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深海遇见北极星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吾名罗夫,2014穿到民国怎么活下去

中国银河证券海王星

时间:21-05-14 来源: 达辉小说网

中国银河证券海王星

x201c;是。”刘锡文大踏步上前,站在了检阅台的前面,气沉丹田,朗声道:“全体集合,准备出发。”   刘锡文的声音很洪亮,前锋营的整个营寨都能听见,就连相聚有一里多远的瓮城那边,也听到了刘锡文的声音,马上就有人向蒋七甲汇报。   蒋七甲不敢怠慢,连忙带上一哨亲兵,急匆匆朝着前锋营营寨这边赶过来,见秦之初站在检阅台上,长舒了一口气,“太爷,吓死我了,末将还以为前锋营叛乱了呢。”   秦之初说道:“蒋千户,本县已经将前锋营并入团练,为团练第一营,旗号仍旧为前锋营,刘锡文为团练团总兼前锋营统领。”   蒋七甲当然没意见,他喜道:“太爷,刘锡文肯归降了?”   秦之初挥了挥手,“锡文,还不拜见千户大人?”   刘锡文双手抱拳,朝着蒋七甲深施一礼,“末将拜见千户大人。”   蒋七甲哈哈一笑,“太爷你可真是有办法,咱们永定县能够刘锡文刘将军这样的虎将加入,真是如虎添翼,击溃安南王大军,又多了一份胜算。”   秦之初说道:“本县现在要调前锋营的将士出城,办件大事。烦劳蒋千户你守好城门,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蒋七甲也不问秦之初要去干什么,只是凛然道:“末将遵命。”   秦之初带着刘锡文、前锋营出了城。前段日子,秦之初一人闯前锋营,击溃前锋营的时候,曾经缴获了两三百匹郡马,蒋七甲带着人过来守城,带来了一百多匹,又从永定县百姓乃至其他地方逃难来的百姓中,收购了几百匹,勉强凑了不到八百匹马,两三百匹骡子。   众人或是一人一马,或是一人一骡子,急匆匆地朝着百里之外的长智镇杀去。秦之初驭使着飞舟,飞在最前面,他这次要多抓一些活口,让他们替他守城墙去。   花了小半天时间,刘锡文带着千余名前锋营军士,到了一个丘陵上,长智镇就在丘陵下方。   长智镇隶属于永定县管辖,距离永定县县城不算远,镇中的百姓早就逃的逃,散的散,整个镇子变得空荡荡的。   “太爷,”刘锡文勒马,在丘陵上观察了长智镇一会儿,“末将觉得镇子里面似乎太安静了一点,有些不太对劲呀。”   秦之初这会儿也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按理说长智镇中就算是没有什么百姓,可是毕竟还有三四千名叛军军士,加上骡马什么的,多少也应该有点生气才是。   秦之初想了想,“先把长智镇围起来,重点要在进出镇子的几个路口设卡,不能够让一个人从镇子里面逃出来。我进镇子看看。”   第三百六十七章 柿子当然要拣软的捏   刘锡文一挥手,纵马带着前锋营的军士们冲下了丘陵,分左右两路,朝着整个镇子包抄了过去。   上千匹骡马奔腾的动静是很大的,如果前锋营的溃兵真的躲在长智镇中,那么一定会有所警觉的,别的不说,至少也要派出几个人出来看看。但是让秦之初没有想到的是长智镇中还是没有一点的动静,这里好像根本没有人,是个死镇。   秦之初不由得一惊,难道中计了?长智镇根本就没有人,而是有人专门设伏,在长智镇搞了一个圈套,等着他往里面钻吗?可是这也不对呀,他收到的密函,乃是关东神丐的亲笔信函,绝对不会有假。关东神丐背叛他的可能性也极小,毕竟这个世上,只有他才能够给关东神丐成功筑基的希望。   在惊疑不定之中,刘锡文带着人,顺利地把长智镇围了起来,从始至终,也没有人从长智镇中冲出来,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动静发出来。   秦之初越发的谨慎,他把金丹颅宝取了出来,偷偷地放在了袖袋中,然后催动着脚下的飞舟,朝着长智镇飞了过去。他飞的很慢,也很谨慎,唯恐出了什么岔子。   秦之初是从西北方向,沿着官道进入长智镇的,只见街道两侧,门户紧闭,大街之上狼藉不堪,还残留着镇民们仓促逃离长智镇时候的慌乱。   又往前飞了一会儿,秦之初眼前突然一黯,然后耳边就响起了熟悉的桀桀声,“秦之初啊秦之初,枉你还是个状元,竟然不辨真假,钻入我们给你设的圈套里了。”   “白鬼尊?”秦之初神色变得有些冷峻,真是越担心什么就越来什么。   “秦之初,今天不单单有白鬼尊前辈,还有我们。不知道你有没有贵人多忘事,忘了我们两个故人呀。”又一个耳熟的声音。   “哈哈,秦之初,今天你是插翅都难逃了。”还是一个让秦之初觉得耳熟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走出来了四个人,其中三个都是秦之初的老熟人,白鬼尊、三湘道人和歆中道人,还有一个人,秦之初不认识,但是这个人手里面还拎着一个人,正是关东神丐。这会儿关东神丐已经是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气息微弱,眼看就要不活了。   秦之初从拎着关东神丐的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不弱于三湘道人的灵力波动,“你是谁?关东神丐聂青尧怎么会在你的手中?他怎么样了?”   那人把关东神丐往地上一抛,“我是谁?我是这个奴才的主子。我没想到他竟然敢背叛我,投靠到你的门下。”   秦之初恍然,“你就是百宝观的幕后主人?当初,关东神丐与你交手,败给你了,被迫给你守十年大门。如今,十年期限早已经过去多半年时间了,关东神丐早就是自由身,根本就说不上什么背叛不背叛的。”   那人哈哈一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日为仆。终身为奴。何况,聂青尧给我当了十年的奴才,我都没说同意,他就自己跑了出来,不是背叛是什么?当然,状元公,你也是我们百宝观的客人,只要你能够赔偿擅自收留逃奴给我们百宝观造成的损失,我就可以不计较你我之间的恩怨,转身就走。”   “曾兄,话不能这么说。如今,秦之初陷在我的六合八荒阵中,天地禁锢,无路可逃。我们四人联手,定能将其剥皮抽筋,到时候,咱们被秦之初抢走的东西,各自拿回,此外秦之初身上还有不少东西,足够咱们四个人分了。我敢保证,绝对要比你现在朝他索要所谓的赔偿,要多得多。”   白鬼尊的修为境界要比此人高不少,但还是以“兄”称之,看来是有些忌惮此人的背景。   关东神丐以前曾经跟秦之初说过,此人名叫曾文龙,是百宝观的财东,跟京城外的绿柳山庄联系紧密,但是更深的背景,关东神丐就说不出什么来了。   毕竟关东神丐在曾文龙手下,也并不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物,要不然曾文龙也不会拖到现在,才来找关东神丐,而且秦之初估摸着曾文龙这次来找关东神丐,十有九八就是个借口,曾文龙真正的目标还是他。   曾文龙呵呵一笑,“白道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秦大人曾是我们百宝观的客人,曾今不止一次光顾我们百宝观,对任何一个能够跟我们百宝观保持良好关系的朋友,我们百宝观都会以诚相待。所以,我愿意给秦大人一个机会,只要秦大人能够赔偿我蒙受的损失,我就马上转头就走,绝不为难秦大人。”   秦之初暗忖,眼下的形势对他来讲,并不乐观,一比四,而且,对方四个人,没有一个的修为境界比他低,尤其是白鬼尊,更是融合期的高手,比他高了将近两个大的境界。想打赢他们,实在是太难。   “那好,本县就听听曾道兄想要什么样的赔偿?”秦之初不动声色地道,他想先听听曾文龙的报价,如果能够接受,先给了他,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回头再抢回来就是了。曾文龙能够打劫他,他同样也能打劫曾文龙。   曾文龙笑道:“秦大人果然是爽快人,我的要求也不多,就两个,一个是请秦大人赐我一颗九转金丹,还有一个就是我听说秦大人手头有一本丹经,奇妙非常,就连蓬莱岛的几位炼丹大师都赞赏不已。请秦大人把这本丹经借给我抄录一遍。”   秦之初脸色一变,曾文龙所要的两个条件,没有一个是容易办到的。说句不好听的,关东神丐的个人价值,可能连一枚筑基丹都不值,郭贞娴曾经说过关东神丐不适合修炼,对修真者来讲,不适合修炼的人,那就是一文不值。曾文龙竟然因为一个“一文不值”的人跟了他多半年,就索要一颗价值连城的九转金丹,简直比狮子大开口还要过分。   这还是一,还有二。《穹上丹经》乃是无上丹经,世上仅有这么一本,是秦之初核心秘密之一,说《穹上丹经》价值连城,那都是大大贬低了它的价值。