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苏少追妻一百天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大佬的团宠女配太抢手,2014云暮雨

飞利浦在线登录

时间:21-05-14 来源: 达辉小说网

飞利浦在线登录

65;摸去,还把手按在她的小纹胸上揉来揉去。   又觉得,虽然帮小姑娘搓澡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但是自己没人搓,也有点不爽,于是大声道:“墨香、琼英,进来。”   跪在外头的阳墨香和琼英以为他要放了她们,高兴地放下脸盆跑了进来,却看到主人光着身子搂着红英泡在桶中,眼睛不由睁得老大。   唐小峰嘿笑道:“帮我搓背。”   两个丫鬟实在无法,又想着我们帮你搓背,你总应该放过我们,不让我们再跪在外头继续出丑吧?于是站在桶外,用澡巾帮他搓着,尽心尽力。   唐小峰被这两个丫鬟搓得舒舒服服,自己也把怀中的小丫鬟搓得舒舒服服,这才满意地道:“好了。”   两个丫鬟放下澡巾,等着他继续吩咐。   唐小峰道:“继续跪去。”   两个丫鬟……僵。   ……   泡完浴后,天色已开始变黑,唐小峰本想歇息,格浑、史逸、卞璧等人却派人来找他喝酒。   唐小峰这才将跪在门口的两个丫鬟放过,自己跟人到关上喝酒去了。   阳墨香与琼英回到住处时,林书香已经睡去,她的身体本就不好,这两日确实已将她累着,难再坚持。   兰英给她们留了饭菜,两个丫鬟饿得要命,赶紧吃了。   阳墨香一边吃一边嘀咕,秀英笑道:“虽然主人原本就喜欢捉弄你,但这一次,他却似乎是真的很生气。”   阳墨香抿着嘴儿:“人家不也是担心他和姐姐,才背着他跑到阵前去的?况且姐姐不也这么做了?”   兰英道:“依我看来,书香姐私自进入无火阵,公子其实也是不高兴的,但公子纵然责罚任何一人,却也不会去罚书香姐,更何况,公子与书香姐虽然不曾告诉我们阵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书香姐必定是帮了公子的大忙。”   红英怯生生地道:“主人好像从一开始就、就不想让我们到战场上来。”   琼英取笑道:“他自然不想让你上战场,他只想让你陪他洗澡,他摸摸你,你摸摸他。”   红英的脸憋得红红的,不敢吭声。   阳墨香哼了一声:“他还不就是跟其他人一样,觉得当兵打仗是男人家的事,女人就应该躲在家里相夫教子,听男人的话?”   秀英以指点颊,略为思索,道:“我却觉得,他不是这样想的,公子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他虽把我们当丫鬟使唤,又喜欢捉弄人,但其中还是以玩笑居多,并没有真的看不起我们。就算使唤人这点,依我看来,也是被书香姐给宠的,刚开始的时候公子其实都是习惯自己动手的,但书香姐实在细心,将公子服侍得无微不至,人都是懒散的,公子现在被人服侍惯了,自然就变得喜欢使唤人了。”   众丫鬟对望一眼,点头……好像是这个样子。   秀英又道:“而且我觉得,公子确实是在担心我们,不止是我们,燕小姐好几次找上公子,想要加入飞骑,公子总是找借口推托,好像生怕我们和燕小姐冲在战场上,会出什么意外一般,但燕小姐的本事比紫樱姑娘厉害得多,公子对紫绡和紫樱两位姑娘却又没有这种担心,实在是令人不解。”   众丫鬟也想不明白。   她们却哪里知道,唐小峰实在是因为在《镜花缘》里看到过她们的死。   虽说现实改变了许多,他又用古今颠反如意挂给她们增加了“福分”,但这种担心还是无法消除,下意识的,也就不想让她们到战场上来。   阳墨香看去,见玉英一直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也不说话,于是问她在想什么?   玉英面无表情:“我在想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问题。”   众丫鬟好奇地问:“什么问题?”   玉英继续看着窗外:“我在想,书香姐显然已经爱上了主人,她对主人这么好,连身子都给了他,万一以后主人不要她……那怎么办?”   阳墨香气道:“他敢?他要是敢抛弃书香姐,我、我就揍扁他。”   红英怯生生地道:“主人、主人不是那样子的人。”   