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龙国际娱乐 目录共4347章

首页

天龙国际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2318章 醒来后

天龙国际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a;要救救紫霄国!”   这一刻,紫霄公主,已经完全不复昔日的高贵倔强。   徐玄面色立时有些冷淡:“若抛却我们之间的关系,紫霄国数年前,执意入侵星峰国,按理说是敌国仇国。我们不落井下石,已经算仁义了,你竟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我们去救一个曾经入侵自己故土的敌国?”   “这……”   紫霄公主语滞,但明眸里,水雾朦胧,一脸委屈,埋在心爱男子胸膛低泣:“菲儿已经知错。”   徐玄心中暗暗一叹,此女并非对自己没有真情,只是对皇族和国家,看得更重。   近距离凝视怀中的佳人,清眸红肿,水雾朦胧,无暇如玉的俏脸,有几道泪痕,睫毛轻轻颤抖,好似委屈的蝴蝶。   他心神怜爱,伸手捧起这张清雅脱俗的脸,伸出舌头,轻轻舔舐她脸上的泪痕。   “徐大哥……”   紫霄公主眼中爱恨交加,樱桃小嘴,轻轻吻上徐玄的坚毅的脸颊。   徐玄一把搂着她优雅纤细的娇躯,双唇碰触到一起,二者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一股火焰在腹内燃烧,徐玄口干舌燥,一双魔爪,在她秀色可餐的冰洁雪躯上,上下游走,并缓缓伸手去剥她的衣裳。   “徐大哥,这里不行……”   紫霄公主俏脸嫣红欲滴,低吟一声。   徐玄却并不顾这些,就在这大殿内,轻轻把紫霄公主的高贵裙裳,褪至小腿处,下体缓缓挺进。   很快,这空旷的大殿内,传来一阵娇声哼吟,春光涟涟。   大殿入口,董冰云蓦地听到一声,凝耳一听,清冷的俏脸,顿时染上一抹红霞,轻呸一声,本想离去,但是想到自己身为侍妾女仆的身份,心头无奈,只得留在原地,用法力屏住听力。   然而,大殿内的声音动静,一直在持续,半个时辰,两个时辰……半天。   直至深夜,徐玄和紫霄公主,还在大殿内。   “呸,真不害臊。”   董冰云心头暗骂,但很快她想到自己的处子玉身,以及身为徐玄侍妾的事实。   第二天正午,紫霄公主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床上,身上还有些酸痛无力。   “你醒了?”   一个清冷陌生的女子声传来。   紫霄公主肌体一寒,发现自己裸露的娇躯,盖在柔软的丝质被下,侧目一看,身前那女子,正是徐玄的女仆,董冰云。   “徐大哥去哪里了?”   紫霄公主面色微变。   “主人在清晨的时候,就已经离开星峰国都。”   董冰云面无表情,冷冰冰的答道。   “他……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紫霄公主眼中爱恨交加,银牙紧咬,气得发抖:这徐玄实在太过份,一夜缠绵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自己可是一国公主,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第379章 慕容常   当紫霄公主睡醒,得知徐玄不辞而别的消息,气怒交加,一阵咒骂。   与此同时,三名青年穿过星峰国的东部边境,到达数年前经历一场覆灭之战的天然灵湖泊上空。   阿嚏!   其中一个刚毅英挺的青年,蓦地打了一个喷嚏,身形顿住,一脸古怪。   另外两名青年,一名冷酷淡漠的剑修,一位沉静儒雅的书生,也随之停下。   这三人,自然是来自星峰国的三大巨头,徐玄,聂寒,楚冬。   “经过数年前那场禁忌仙法的洗礼冲击,天然灵湖泊附近的灵脉和气候环境,得以大大改善,变得更适宜人类生存,并间接影响两国边境之间大片的边荒之地。随着演变攀升,预计无需几十年,这里的资源环境,将超过星峰国的本土区域。或许在未来,它能成为星峰国新的国都。”   