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存送10%的娱乐平台 目录共7331章

首页

存送10%的娱乐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8787章 醒来后

存送10%的娱乐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4f5b;窟。无数大小不一的佛龛高低错落有致,鳞次栉比,远望形如蜂房鸽舍,壮观异常。   李道玄沿着这最大的佛像爬上去,却看到佛像额头眉心处开了一个大大的入口,这入口远远望去可能就是佛像眉间之痣了。李道玄从这圆洞之中钻了进去,便踏入了这勾连错结的千佛洞中。   萧眉织被捉入此洞,却不知被拉到了什么地方。   李道玄心急如焚,心知是那奏响琵琶之人做的怪,却又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便在这黑黝黝的洞中高喊道:“眉织,眉织!”五道玉符环绕全身,火符发出强光,将整个空间点亮起来。李道玄只看到佛洞之中遍布土炕、灶炕,甚至还有烟道、壁龛,泥床。   他喊了几声无人应答,灵力激荡而出,在佛洞之中探测开去,却还是毫无所得。如此快步走着,不多时就转过了一处狭窄的洞穴,眼前一亮,但见火把辉煌,眼前一排佛像尊坐,长长的佛洞地道两侧,却绘满了数不清的壁画。李道玄揉揉眼,在火把的掩映中,无数金光开始闪耀起来,如现万佛一般。   虽安静莫名,但李道玄耳旁仿佛听到了梵音鸣唱,他心头充满了尊敬之意,忍不住对这万佛现身之景行了一礼。佛家有言,修建佛洞功德无量,这莫高千佛洞的意思,就是说没有比修建千佛洞更高的修为了。李道玄所在之地,便是千佛洞的殿堂窟中。   他刚才走过的那片区域却是僧房窟,那是居住画僧与雕师的地方。   但此刻这一处佛洞却是了无生气,只有佛光隐现。李道玄一路走去,但见雕塑各有不同,有佛像,菩萨像,金刚力士等。受到佛洞气息的影响,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竟然被这无数雕塑和壁画吸引过去,待到拐角处就看到了一副《弥勒经变》。那是一副画有弥勒佛的壁画。   画中弥勒佛端座于莲座上,莲下闻听妙言者俱为菩萨天人,隐有平台楼阁屹立莲花之侧,又见绿水荡漾,莲花盛开。   李道玄看了一眼本要过去,但这一眼注目之下,却看到壁画中弥勒佛座下的一位菩萨样子十分古怪,那菩萨天人俯身而坐,背对而跌,虽然穿着僧衣,但看起来这背影竟如此熟悉。   李道玄再看几眼,猛然惊觉起来,这背影被不是萧眉织么!   萧眉织竟然到了这画中,是巧合还是眼花?李道玄停住脚步,面对这壁画闭上了眼睛,丹海内的元婴刚才在中年人的手下吃了不小的亏,此时无精打采,但还是在神识的催促下睁开了眼睛。   元婴双眸看去,这壁画之侧,那莲花坐台上隐隐现出几条水纹,水纹移动间,便有数个漩涡出现。   李道玄以元婴神识观察着,心中却想到了洛阳的云深谷。似乎那云深谷的进入之法,也是自水纹漩涡中进入。   他如此想着,便轻抬手指,微微刺入了漩涡之中,但觉四周一阵清凉,眼前一片金光。   李道玄再次睁开眼睛时,已身在壁画之中,萧眉织背披僧袍,此时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而莲花座上的弥勒佛却是一动不动。   李道玄几步走过去,拉住萧眉织的手:“你没事吧,这是哪里?”   萧眉织见到是李道玄,不能相信的说道:“公子,你怎么也进来了,我也不知在何处啊!”   两人这样一说,更是有些不安起来,但听得莲花之后的平台楼阁里传来一阵琵琶声。   李道玄一拉萧眉织,腿脚还有些不灵便的萧眉织便扶着他,两人来到了楼阁之前。   这楼阁之门微微打开,李道玄凝聚呼吸,但那五枚玉符却消失不见了,他只得慢慢走了进去,口中沉声道:“阁下到底是谁?”   琵琶声再停,眼前却是一亮,这是一个四方四正的小阁楼,四周却贴满了熟悉的壁画。但绘的却不是神佛,而是飞天之相。   李道玄转目看去,但见天衣飞扬,满壁风动,这些飞天壁画十分精妙。画中之飞天无膀无羽,却是借云而起,以衣凌空。   其千姿百态,千变万化不说,那飞天之相鼻丰嘴小,五官匀称,身材也是修长,当真势如飞鹤,隐有昙花飘香。   萧眉织看得目眩神迷,李道玄也是看得有些发呆,但他再转了一下身子,顿时看到了正前方的一副等身大小的壁画。   