现在,曾文龙竟然要借走抄录,真是说的太轻巧了。   由此可以断定,曾文龙那是一点诚心都没有,分明是趁火打劫,就朝明火执仗的硬抢了。   曾文龙把关东神丐丢到地上,用脚在关东神丐的胸口上踩了一脚。关东神丐吃痛了,身子一抖,仰头喷出一口鲜血来。   “秦大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曾文龙的神态很是轻描淡写,彷佛他踩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猪一样。   秦之初哈哈一笑,“曾文龙,本县可以告诉你,只要我今天能够逃出你们四个人的包围圈,京城的那个百宝观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本县除了是朝廷命官之外,还是道录司、僧录司的炼丹师,你伙同白鬼尊、三湘道人和歆中道人围攻我,就是在攻击朝廷,攻打道录司、僧录司,你罪过大了,等死吧你。”   秦之初也不再废话,一抖手,把金丹颅宝打了出来,随后一个灵诀打在了金丹颅宝上,“鬼火粼粼,焚魂杀魄。”   秦之初前两天刚刚得到金丹颅宝,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祭炼,内中的恶鬼、凶鬼和鬼兵根本就不受他的调遣,白鬼尊这个原主人又在这里,他就更不敢把鬼魂们放出来了。不过好歹他和粗浅地血祭过金丹颅宝,还是能够调用里面的鬼火、百炼鬼气等至阴至寒之物的。   “混蛋,竟然敢用我的宝贝,秦之初,今天,本尊一定要杀了你。”白鬼尊双目赤红,张口一喷,就把鬼火剑喷了出来。   秦之初一甩袍袖,鬼火朝着三湘道人、歆中道人还有曾文龙就烧了过去,然后运起《穹上心经》,真元回流到泥丸宫中,眉心青铜色光华一闪,昊天印飞了出来,朝着鬼火剑就砸了过去。   白鬼尊吃过昊天印的亏,连忙打出灵诀,让鬼火剑改变方向。   秦之初一抖手,打出几道雷霆,挡住了鬼火剑所有可以躲闪的方位。   鬼火剑也是阴寒之物,也怕雷霆,真要是撞在上面,非得再吃次亏不可。白鬼尊无奈,草草地又让鬼火剑返回原来的轨迹。   只听轰的一声,昊天印又和鬼火剑撞在了一起,这次,昊天印没有砸在鬼火剑的剑尖上,而是砸在了鬼火剑的剑脊上。昊天印庞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把鬼火剑重重地拍了出去,掉落在地上。   秦之初一催脚下飞舟,朝着三湘道人就飞了过去。跟他对阵的四个人中,三湘道人实力最弱,对付他最容易,柿子当然要拣软的捏。   上一次,三湘道人在秦之初手中吃过大亏,那时,严格来讲,他跟秦之初并无仇怨,但是却受魏国公魏臻聪的聘用,专门保护魏旭晨,秦之初收拾他,却也不算冤枉了他,毕竟他也属于魏国公的势力范围之内,而秦之初跟魏国府之间的仇怨,根本就是无法化解的。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活着,就是个灾难   上次交手,三昧真火心中多少留下些心理阴影,见秦之初朝着他冲过来,连忙叫道:“道兄,快来帮我。”   曾文龙和歆中道人都在手忙脚乱地对付着鬼火,两人都没有多少对付鬼火的经验,完全是凭着多年修炼积累下来的阅历,采用各种方法来对付鬼火,那里还有余力去帮助三湘道人。   说来,也是白鬼尊私心作祟,明知道秦之初把他的金丹颅宝抢走了,有可能调用金丹颅宝中的鬼火、百炼鬼气等物,却心存侥幸,认为秦之初有可能办不到这一点,同时他又担心告诉了曾文龙、三湘道人和歆中道人如何对付鬼火、百炼鬼气之后,会削弱他的威慑力,给百鬼门留下隐患,所以在定计围攻秦之初之前,他就忍着没说。   白鬼尊的这个决定,算是害了三湘道人他们几个。   秦之初的飞舟速度不慢,几乎是一眨眼就冲到了三湘道人身前,三湘道人还被鬼火缠着,可谓是手忙脚乱。   秦之初一抖手,把定身紫金钵抛了出来,定身佛光从定身紫金钵中射出,罩在了三湘道人身上。三湘道人的速度马上变慢了,鬼火冲了过去,被佛光一照,顷刻之间,烟消云散。但是三湘道人的危机才刚刚到来。   秦之初心神一动,青锋剑飞了出来,朝着三湘道人的左胸口就刺了过去。三湘道人啊的大叫一声,身上腾起一个护身罩来,把青锋剑挡在了外面。   秦之初眉心青铜色光华闪动,昊天印飞了出来,狠狠地砸在了三湘道人的护身罩上,一下子就把护身罩砸的稀巴烂。青锋剑紧随其后,刺进了三湘道人的胸口。   