲疼的地方,撇撇嘴不再说话,这个无情的男人永远不会给她一张好脸色。   后面的追兵已经赶了上来,男人扫了眼一旁的将士,薄唇微启,“一个不留。”   “是!”   漫天箭羽霎那间纷纷射向人群,响起不少哀嚎声,夏桐站在一颗枯树前,还未看到这一幕双目就被一只大手轻轻遮住。   看着这个就知道折磨自己的女人,顾秦脸色很不好,可还是在她身上上下扫量一圈,见并无大碍后才缓缓低头在他脖间深吸了一口,纵然知道萧鸣是想利用她来威胁自己,可顾秦却还是怕她和孩子出事,亦如当年父亲出事一般,而这次,他决不允许当年的事再次发生。   耳边全是惨叫声,感觉到男人炙热的呼吸喷洒在颈侧,夏桐感觉心里暖暖的,只要有他在身边,哪怕周围全是敌人她也觉得很安全。   “其实……我很怕再也看不到你了。”   她声音细弱,男人一边摘下她的斗篷帽,揉了揉那柔顺的发丝,将人紧紧揽在怀中,声音低沉,“不会有那一日。”   她紧紧抱住男人的腰,整颗心从未如此满足过。   “不过还有下次,本王立刻将你扔进蛇窟。”   他语气冰冷,自己刚离开多久,她就被人掳走,没一日让人省心过。   夏桐:“……”   这都几百年前的话他现在居然还在用,整日就知道吓唬人。   一旁的西风低着头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王爷这话现在谁也唬不到了,每次王妃多吹点冷风就紧张的不行,这次王妃出事,更是打乱了他们筹备数^

 
  • 达辉小说网(szdh56.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