这壁画绘的不是飞天,而是一个妙龄女子。   眼前那画,竟然是一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裸体少女的画像。这画像勾动了李道玄久远的回忆,他依稀记得以前曾经见过,但在何处见过却再也记不清了。   画中少女正面站立,赤脚微微踮起,纤细的小腿柔滑细腻,丰腴的大腿腿心处,卷缩着几丛芳草萋萋。肚脐小巧都红豆一般,其上一对儿还未成熟的小乳,映衬着少女羞涩的微笑。   看到这少女的微笑,他猛然想了起来,那日在云州被碧桃捉去,混入了阿幼黛云的帐中,却目睹了阿幼黛云送给黄泉宗鬼医阎碧落的一幅画。   那不就是这幅画么。三生一相,忘川归途,黄泉宗七大秘宝之首的《三生图》!   萧眉织注视着画中女子那双随着她视线变换也跟着变幻的双眸,痴迷道:“公子,你看这女子身上,为何还有这些红点呢?”   李道玄注目看去,果然看到画中少女盈盈一握的腰上显示出一团团红点,红点相连,构成了粗仲的若干条短线,短线之下,隐隐约约却是更多的无数细小的长线勾连。李道玄仔细看了一下,忽然想到了:“这些红点似乎是脉穴经络之图啊。”   萧眉织本就是医道的大家,得李道玄提醒,便恍然道:“公子,这确是勾画的经脉之图,但这九洲亿万之众,其实深究起来,每个人的百脉千穴万经都是有区别的。这女子的经脉之图与我所学的却是有些不同。”   李道玄微微惊讶道:“你如何如此肯定?”   萧眉织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在云深谷的时候,眉儿曾亲自剖开尸体,发现人死之后体内百脉千穴万经便跟着消失了,这是其一。其二世间的修炼之人,修行速度各有不同,除了智慧与功法的区别,还与体质大有关系。所谓天资,便是聪慧与体质的总称。眉儿便觉得世间人的百脉千穴万经虽然绝大部分相同,但肯定有极微小的一部分不相同的。”   萧眉织说着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随着修行境界的变化,百脉千穴万经都会跟着变化。眉儿觉得画中女子的经脉之图似乎是修炼之后形成的,极有可能是这幅图画成时,正好画出了她所修行时的脉穴之位。”   萧眉织说道这里,李道玄已是惊悚起来,他还未说话,就听到虚空中一个幽幽的声音缓缓道:“三生一相,忘川归途,黄泉宗的《三生图》分为上下两幅,上幅为《上食埃土》下幅为《下饮黄泉》。这一幅便是下饮黄泉了,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正是黄泉之女修行后的经脉之图!” 第四百七十二章 回天种魔法   李道玄和萧眉织听到这声音,都是吓了一跳,但身旁并无人影。   李道玄拉住萧眉织,沉声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藏头露尾不愿相见?”   那幽幽的声音叹了一口气:“这里是我的道府,你这娃娃难道连道府都不知道么?”   道府,李道玄自然是知道的,莲生在云州就曾有过道府,但从未见过这等玄妙的壁画道府啊。   那声音继续说道:“吾在此处多年,实在不愿现身,若不是公子身怀信物,吾岂会贸然出手,更何况吾最不愿意见的正是张天赐此子。”   李道玄微微一愣:“你所说的张天赐,莫非就是方才那个儒宗书生高手?”   虚空中的声音不屑道:“什么儒宗高手,你却错了,他用的虽然是六合千字经,但修习的却是魔门功法。张天赐附庸风雅,哪是什么书生高手,他便是北凉王族之后,敦煌张氏的现任家主了。”   李道玄哦了一声,想到布生缘所说之事,不禁心头不安起来,方才张天赐出手之下,自己都毫无还手之力,思之所遇之高手,似乎只有圣女,仙榜洛青璇等才能比拟,实在想不通这西域之地为何出现了这样一位大高手。   萧眉织却在此时问道:“前辈,您方才说我家公子身怀信物,却不知是什么信物?”   那幽幽的声音顿了一下,却对李道玄说道:“你身上带着的不正是吾的雕像么,这便是信物了,三十年前正是在此处,我将那信物交给了一位大恩人,并许诺日后若带信物来,吾必能满足他一个要求。方才你到了吾神识所察的附近,我发现君正是身怀信物之人,便惊走了那张天赐,只因吾不愿出这道府,所以将这位姑娘拉来,却是引公子过来。”   雕像,什么雕像?李道玄大大的糊涂起来,但他听这说话之人似乎有报恩之意,实在不愿占这个便宜,急忙说道:“前辈,怕是您弄错了,小子身上从没有什么雕像信物啊!”   