玉英回过头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们:“也就是说,最好主人一辈子都把书香姐带在身边?”   秀英道:“既然书香姐喜欢主人,我们自然也希望主人一辈子对书香姐好……”   玉英一拍桌子。   其他人被她吓了一跳。   玉英道:“这就对了。”   诸丫鬟道:“什么对了?”   玉英道:“既然书香姐爱上了主人,既然书香姐最好一辈子都陪着主人,既然主人要是敢抛弃书香姐,对书香姐始乱终弃,我们一定会恨死主人,那问题就来了。”   诸丫鬟道:“什么问题?”   玉英道:“我们那个时候……到底是为什么要给他做丫鬟的?”   诸丫鬟……呆。   她们是为了让林书香在十年后可以离开唐小峰,这才给他做丫鬟的……为了当这丫鬟,她们当时还求着他呢。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子,她们那时还急个什么劲啊?   第十二章 美眉?尼姑?尼姑美眉?   秀英道:“其实……我觉得给主人做丫鬟,也没什么不好,自从没了家后,在主人身边的这些日子,实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总感觉每天都有许多开心的事,就算是以前,也不曾这个样子……”   玉英长叹一声:“这就是最可怕的事。”   秀英疑惑地问:“为什么最可怕?”   玉英却先看向红英,道:“我问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陪主人一起洗澡的?”   红英见她问得正经,脸红红地道:“一开始的时候,主人也、也就是叫我帮他搓搓背,那个时候很、很害羞,后来衣裳湿了,主人就说把衣裳脱了,不要弄湿,于是我就穿着亵衣帮主人搓,再后来,天气冷了,主人怕我冻着,就让我也到、到热水里一起泡,一边泡一边帮他搓,但是那个时候主人很正经,从不动手动脚,我、我也很放心,再后来……”   “不要后来了,”玉英很同情地拍着她的肩,“我猜,他先是对你摸摸小手,你觉得被他摸摸手没什么关系,然后他摸你胳膊,手都摸了,摸摸胳膊又算得什么?再后来是不是摸你脚?手摸得,脚自然也摸得,脚摸得,腿自然也摸得。你就这样被他一直摸着,越摸越多,弄不好现在全身都被他摸了一遍,反正都已经摸过一遍了,以后再怎么摸,也没关系了……对吧?”   红英俏脸憋得红红的……还真是这个样子。   “还有你,”玉英看着阳墨香,“以前主人让你叫他‘主人’,你都要抱怨来抱怨去的,现在他叫你帮他洗脚你就帮他洗脚,叫你跪在门口你就跪在门口,你怎就变得这么听话了?”   “啊?”阳墨香道,“我、我……”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听话的。   玉英端了一个暖炉放在桌上,指着它道:“如果说,主人跟它一样,是个大火坑,书香姐本来是要自己一人往里跳,现在,我们为了救书香姐,已经跟她一起跳进去了。”   诸丫鬟见她说的这么吓人,面面相觑,阳墨香赶紧问:“那,那现在怎么办?”   玉英重重地叹了口气,拍着阳墨香的肩:“没用了……认命吧。”   诸丫鬟:“……”说了半天,结果还是跟没说一样。   ……   唐小峰与格浑、史逸等人一同喝着酒。   因章荭死了三个兄弟,一直闷闷不乐,也把他叫了出来,喝酒解闷。   无火阵破掉之后,众人寻找尸体,死去的人全都化成了血水,连尸体都无法找回,只能收好盔甲兵戈,当作尸体送往后方,只等战事结束再送回家乡。   章荭很快就醉倒。   史逸叹道:“自从章大哥的未婚妻子失踪后,就不曾见他开心过,现在战事未了,就死了三个兄弟,借酒浇愁,如何不醉?”   唐小峰怔了一怔:“他的未婚妻子?”   史逸道:“是井家的小姐,姓井名尧春,失踪的并不只有井姑娘,章氏兄弟的几位未婚妻子也差不多都是一夜之间,全都不知去向,有人说是暗地里得罪了什么妖魔,还有人说是章家风水不好,连累到了那几位姑娘。”   唐小峰微眯着眼……井尧春?   当日林婉如被人劫走,与一些花神关在一起,除了花再芳,其他人她一个都不认得。   虽然都不认得,但有一个女子见她害怕,小声地安慰了她……那位姑娘的名字正是叫做井尧春。   而现在,把井尧春和缁瑶钗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也让他想起了书里面的一句话……“井几将入井,缁却免披缁”。   “入井”一般是指做了寡妇,井尧春虽然没有像书香、墨香、红英、秀英等人一样或是自尽,或是被杀,却也因丈夫死在四阵之中,一辈子做了寡妇。   原来她嫁的就是章荭?   不过瑶钗那鬼精灵的“免披缁”估计是装出来的,在书里面,她把赴试的文书弄丢了,于是在客栈里哭哭啼啼,闹着要出家做尼姑,刚好他姐姐唐小山跟书香、墨香、秀英等人无巧不巧地全都住在那个客栈里,也不知是林书香还是秀英看她可怜,居然要把自己的文书给她,让她赴试。   后来还是他姐姐和阴若花等人身上刚好多了一个文书,拿给她用,要不然她就真得做尼姑去了……话说回来,她本来不就是在药王庵里带发修行的小尼姑么?就不知道她是不是菊花仙子,她的菊花蛮不错的。   话说回来,他身边的这七个丫鬟,他现在也只知道墨香是梅花仙子,红英是茉莉花仙子,其他人还不得而知。   看来要找机会把她们一个个亲过去……   大军还没有起程,徐承志却先将包括唐小峰在内的几个重要将领召在一起。   看着众将,他缓缓地道:“据探子回报,守在陇州的敌将乃是武五思,他准备在那里布下一个阵法,叫作巴刀阵。”   骆承志、章荭、史逸、格浑等人面面相觑……刚破了一个无火阵,却又来了一个巴刀阵?   唐小峰却道:“你刚才说,他‘准备’布?准备的意思,就是这巴刀阵还未布好?”   徐承志道:“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只是这巴刀阵虽然还未布好,但我们还要连克几城才能到得了陇州,等我们到陇州时,估计这巴刀阵已经完成。陇州乃是我们前往洛水的必经之路,只有闯过陇州,我们才能沿洛水南下,与章更将军会合。”   程落道:“武则天多半是想将我们阻在陇州,她好调大军将章将军与其他义军先行剿灭,到那时,我们就算闯过陇州,孤军深入,失了支援,亦难以攻克洛阳。”   唐小峰却知道,就算破了巴刀阵,也还有酉水阵和贝才阵。   酉水、巴刀、贝才、无火四阵不但暗合“酒色财气”,同时也都跟五行有关,巴刀阵布在陇州,那酉水阵,则多半是设在洛水。   他踱了几步,看向徐承志,道:“我或许有办法破掉巴刀阵。”   众人全都向他看来。   唐小峰道:“首先,要让紫绡去一趟东海,将一个人请来,那人现在在女儿国,乃是女儿国国主阴若花身边的女官。”玉英那丫头本事太差,还是要把亭亭请来才行,在长生宫时,亭亭仅用了两天就完全领悟《阴符经》里的演法章和演术章,又通读《鬼谷子》在中原失传的那两篇,要想破这四阵,估计只能靠她。   徐承志皱眉道:“从这里到东海已是路途遥远,女儿国又在东海之东,就算以颜姑娘的御剑,一来一去,至少也要大半个月,只怕是来不及赶上攻打陇州。”   唐小峰微笑道:“请那位姑娘,只是为了预防无火、巴刀之外还有别的可怕阵法,至于这巴刀阵,就交给我和我的几个丫鬟就可以了,另外就是紫樱和银蟾、玉蟾三位姑娘我也要带走,你们要做的就是顺利抵达陇州,等你们到了陇州我再联系你们,一同破阵。”   徐承志定睛看他,沉吟一阵,点了点头。   章荭等人也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唐小峰,他们根本就破不了这无火阵,如果那巴刀阵跟无火阵一样,那他们也只能指望唐小峰。   散会后,唐小峰与徐承志走在一块。   路上时,唐小峰淡淡问道:“在东海时,哀萃芳曾借给司空奇两个法宝,不知那两个法宝现在在哪里?”   徐承志道:“你说的可是能够造出七彩迷天瘴的崆峒印,和用来控制二十四金甲神人的冥纲令?崆峒印被她收了回去,冥纲令却一直被我带在身上,此外还有天罡地煞图,当日她曾答应我,只要我听她的话,帮她杀苏南天和司空奇,她便将天罡地煞图给我,我做到了,而她并没有诳我。”   当日在东海时,哀萃芳和纪沉鱼就是将天罡地煞图和崆峒印、冥纲令给了姚华和司空奇,再借着这两个人暗中控制君子国和淑士国,在东海搅风搅雨,如果不是有这几样法宝,君子国和淑士国根本就翻不起那样的风浪。   唐小峰看向他:“这两样法宝,也没有看到你用。”   徐承志道:“因为它们现在都不在我这,冥纲令虽能召唤二十四个金甲神人,但在战场上用处不大,它现在在李素那,李素在后方督运粮草,粮草若是有失,我们马上就会陷入困境。”   唐小峰道:“天罡地煞图呢?”   徐承志沉默片刻,淡淡地往东方指了一指。   唐小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徐承志诧异地道:“你真的明白?”   