三湘道人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多出来的那个血洞,眼前一黑,就死了过去。秦之初急忙把驱魂鞭拿了出来,“鬼大,出来,好吃的来了。”   驱魂鞭上飞出一缕黑烟,瞬间显出了鬼大的身影。闻到血腥味,鬼大变得兴奋起来,嗷嗷一叫,朝着三湘道人的泥丸宫就扑了过去。   三湘道人的元神从泥丸宫中逃了出来,可是他的元神没有一点力气,对鬼大来讲,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鬼大摇身一晃,化作一股阴风,眨眼之间,就追上了三湘道人的元神,伸手一抓,将它抓在手中,两只鬼爪子一揉,就把三湘道人的元神揉作了一团,丢到空中,像嚼嘎嘣豆一样,嘎吱嘎吱嚼了起来。   这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歆中道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师弟。”   “混蛋,秦之初,在本鬼尊的面前,你竟然杀人?”白鬼尊气的不行,他一个堂堂的融合期高手,百鬼门四大鬼尊之一,又和三湘道人、歆中道人、曾文龙联手,竟然杀不死秦之初,还是秦之初抢在他们前面,杀了他们当中的一个,这让白鬼尊情何以堪。   “鬼火汹涌,焚烧四方。”白鬼尊凌空一指,点在了鬼火剑上,刚被秦之初用昊天印砸在地上的鬼火剑又飞了起来,在空中一抖,喷出一道碧绿色的火流,全是经过精炼的鬼火,朝着秦之初就卷了过去。   秦之初肉体凡胎,也怕鬼火,连忙催动着脚下的飞舟躲闪。   白鬼尊恨得要死。百鬼门的门人教众都修炼鬼道,一身本事基本上都在鬼器之上,鬼器好坏,役鬼数量的多少,鬼魂等级的高低,还有百炼鬼气、鬼火的数量等等,这些才是真正决定他们实力高低的主要因素,修为境界反倒不是特别的重要。   白鬼尊一身的宝贝全都放在了金丹颅宝之中,要是金丹颅宝没有被秦之初抢走,这会儿随便拿出点东西,就能挡住秦之初,可是现在只有一把鬼火剑可用,而鬼火剑前两天,刚刚被秦之初砸了一次,还没有完全修复好,今天又被砸了一次,受创更加厉害。这就好比他是只猛虎,那也是先把拔了虎爪上的指甲,又被拔了牙啊。   秦之初发现追击他的鬼火流速度并不比他的飞舟快,心中一动,知道机会来了。他偷眼观瞧曾文龙和歆中道人,发现还是曾文龙技高一筹,马上就要摆脱他刚才打出来的鬼火了。   想都没想,他就催动着脚下的飞舟,朝着歆中道人飞去。“宝贝,回来。”与此同时,秦之初又冲着被他抛在空中的金丹颅宝招了招手。   白鬼尊猛地一个机灵,他这会儿才想起来现在可是重新把金丹颅宝抢回来的好机会,一旦让秦之初把金丹颅宝收起来,他再想抢回来,那就只有杀死秦之初之后,才有可能。   白鬼尊马上丢下正在追击秦之初的鬼火流不管,任由鬼火流自己追击秦之初,他却把目光对准了金丹颅宝,双手掐灵诀,“本鬼尊才是你的主人。金丹颅宝,速速归位。”   金丹颅宝是白鬼尊一点一点炼制出来的鬼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为熟悉金丹颅宝的结构,控制方法,他的灵诀一打出,金丹颅宝就悬停在了空中,秦之初留在它上面的精血,和白鬼尊发出的召唤,两者开始剧烈的争斗,这一场争斗,将决定金丹颅宝的最后归属权。   这一局面,是秦之初故意制造出来的,他既然能够抢走金丹颅宝一次,那么就能抢走第二次,就算是这次金丹颅宝让白鬼尊抢走了,他再抢回来就是。反正,他已经把金丹颅宝中的晶石、记录着鬼书魂经的玉瞳简等一部分最值钱的宝贝,全都转移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他也不心疼。   秦之初要的是不能够让白鬼尊、歆中道人和曾文龙合成一股力。他们三个要是能够放下一切,全心联手,今天他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可是一开始,曾文龙就开口向他索要所谓的赔偿,白鬼尊还跟他有些小小的争执,这就告诉了秦之初,他们四个人并不是一条心,是有机会可乘的。果然,秦之初没费多少力气,就杀死了三湘道人。   这时,曾文龙已经快要消灭掉冲向他

 
  • 达辉小说网(szdh56.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