那声音不再说话,但李道玄胸前却在此时闪出一道白光,白光之中隐隐浮动出了一具静止的木雕飞天仙女。这飞天雕刻的精致细腻,周身做白玉之色,唯有飞天之女眉目妖娆,隐有一种媚态。   李道玄自己看着这木雕飞天仙女,这才想起来,这,这却是在长安参加夜殇曼罗馆的拍卖会后,曼罗馆所赠之物,当时还留在铁盒里,后来长安多变,自己都不知弄到了哪里去。   虚空中的声音缓缓又说道:“此信物乃是吾以精魂之木亲自雕成,只要打开存放信物的沉水之盒,这雕像便能依附在人之三魂七魄中,最是不能作假的。”   李道玄回忆当时情景,急忙将长安得到铁盒,在马车中被打开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轻声道:“或者这信物是曼罗馆中人所得,却不知为何送给了我。”   虚空中的声音也是沉默了,良久才说道:“不管如何,这信物最终是落到了你身上,吾在此几十年,这件事一直是个心事,今日就满足你一个愿望,嗯,看你是个修行者,吾便传你一门功法,以你的修为和道心,必能如虎添翼,这样如何啊?”   这却是意外之喜了,李道玄心想阴差阳错,但受之却是无愧,拱手就想先答应下来,那身旁的萧眉织却拉了他一下。   李道玄会意过来,这个未露面的前辈高人既然连张天赐那样的变态人物都能吓走,如今却要满足自己一个要求,那可不能随便对待了。他想了一下目前最大的问题,便轻声道:“前辈,这功法在下倒真不急着修习,但有一件事,想请前辈解之。”   李道玄说着,不待虚空中声音说话,便将与布生缘相遇之事说了一遍,最后问道:“不知这手握菩提,三千烦恼丝,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   虚空中的声音很是沉默了一会儿,却答非所问:“原来如此,张天赐隐忍三十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如今五行禁制大开,东方又有西王圣地的气息,大唐自该是有乱子了。这对张天赐来说,正是重造北凉王朝的大好机会。”   声音说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最后却说道:“手握菩提,三千烦恼丝,吾不明白其中之意,公子还是另选一个愿望吧。”   李道玄大为失望,他静下心来,沉思目前局势,最后一拍手:“那前辈就教我能对付张天赐的功法,我身负这个责任,在敦煌定然要与张家对上,方才被他所制,毫无还手之力。前辈只以琵琶声就吓走了他,定然有法子的。”   虚空中的声音再次沉默下来,这一次时间更是久长,直到李道玄都有些不安起来,那声音才缓缓道:“你要对付张天赐,那可不容易。此人隐藏了三十年,天下无人知道其修为如何。直到这几日才放开禁制,我想他恐怕已超越天元之上,进入黄仙之境了。以你目前的修为和道心,就算修习再精妙的功法,也是打不过的。”   李道玄不禁怀疑道:“此人厉害到这种程度?前辈方才说他修习的是魔道功法,为何却能施展儒宗六合千字经呢?”   那声音缓缓道:“为何不行?你可知张天赐修习的是什么功法?”   声音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紧接着说道:“他修习的乃是仙魔两道都曾下过禁令的逆天之法,这法门说起来极为阴毒,以至于仙魔两道修士都不耻修习。要说起来可有一大段故事要说了。”   声音说着似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口道:“但你既然要对付他,张天赐所修习功法的来历,就要跟你说一说了,他修习之法传自大魏朝时一位旷世奇才独创的《回天种魔大法》!”   回天种魔大法,这名字从未听说过,但一听便是魔道法门。   此时虚空中的声音缓缓说道:“那是大魏光正七年,世间曾出了一个了不起的绝世之才,此人姓阮名伶字向秀。这位阮伶少年学道,中年学佛,十六岁时就创下了《首阳清思诀》这门修行妙法。原本是仙门中一个极有名的天才。”   虚空中的声音说到这里,语气很有些感慨,似在回味当年之人的风采。   但她的声音很快低沉下来:“直到阮伶晚年之时,这位绝世之才还在为世间的仙流之道卖力,遵行仙流中兴之祖董舒仲的《天人三策》,直到光正五十七年,司马氏发动‘高平陵之变’,夺取了大魏天下。他才看清仙流之辈的卑鄙无耻。”   虚空中的声音说到这里声音似有些激动起来:“那以后九洲大晋仙流逐渐颓废起来,阮伶失望之下,不问世事,开始游荡四方,往往独自驾马车四处乱行,行至路穷处便放声大哭。