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沉默的美好青春年华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我变成了二次元人物,2014饕餮抉择

博猫游戏骗局

时间:21-05-14 来源: 达辉小说网

博猫游戏骗局

60c5;感与记忆都是无法被取代的。   所以,如果那真的是命运的话,她也愿意再一次去接受并且——   “闭嘴吧!游客先生才不会一上来就问我这些破问题!他张口第一句话绝壁就是‘大姐,信教吗’好不好?!”   亲手打破他!!   炙热的火焰缠绕在江九幺的拳头上,高温将黑泥烧出了个大窟窿,她再哐哐两拳便把那些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砸了个干净。   江九幺扒开泥巴爬了出来,将一嘴巴的烂泥呸了个干净,而此刻在她眼前出现的是无边无际的天幕与悬挂在上的黑色太阳。   这片空间不属于现世,甚至广阔得看不见边界,而在遥远的另一端,有块形同墙壁的岩石。那正是这场战争的开端,也是终点,已存在二百年而不停运作的降灵系统——即冬木市圣杯的真正面貌。   那是个活物,拥有巨大的魔力波动,但他仍是个胚胎,正等待着最后孵化的那一刻,创造出不负其名的异界。   “此世全部的恶。”   出现在她身边充当旁白的是与她一同被黑泥吞没的间桐脏砚——当然,现在只是一条矮胖丑陋的虫子。   这是他第一次在圣杯内部见到这片景色,无色之力转为恶心力量的漩涡,一旦被解放,大圣杯就会开始流淌出“此世全部的恶”,以唤起灾厄的灾厄,直至毁灭掉理应诅咒的所有人类为止,都不断的散布恶意。   “这就是圣杯的真相。”   间桐脏砚因兴奋而不停扭动着身体,刺耳的叫声不知道是在狂笑还是哭泣,但无论怎么乱滚翻动,他都不过是一条丑陋的虫子罢了。   数百年的岁月留在他身上唯一的执念便是存活于世——无论用尽何种肮脏的手段。   “老朽不会死!!”   他仰起头望向自己追求了一生的东西,好像只要再往前走上几步便能唾手可得,只是前行的道路被忽然出现的洁白裙摆拦住。   那是在他一生的记忆中都没有褪色的存在,属于爱因兹贝伦冬之圣女的绝美容颜。   “啊……是你。”   年迈的魔术师露出了感怀的口吻,可没来得及再多说半个字便被个黑影提脚踩了个稀烂,彻底结束了名为玛奇里·佐尔根的悲惨一生。   “……………………”   这个变故来得太快,让江九幺措手不及,她警惕地看着那个模糊的黑影,很难辨清他的容貌形态,但隐约能看出是个少年人的模样。他在将间桐脏砚踩成一堆烂肉后用力蹭了蹭脚底板,然后才将打量的目光投向她。   “真的不考虑接受再一次选择的机会吗?”   她就知道刚才的游客先生是其他人假冒的,而且还一门心思的忽悠她去向圣杯许愿,可惜的是她刚才不会上当,现在当然也不会。   虽然没有接话,但黑影很清楚眼前的女人死脑筋得很,绝不会轻易如自己所愿,这真的让他非常无解,可窥探过的记忆不会说谎。   “可在你心底的真正愿望是结束这不断轮回的悲惨结局,不是吗?”   “……”   “所以你才会被圣杯选中,与我一起站在这片土地上。”   黑影朝空中的黑色太阳——那个胚胎指去,在巨大的魔力漩涡背后是真正溢出黑泥的孔洞,里面更有无法估量的强大力量,一旦释放便能压碎一切。   “你看,容器已经装满了,你只要向圣杯许愿就可以了。它会依照你的希望变化出相应的样子,等它获得现世的姿态和形状真正出现时,你的愿望就能实现了。”   黑影见她仍没有作声,便又向前走了几步,向她大力鼓吹奇迹的降临。   “不要浪费时间了,快些向圣杯许愿吧,作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你拥有这份资格。”   那个黑影不断向她走近,他本身没有半点杀意,直到她终于开口真切地回复了一句——   “我不愿意。”   话音未落,一把武士刀毫无征兆地忽然出现,狠狠捅进了她的心窝。   江九幺没能躲开,甚至分辨不出这是真实还是幻觉,但心脏被瞬间刺穿的感觉真切得让她倒抽一口凉气。   她用力捏住刀刃,不让他再捅进半分,可再抬眼时,面前站着的已不是那个模糊的黑影,而是一个穿着僧衣头戴蔺笠的男人。   那是一双猩红的眸子,眼下还有仿佛几夜没睡的黑眼圈。   “……”   她来不及叫出声就被对方抡起长刀甩到了地上,胸口的血哗哗往外流淌,眼前是一双僧鞋越走越近,男人低沉冷漠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还是你已经忘了那些痛楚?”   “……”   江九幺没有吭气,双手扒着泥地撑起了上半身,但指下原本僵硬如铁的泥地忽然软化成湿地,继而变成一摊腥臭的海浪波涛将她拖入其中。   五感遭到了封闭,窒息感扼住了她的喉咙,肺部一星半点的氧气都被榨干,她明明不畏水,现在却像不识水性一般在黑水中无力扑腾。   忽然,有人在水底抓住了江九幺的脚踝将她往海底深处拖去,她回头朝下望去,竟是数以万计的腐尸组成的尸山,它们正在等着新的伙伴一同加入。   江九幺挣扎地越发厉害了,直到跟前探过了一只手,她当然出于本能地抬手要抓住,可就在指尖相碰的瞬间,对方忽然将手收了回去。   那穿着胜利队制服的年轻男人站在海面上低头看她,神色漠然地对她开口说道:“如果不停止的话,你的结局可能会比之前的更加悲惨。”   江九幺咬住了嘴唇,几番折腾用脚蹬开了那只握住自己脚踝的手,双臂侧滑探出了从翻腾的黑水里爬到了岸上。   她浑身都湿透了,头发黏糊糊地沾到脸颊上,而那个男人早已不见了身影。   “喂?!这种把戏很好玩吗?!!戳人软肋算什么本事?!!”   可回应她的是身后另一个低沉沙哑又透着绝望悲伤的呼唤——   “出横……出横……”   江九幺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象,但眼眶还是止不住地酸涩。   她缓缓转过僵直的身体,看到了此刻正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他低着头紧紧抱着怀中已无生气的女人,抬起她无力垂在地上的右手,将准备了好久却迟迟没有送出的钻戒套进了她的无名指。   他发出了带着浓重哭腔的笑声,俯身吻在她的额头上。   “出横,我爱你。”   天空越发得红了,由血雾织成的乌云渐有压城之势,在黑色的泥雨忽然倾落,漆黑的太阳仍旧支配着这个世界。   远方传过二战的轰炸机低空飞过的声响,数枚美军制造的炮弹直线落下发生巨大爆炸,激起的尘土风沙瞬间将远处两人的身影模糊。   在火光与硝烟之下,她捂着嘴鼻挥开面前的尘霾,然后看到了被塌落的天花板压碎了半身的银发青年。   她倏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蹲下身要将那块石壁推开,却被对方伸手阻止了。   他面带痛楚,抬手抚上她的脸颊,正溢出鲜血的嘴角在哀叹后上扬,眉眼之间仍是她熟悉的温柔:“直到最后,我也没能带给大家幸福……对不起,姐姐……真的对不起……”   “…………”   然后,他的气息消失了。   江九幺望着那具冰凉的残躯慢慢直起了腰背,两个穿着浴衣的孩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侧,一左一右地牵起她的手。   然后同时朝她仰起头灿烂地笑道——   “妈妈,不用那么辛苦也没关系哦。”   “我们一起回家吧?”   江九幺摸了摸那两个孩子脑袋,藏在头发里耳朵毛茸茸的,圆滚滚的眼睛又大又亮,原来他们长得这么可爱。   “或许,我应该说感谢的。”   “时间太久,有些事连我自己都快忘了。”   她垂下眸子,蹲下身将两个孩子抱紧了怀中,哪怕此刻的温度也是一份虚妄。   “对不起,妈妈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所以没办法跟你们一起回家。”   两个孩子露出了难过的表情,但很快又展露笑容一同抬手抹掉了她脸颊上的泪水,下一秒他们细腻的五官皮肤全部变黑变糙化作了一摊泥巴落到了地上。   再次出现的是个红发少年,他站在她面前用着同色系的红眸平静地看着她,最后只问了一句——   “你是谁?”   ——就如同当年,她在篮球场上问他的一样。   她是谁?   她是甚兵卫、她是笼岛满、她是绿谷出横、她是植田春乃、她是克罗蒂雅、她是帚神阿星,但她还是原来那个她,不得善终却又凉不透的江九幺。   “你以为我真的没辙了吗?”   江九幺抬起头看向正用着少年形象的黑影,其实也多亏了他表演那么久,才让她想起了一件自己不小心遗忘了的东西。   她伸手从口袋里掏了掏,一边又摇着脑袋故作叹息。   “之前我不小心把自己的设定忘了才着了你的道,这说起来我现在也算是个Servant,怎么可以没个宝具呢?”   少年蹙起了眉头,他并不觉得在这个空间下的女人还能做出什么,直到看到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短小的手杖。   “……这是?”   “嘿,失算了吧?”   她朝他咧嘴一笑,然后不顾他的惊呼,抬手将那手杖高举过头并随便大喊了一声——   “变身——!!!!”   ……应该是喊“变身”吧?   算了,反正也不知道该喊些什么。   可人家一喊变身的特效就是美少女战士,到了她这儿却连舞法天女的套装都没混上。   