唐小峰笑道:“这么简单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明白?”   徐承志看着他,过了良久,才苦笑道:“总觉得,你这已经不是用聪明两字就可以解释,若不是未卜先知,就必定是你有着某些连我也无法掌握的消息来源。”   唐小峰干咳一声……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过头了?   徐承志一指,他马上就知道对方在暗示什么,但这其实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历史上的武则天是怎么退位的。   他更清楚地知道,就算他们顺顺利利地杀到洛阳,靠着这些人马也无法将其攻陷,洛阳乃是与长安并肩的坚城,再加上他们虽将各地山川崩裂的源头算在武则天身上,说是由于武曌失德,导致上天震怒,但其实武则天人心未失,绝非杨广那种昏君可比。就算他们攻无不克,杀到洛阳城下,也难以攻下洛阳。   武则天控制着整个朝政,现在只是因为各地突发的天灾人祸顾此失彼,一旦被她稳住局面,调动天下兵马,他们就只有跟徐敬业、骆宾王一样,落得兵败被杀的下场。   兵指洛阳关系到整个反武大业,但最后的一击却不在这里。   ……   唐小峰先找上颜紫绡,让她赶往女儿国去接亭亭。   颜紫绡将身一纵,化作剑光消失在天际。   然后,他便将飞骑兵团交给卞璧代理,又从后方接来廉锦枫。   没过多久,魏紫樱、宰家姐妹也接令找了过来。   唐小峰带着她们和隐玄七女飞出酉阳关,往陇州方向飞去。   宰家姐妹只是奉将令听他指挥,见他带着这么多姑娘家离开大军,心中疑惑,但将令如此,她们也不好多问。   来到荒郊野外,唐小峰与诸女找了个地方先行休息。   他拉着林书香与廉锦枫二女到一旁,将自己的计划悄悄说与她们听,林书香略一细思,道:“公子这计划虽好,但却冒险了些。”   唐小峰无奈地道:“我也知道冒险,但比起直接去闯巴刀阵却是好得多了。”   又道:“只是这样一来,却要你们陪我一起冒险……”   林书香轻叹一声,道:“公子为何总是这般见外?公子若是出了事,奴婢也不愿活,奴婢宁可陪着公子一同赴险,与公子同生共死。”   唐小峰见她说得认真,心中苦笑……在书里面,这女人就是因为死了丈夫,投缳自尽的。而她现在不只是他的丫鬟,亦是他的女人……   又想道:“其实我真是自己想太多了,在书里面,这些美眉基本都是丈夫出事,才跟着一同赴难,现在她们没了丈夫,却有我这个公子,我将她们保护好来不就是了?更何况她们也不再是书里面的弱女子,隐玄七女在江湖上的名头,可也不小。”   廉锦枫也笑道:“小峰哥哥,你这法子好玩得紧。”   唐小峰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廉锦枫微笑地道:“小峰哥哥可还记得,当日在东海,奴家被石中天抓了去,万念俱灰时,你却寻了上来,将我救下?那般绝境,小峰哥哥你都能将我救下,这次就算冒险,却也只是始终陪在小峰哥哥你的身边,奴家相信小峰哥哥一定能保护好我,莫非小峰哥哥你自己不信?”   唐小峰笑道:“说不过你。”   又道:“只是这样一来,你们却要变成光头,先做一段时间的尼姑。”   林书香摆弄青丝:“这个……”比起有可能遭遇的危险,削落秀发,这种事反更让她犹豫。   廉锦枫道:“这个倒是无妨,秀发再生的灵药,我随时都做得出来,在长生宫时,小峰哥哥你也是用过的。”   当下,林书香便在唐小峰的护法下,将神识注入六道转轮塔,去见一个早已被禁锢在塔里的魂魄,逼问一些细节。   等她回来后,将从那魂魄口中逼问出来的事告诉公子,唐小峰更觉可行,于是把魏紫樱、阳墨香、宰银蟾、宰玉蟾、五英全都叫来。   众美眉来到他面前,他却叫她们或跪或坐,在那里不动就好。   然后,他又从囊中取出一些精铁,搓啊搓,搓出剪刀、剃刀等东西来,看着众美眉嘿笑。   众美眉见他笑得诧异,立时提起了心,吊起了胆。   阳墨香小小声地问:“你、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唐小峰嘿嘿一笑:“Ԥ

 
  • 达辉小说网(szdh56.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