最后隐居在幽州之北不周山下,独自耕种为生。”   李道玄听到此处,想到那位阮伶前辈愁苦之下,以耕种为生,不禁大为感慨,心中也起了几分敬仰之情。   虚空中声音渐渐加快:“这位阮伶不愧是那时代的绝世之才,他在不周山下春日播种,秋日收获,竟然从这人世间最为质朴简单的农作中悟到了一门日后震惊九洲的绝世功法。”   李道玄被这个故事所吸引,此时不禁冲口道:“回天种魔大法!”   那声音似是笑了一声,却继续说道:“阮伶悟到的这门功法,其实就是凝聚灵力,做成一枚种子,植入别人体内,日日以己身灵力灌溉,这便是播种灌溉了,日后那种子长成果实,便可吸收为己用,那便是收获了。”   李道玄听着不禁心中一跳,这等法门不但从未听说过,便是真的听说了,也无法去想象如何修习。   此时那声音继续说道:“这门功法初看起来也不怎么样,比之魔道之中的大欢喜双修术好像还略有不及,但阮伶这套功法最为奇妙的便是可以无限做种,四处播洒,而且潜伏人之体内无法探查,想那修行者哪个不是尽心竭力修行灵力,却不知自己每一日刻苦修行的力量,最终却是为别人做嫁妆。”   那声音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似是想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这功法如此玄妙,但唯一的不足便是需要长期培养,而且播种的人时刻需要本体灵力的灌溉,后来魔道‘天莲宗’之中有一位异能人士偶得了这门功法,那位异能人士竟然脱离了天莲宗,投入南州仙流剑派潇湘谷中,他在那潇湘谷中潜伏了四十年,竟然成了潇湘谷主,广收九州道门近百名子弟,可怜潇湘谷百名弟子,每一个都被他下了种,他每个弟子都用灵力灌溉,最终无情的收获了一百多个地象境的弟子灵力,成为当年纵横天下的一代魔宗……”   李道玄听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身旁的萧眉织却自始至终听得很是仔细,眸子中不时闪烁,似是在想着什么。   那声音却借着说道:“那一代魔宗最后被仙流围攻,最终爆体而亡,这套功法因为太过狠毒,也被九洲大陆仙魔二道同时禁止,那便是传自阮伶的《回天种魔大法》了。” 第四百七十三章 黄泉如梦来   李道玄听到这里不禁问道:“前辈所言,这回天种魔大法,除了能够吸收种子中的灵力,似乎连中招之人的功法都能吸收过去?”   那声音缓缓道:“不错,回天种魔大法不但可以吞噬灵力,连神识,包括功法都能吞噬。唉,当年我与张天赐一起修习这回天种魔大法,暗中不知种下了多少种子,无论仙魔各宗各门……”   李道玄大吃一惊,差点跳了起来:“前,前辈,您是说……”   那声音一变,厉声道:“不错,吾也修习了这回天种魔大法,不但如此,吾还是张天赐的结发之妻。吾二人修习多年,吸收了数不清宗门修士的灵力,魂魄,乃至功法。张天赐那贼子开始还装模作样,只吞噬魔宗弟子,后来得到好处,便连仙流修士也不放过了。”   李道玄此时却不知如何说才好,那萧眉织轻声道:“前辈虽然也曾修习过魔功,但眉织觉得前辈现在似已悔悟,如若不是因为这个,为何藏在这道府中不出去呢。”   那声音不置可否,却继续说道:“吾与张天赐同修回天种魔大法,自然无法对付他,公子既有这个意思,吾想来想去,倒是愿意试一下。”   李道玄喜道:“这么说,回天种魔大法也是有弱点的。”   那声音哼了一声道:“那是自然,张天赐如今吞噬了不知多少修士,不但各家宗门功法随手都可施出,而且灵力极为强大。若要正面击败他,那当然是痴心妄想。但这门功法因为靠吞噬别人获得力量,那神识便有了缺憾。”   声音缓缓继续说着:“要知道灵力越积越多,功法越学越强,但神识却是有限的,有限的神识需要控制这些灵力和功法,便有一丝可趁之机。”   李道玄想到了方圆之道,不禁点头道:“方圆变幻虽然玄妙,但无论方还是圆,其大小却是一直未免的,方圆变幻无常,但那方圆大小&#《柠风榆落梦梨川》《重愿亦束缚不住星》《我的乡村异闻》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存送10%的娱乐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32298_594503.html
存送10%的娱乐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