她的脑袋、她的躯干、她的四肢都在数秒间变得无限大,特效加持之下地再次闪亮登场,她成为了脚踩大地、肩比黑日的存在。   没错,她现在是——   “奥特曼?!!!”   嗯,就是奥特曼,我们的爱憎战士卡蜜拉又登场了。   跨次元物种的出现让黑影措手不及,可江九幺却没兴趣欣赏他看上帝的表情,她凭着49米的巨大身高朝那黑乎乎的孔洞高高跃起,借着下落的冲力就是狠狠的一拳砸下。   “你的这点儿传销本领连给游客先生提鞋的资格都没!!”   “所以——!!”   “再见吧您呐!!!”   天空撕裂,大地震荡。   在黑影不敢置信地大喊中,这片由恶之力在圣杯内部构造的世界轰然崩塌,在一片片剥落的天空碎片下,来自外部的微弱光芒洒了进来。   江九幺趁着这个机会一举破界而出,等眼前的一切终于变回了未远川与被城墙保护的城市时,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当然,这身拉风的新造型也把外面的几位吓得够呛。正跟Saber打斗的库丘林差点丢了手中的长、枪,伊什塔尔的半个身子都跌出了维摩那,后知后觉赶到的Rider感慨时代发展不可限量,最可恨的还是那个金光闪闪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喝起了鲜酿啤酒的他在见到那个庞然大物后喷了个干干净净,一连几个“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字效从空中飞速划过。   江九幺没工夫跟他们解释太多,一跟头摔到海面上的时候已变回了人形,她差点忘了奥特曼在地球上还有个三分钟定律。   “你们都别傻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   刚才的孔无法从根本消灭,虽然与一开始的相比,已经变得小了很多,但黑色的太阳溶解成了更大量的黑泥,一旦从孔中倾落,将毫不留情地把世间万物都染上漆黑的诅咒之色。   到那个时候,无论是房屋还是街道,人类还是死灵都会无一例外地被燃烧殆尽,化作一个个焦黑的尸骸残躯。   于此可怖的景象之下,所有人都真切地认清了圣杯的真相。   这时,濒临消散的伊什塔尔忽然站了起来,她骄傲地抬起下巴,以女神的姿态下达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命令——   “天之公牛啊!将那黑泥全部给我吞进肚皮!!”   这样的决定让一旁的吉尔伽美什向她投过惊异之色,后者却扭头当做没有看到,好半天之后才捏着拳头轻声说着。   “我才没有想挽回些什么呢,少拿那种婆婆妈妈的眼神看着我。”   吉尔伽美什闷笑一声,懒得拆穿女神毫无意义的佯装,低头继续欣赏接下去的剧情发展。   在得了主人的命令后,天之公牛就跟得了疯牛病似的,两只大拱门似的鼻孔噗嗤噗嗤了几下,立刻四蹄一迈冲了过去,脖子拔高开始咕噜咕噜地将黑泥当芝麻糊似的吞了个干净。   江九幺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   但很快的,天之公牛也察觉到了这黑泥根本不是什么芝麻糊,那股在它体内邪恶的力量正在不蹲翻滚,意图破肚而出,而更可怕的是,天之公牛似乎受到那股力量的影响,四肢开始再次对准城市的方向。   “那只畜生不太对劲。”   吉尔伽美什一眼看出了古怪,而正如他说的那样,天之公牛的肌肉骨骼正在进行重塑,有别于之前会随主人状态而强弱不一的自己,黑泥似乎赐予了它——   “真实的肉体。”   也就是说,一旦魔力耗尽,所有的Servant都会消失,只有这只牛会留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横冲直撞,直到黑泥满足于眼前的杀戮。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只牛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可到底该怎么做呢?   江九幺的脑内开始自动播放奥特曼一集结束时的固定片段,或许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黑泥的灾害降到最低。   “Berserker!”   她喊出了自己最为信任的半身,这件事也只有交给他才可以放心。   卡蜜拉的神光棒最多只能再使用一次,而这一次她会将天之公牛送上天空乃至大气层之外,届时再由库丘林开启他的宝具剜穿鏖杀之枪将它射杀。如导弹一般的威力下,天之公牛和它肚皮里的黑泥定会一同化为灰烬。   