楚冬以期待的目光,眺望这一望无垠的荒芜乱地。   脚下天然灵湖的这片区域,此时的灵气环境和资源,已经不下于故国的一些区域。   “新的国都?如果没有记错,在此之前,我们曾与紫霄国签订过灵魂血契。将天然灵湖区域附近的这块资源重地,让给了紫霄国,并且五十年内,不得争夺。”徐玄目光一闪。   “呵呵,契约中只规定,不得争夺。倘若是紫霄国将这片资源,拱手还给我们,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冬哂然一笑,手中羽扇轻轻挥动。   “原来如此。”   徐玄含笑点头,隐隐猜到楚冬的未来布局计划。   身为一国之都,肯定不会处于国境的边缘,这恐怕是一个长远的规划,与收集一国气运,相辅相成。   三人在灵湖上空,不做逗留,破空往东部飞去。   边荒区域,足有十几万里,不到两日功夫,三人进入紫霄国境内。   紫霄国内,一片狼烟,战火连连,生灵涂炭。   北方的岚风国和火云国,联手攻进紫霄国。   岚风国曾是紫霄国征服的一个附属国,实力与当年的昆云国,不分上下。   而火云国,处于北方,本身国力,不输于巅峰时期的紫霄国。   若是在寻常情况下,紫霄国也该有一战之力。   但在数年前那次征战中,紫霄国被禁忌仙法覆灭十几万大军,陨落两位元丹老怪,伤筋动骨,这才导致今日的恶果。   一路上,三人比较低调,穿梭于云端之上,偶尔下来休息,暗暗关注紫霄国的战况。   约莫横穿半个紫霄国,楚冬沉吟道:“看情形,紫霄国最多只能坚持三五年,就有可能亡国了。”   这一日,在隐蔽的峡谷处,休息几个时辰,三人起身,准备赶路。   而就在此时,远处传来破空之声,伴随一股雄浑惊天的威压气势,方圆几十里内,陷入莫名的压抑炎热。   三人面色微变,都感受到一股不小的压力,胸口憋闷。   “运气着实差了点,我们的行踪,被发现了。”   楚冬脸上露出一丝奇异。   这里毕竟是战场重地,到处有眼线,掌控天空地面所有区域。   当然,徐玄等人也并不担忧,以三人之力,放眼周边诸国中,完全有资格无畏一切。   “紫霄国的援兵,还不速速现身!”   一个冰冷锐利的声音,从远处的云海中传来,在天地峡谷间,几经回荡。   呼唰!   很快,那飘荡的云雾,震荡之间,显出一个身穿云袍的英伟男子,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整个身影,映衬在一层刺目红霞中,方圆百丈内,宛若有一片片怒放的红莲,气焰翻滚,一股至阳刚烈的炎热,弥散开来。   身处下方的几人,都感受到一股令天地变色的炎火之威。   那视野中的云袍男子,宛若一尊神明,双目眼瞳里,泛起一层火云般的焰光,触及之下,令人全身焦热。   徐玄体内的火之心,莫名的加速跳动,深感对方散发出的那股强大火灵之威,胜过自己一个层次。   楚冬眯起眼睛,打量上方英明神武的青年,呵呵一笑:“看来阁下应当是‘火云国’近百年最耀眼的天纵之才,有火云战神之称的‘慕容常’。”   “这慕容常,好强……”   徐玄和聂寒对视一眼,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   慕容常的修为,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元丹中期,实力绝不在紫霄国师之下,且年龄没有前者那么苍老,潜能爆发力,更胜一筹。   这数年来,火云国能够连连大胜,可见慕容常的实力手段。   如此人物,无论对于徐玄还是聂寒,都是强大的劲敌。   慕容常目光凛冽如刀锋,自上而下打量下方,面色冷漠:“看来阁下三位,是来自星峰国的徐玄、楚冬、聂寒。尔等闯入这战场重地,是为何故?如果不给出一个交代,休怪我慕容常下手无情。”   咻嗖嗖——   正在此时,后方连连传来破空声,飞来一位青袍老者,一位红裳美妇,皆是元丹期强者。   “这慕容常交给我……”   聂寒一只手缓缓握在虚空,眼中神光凝聚,身上散发一股湮灭寂静的剑意,充斥一股霸道凌厉的风格。   那一刹,一片天幕间的虚空,瞬间昏暗几分。   慕容常等三大元丹,身心皆感受到莫名的冰凉,仿佛半只脚踏在了鬼门关口,特别是身旁左右的红裳美妇和青袍老者,心惊肉跳,深深不安。   