但同样的,在那种威力下,与天之公牛紧紧相连的她也绝无逃脱的可能。   两人对于这样的结局心知肚明,但都没有说破,她甚至还一脸轻松地笑嘻嘻,说着自己身手矫健,到关键时候躲开那一下绝对没有问题。可在男人越发沉默的注视下,她的笑容也只能讪讪收回。   “很抱歉,到最后都没能让你的愿望得以实现。”   “那种事已经没有关系了。”   他曾经以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不可能拥有未来,不过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这样。   库丘林罕见地咧嘴发出了爽朗笑声,与向来冷酷肃杀的表情全然不同,然后他单手执枪腾出了右手,宽大带茧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轻轻摩挲。   “别忘了,我是你的武器。”   他这么说完后便收回笑意,转身一扫长、枪,背对着女人静默地等待——   “Master,下一个命令。”   “那就拜托你了,Berserker。”   江九幺的眼中没有了迷茫,她再次举起手中的神光棒,在强烈的光芒下再次化身为卡蜜拉的姿态。   在生命最后的倒计时中,她回头看了眼仍被城墙牢牢护住的冬木市,至少到最后她也未负英雄之名。虽然到头来,她还是觉得自己有被那家伙耍到,但这一摊子烂事的善后也足够他伤足脑筋偿还了。   说的就是你!拉稀老闪!移开目光也没用!我知道你看得见!   不过那种事已经无关紧要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再道一声——   “再见了,各位。”   乌云消散,血光渐弱,碧蓝的天空悄悄露出了半边身姿,今日的阳光依旧照耀这片宁静的海港城市。   那托着天之公牛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天际,而后一道红色的闪光追了上去,不消一会儿便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好似夜空中两颗耀眼的明星发生了剧烈的碰撞,数以万计的光芒向四面八方倾泻坠落,远看竟像极了绚烂易逝的烟花。   吉尔伽美什坐在维摩那之上眺望远方,赤红的双眸晕染着瑰丽的光芒,神色间溢出了欢愉感怀之色。   “看来最后你还是没有逃过命运,不过这也算是一场盛大的落幕了。”   伊什塔尔没了悲戚之色,她试图从人类的情感中脱离,但还是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妈……不,我是说远坂葵她死了吗?”   “你又在说什么蠢话,与我等一样,她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   “不过下次她的运气会比现在好些吧。”   “你做了什么?”   “既然取悦了本王,她得到赏赐也是应该的。”   吉尔伽美什哼笑一声,抬眼再望向远方的目光又变得悠远,他压低了声音,似在对那已不在了的人轻声祝福——   “那可是本王用尽一生都未能真正寻获的宝物。”   “所以,带着感恩好好活下去吧。”   *   那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   江九幺裹着黑泥消失在了天际,她身体的部件在库丘林最后的必杀技下碎成了十七八块,但以一人之力承受此世全部之恶,她真的已经尽力了。   她慢慢合上了眼睛,属于江九幺的世界再次陷入一片黑暗,这次与过往的每一次穿越没有太大不同,眼睛一闭一睁就又是新的人生。   但因为受了黑泥的影响,这次的开篇竟又是在泥巴地里,好在坑不是很深,外头还是片鸟语花香的小树林,不用担心是又回到了圣杯的肚皮里。   可惜她没留有多大力气,扒了半天的泥巴也不见离开泥坑,好在这个时候有个好心人路过,站在坑外朝她伸出援助之手。   她赶忙握住那手借力爬了出来,刚想抬头道谢却瞧见了那人踩着日式木屐,紫色的浴衣衣摆迎风翻飞。   她认得这块紫色的布料,算不上名贵却也不便宜,上面绣着几只扑闪翅膀的金色蝴蝶,花里胡哨得没少被那人嫌弃,还说个大男人穿这么花俏干嘛。   但一年只有那么一次买新衣服的机会,最后她好坏还是求来了这件新衣服,却没能等到回去以后亲身穿上。   那人扬起嘴角,声音仍如同当年一般的坚定可靠——   “迷失了方向也没有关系,请寻找我的背影,我会带着你

 
  • 达辉小说网(szdh56.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