徐玄并不阻拦聂寒的出手,这个时期的聂寒,实力有可能隐胜自己半筹。   历经那“梦回逆命大法”的变故,徐玄的修为,出现一次跌落,相比五六年前,几乎没有进步。相比之下,聂寒的修为,半只脚踏入元丹期,其掌控了天蝎魔剑。   故而,天机古城以及遗落瑰宝,将是徐玄大幅度提升修为实力的契机,这也是他志在必得之物。   “动手!”   慕容常也是心高气傲之辈,一声令下,火云国三大元丹,杀向下方峡谷。   “给我开——”   慕容常一声冷喝之下,一只明暗变幻的赤红手掌,往下一拍。   霎时,天穹间的红霞如霹雳般闪动,火云翻滚,气焰滔天。   砰轰——   下方的峡谷,轰隆震响,几乎被他一掌夷为平地。   咻唰唰——   徐玄三人,纷纷飞射至高空,迎战火云国三大元丹。   慕容常原本目光锁定住了徐玄,才区区十年时间,对方的威名声势,震慑诸国,年龄比自己要小很多,他心中自然有些不服。   然而,主动杀向他的却是聂寒。   喝!   聂寒眼中寒光一凛,手中天蝎魔剑闪电刺出,附近区域里,晦暗之光蔓延,虚空中仿似炸开一道黑色裂缝,一道黑漆漆的匹练,凝聚着实质般的毁灭黑雷波纹,雷鸣轰震,层层昏暗剑气波,毁天灭地,席卷而来,眨眼间劈向无双殿王。   那天蝎魔剑雷霆一劈,惊彻寰宇,让方圆百里区域,天穹旭日黯淡无光,让附近战场上零散的修者斥候,无名震撼。   慕容常心神微颤,这主动迎上来的星峰国第一剑手,竟然让他感受到几丝危机,这种感觉只有在面对那位仙法通天的紫霄国师时,才会有的。   二人方一交手,惊天炎火和剑气,肆虐成死亡风暴,把其余在场的几大元丹破开。   但唯有一人例外。   呔!   徐玄一声雷霆大喝,浑体泛金透红,携带一阵呼啸震耳的烈风,无畏一切,从最短最直接的路线,杀到火云国对面一位红裳美妇身前。   那元丹初期的红裳美妇,呼吸困难,面色泛白,感觉仿似有一座数百万斤的大火山,压迫到身上,全身沉重,动作缓慢,并且一股狂暴炎烈的气息,先行一步冲上来,几乎让她窒息。   徐玄一出手,便催动血脉力量,发动火之心和土之脾两大力量奥义。   啪砰轰嘣——   闪电般打出一掌一拳,红裳美妇惨叫一声,如断线的风筝,尸体栽落而下。   徐玄面色冷漠,飞快摘取她的储物袋。   与此同时,楚冬挥动手中羽扇,云淡风轻间,将对面的青袍老者压制。   那青袍老者感觉一切动机都被对方掐准压制,束手束脚,一身神通,根本没有发挥余地,如同陷入天地囚牢中,有一种吐血的感觉。   与此同时,高空正中央,慕容常与聂寒的战斗,惊雷爆响,气焰轰炸,剑气破霄十几里,惊心动魄。   “不好!这三人的实力,都远超普通元丹,甚至能与我匹敌。”   慕容常心头一凉,手握一杆赤金色的铁枪,迎战聂寒的同时,发现另外两名伙伴,一死一伤。   “死——”   徐玄大喝一声,破空杀向那青袍老者,在楚冬制衡下,亦是一掌毙杀。   两方交战,仅持续不到五息功夫,火云国两大元丹,先后陨落,皆是死于徐玄之手,只剩下孤军作战的慕容常。   “怎么可能,这就是星峰国传说中的几颗奇迹彗星……”   慕容常心中一寒,面色阴晴变化,悔恨不已,不该这么轻易招惹徐玄等人。   在此之前,火云国斥候,发现徐玄三人踪迹,慕容常也不能肯定,对方是来支援紫霄国的。但得知徐玄三人身份之后,滋生好胜之心,一言不合,立即开打。   这主要是因为,最近十年,他突破元丹中期,更一举攻陷紫霄国,屡战屡胜,心态失衡,自以为周边诸国,所向无敌。   但岂料,强中自有强中手,今日立即吃了一个大亏。 第380章 三人组合   “你们来紫霄国,到底有何目的?”   慕容常面色阴沉,深吸一口气,微微咬牙,盯着徐玄三人。   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战,他身心发寒,这三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每一位都力压普通元丹,其中两位更是拥有傲视周边诸国的顶尖实力。   “路过而已,顺便考察一下贵国与紫霄的战况。”   徐玄好整以暇,似笑非笑的道。   路过?   那慕容常虎躯一颤,面庞狠狠抽搐了一下,差点没吐血。   此刻,他心头的懊悔,更是攀升到极致。   仅仅为了几个路人,陨落两位元丹级的威慑存在,这是何等的悲哀?   “你们……杀害了本国两大元丹强者,此仇此恨,我慕容常一定会双倍奉还!”   慕容常面色森寒,咬牙切齿,颤声指着徐玄几人。   “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你的实力,毫不逊色紫霄国师,希望能成为我下一个磨刀石。”   聂寒手握天蝎魔剑,昏暗冰冷的眼眸里,泛起一丝丝淡黑透明的剑意。   “磨刀石?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慕容常瞳孔一凝,手中赤金色的铁枪,猛烈一振。   嗡噗噗噗……   虚空中无数的赤红枪影幻动,交织成一个天罗地网的炎火之海,爆响声不绝于耳,每一道声响,代表铁枪的一次出击,震慑云霄,气焰刺啸,炸裂如轰雷,攻击强横到极致。   如此一瞬间点出千百枪,大有横扫漫天星辰的无穷大势,睥睨霸道,屠神灭魔,傲视苍生。   聂寒面色一凝,此时慕容常刻意展现的武道神通,破坏力惊天地神鬼,恐怕在场几人,没有人能超越。   “好强大的攻击!”   徐玄体内的火之心,再次加快跳动。   对方身为武修,修炼的是炎属性武道秘技,以攻击擅长,一定阶段,达至登峰造极的地步。   在修为境界的优势下,慕容常体内的炎力,比徐玄的高出一个层次,气脉悠长,武道秘技,深奥博大。   单论攻击,对方还胜过同为元丹中期的紫霄国师。   “慕容常,你的实力、天赋、手段,都是一等一,放眼周边诸国,短期内最有机会超越紫霄国师,傲视称雄,成为三阳境‘东荒边域’一方霸主。只可惜,你心高气傲,好胜心切……”   楚冬略带惋惜的道,手中羽扇轻轻一拍。   徐玄收回目光,神色平静:“聂师兄,这一战,留待日后吧……我们还要赶路。”   聂寒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收回天蝎魔剑。   在他眼中,慕容常的实力,多半胜过自己,但越是这样的强者,更适合做磨刀石。   我们还要赶路……   这是慕容常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眼睁睁望着那三人离开,心头还狠狠抽搐了一下。   在最终,他才发现,那三人之中,真正拥有主导地位的是徐玄。   “徐玄,星峰国真正第一人……”   慕容常身心僵硬,手握赤金色铁枪,隐隐抖瑟了一下。   他目光微暗,心头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自己刚刚交手的聂寒,未必是星峰国实力最强者。   更微妙的是徐玄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未曾对他表现出任何兴趣。   就连最后离开的时候,都不咸不淡地道:“……我们还要赶路。”   那种反应,几乎是忽视了慕容常这位拥有成为东荒边域霸主潜力的惊艳人物。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徐玄三人的身影,很快消逝在慕容常的神识范围里。   几人继续赶路,前往八荒沙漠。   “这慕容常倒是厉害,正面单打独斗,我们三人,或许没有人是对手。”   徐玄面无表情的道。   楚冬点头赞同,聂寒也没有反对。   当然,修为经历一次跌落的徐玄,也是如此。   但徐玄心想,掌握一件完整遗落瑰宝的妖鱼公主,或许有一定的胜算,至少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三人的身影,在云层间穿梭,下方紫霄国与两大敌国的战斗,还在持续。   不过看上去,火云国和岚风国的巨大优势,正在削弱中。   想来,斩杀火云国两大元丹,足以让两国联盟的实力,削弱一两分。   “这样也好,如果紫霄国败得太快,对我们也是不利。”   楚冬略带笑意的道。   咻咻嗖——   三人在高空中穿梭的身影,依旧逃离不了战场区域的某些眼线。   倘若是一个人也罢了,一次性三大元丹级的强者,怎能让人忽视?   在紫霄国某座灵城里。   “报宗主,有三位不明身份的丹道强者,气息可怕,从战场上穿梭,正将从这里路过。”   一个斥候修者,半跪在地上。   “岂有此理,火云国的强者,已经狂傲到敢在我紫霄国境内深处任意穿梭的地步?”   一个绝冷的女子声,在大殿里回荡,元丹期的强大气息,令人心寒。   唰咻咻——   一位黑袍丽人,带着两三位凝丹强者,迎向高空区域。   不一会,远处传来破空声,有三道身影飞射而来。   “夏宗主,他们来了,看情形都是凝丹巅峰级别的强者。”   身旁一位丹道强者,声音略显兴奋。   “&。4;男人,赵丽雅整个人完全陶醉在张湖畔男子汉的气慨之中,手臂紧紧挽着张湖畔,低声喃喃道:“无论怎么样,我都和你在一起。”   “傻丫头,不用担心,凭他蜀山想把我干掉,还差了点。”张湖畔见赵丽雅那种似乎要跟自己共生死的样子,心里虽然感动,却也觉得有丝好笑。换作以前,自己还真的得悠着点,但是现在,只要自己不傻呼呼的独自上门挑斗蜀山,或者蜀山不倾巢而出,想要灭掉自己,甭想!   正走着,叉路口走出了三男两女,正是幻海他们。   幻真、幻冰耷拉着脑袋,心情似乎很不好,而幻阳、幻清两人则眉飞凤舞,似乎很是兴奋,幻海还是老样子,一副长者的样子。   “云明道友,又碰到你了!”幻海微笑着打招呼道。   “幻海道友你们好,真高兴又遇见你们。”张湖畔对幻海他们的印象很不错,所以见到他们也热情地打招呼道。   “你这是往哪里走?”幻海问道。   “往苍灵宗在天道探秘处的驻地。”张湖畔笑着说道。   “你肯定也是风闻云峰道长这次悬赏的是一件仙器,所以想去见识一下,凑凑热闹。”幻海笑着说道。   仙器可不是普通的法宝,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法宝,没想到云峰大哥竟然拿出仙器悬赏,看来他非常迫切想得到麒麟草和凤凰血,他这到底是为何呢?张湖畔心里疑团密布,一时竟忘了回答。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的,云明道友,我们刚好也要去见识一番,说不定还可以见到心目中的偶像,刚好一起去。”幻阳因为张湖畔在路上对云峰推崇备至,甚至还帮自己一起在幻真她们面前贬低了一番虚剑一,对张湖畔很有好感,引为知己,急忙接过幻海的话说道。   见幻阳这样说,张湖畔和赵丽雅也不否认,于是大家一同往苍灵宗的驻地走去。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朋友   “云明兄,好痛快啊!”幻阳似乎很兴奋,道友也不称呼了,直接称呼云明兄。   “哦,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分享一下。”张湖畔好奇地问道。   “哈哈”幻阳得意地笑了下后,见幻真和幻冰瞪了他一眼,立刻收起了笑声,低声在张湖畔耳边说道:“这么大的消息你都没听到吗?刚才鼎鼎大名的玉面剑仙虚剑一被一位不知名的修真界前辈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听说招都没过,就吐了好几口精血,你说痛快不痛快!哈哈!”幻阳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是这事,张湖畔暗自好笑,没想到这消息传得竟然这么快。怪不得幻冰和幻真她们一副沮丧的样子,原来心目中的剑仙完美形象荡然无存了。不过幻阳他们这么开心干什么?跟虚剑一又没仇,难道仅仅只是看不惯,张湖畔暗自思量。等他发现幻阳和幻清两人的目光不时分别偷偷瞄向幻冰和幻真时,张湖畔才幡然大悟,敢情这虚剑一还是他们俩个无形的情敌。   “咦,云明兄莫非你已经知道了?”幻阳见张湖畔没有一点兴奋的神态,甚至没有一丝惊讶,颇为好奇地问道。   还以为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件事情,还修真界前辈,真人就站在你面前都不知道,还在耳边叽里咕噜,一个兴奋劲地讲,赵丽雅越想越是好笑,不禁“扑哧!”笑了出来。   “哦,呃,是的!”张湖畔暗自扯了一下正抿嘴微笑的赵丽雅,支吾道。他还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就是那人,他很享受跟幻海他们这样平等的交往,一旦身份暴露了,距离感肯定会无可避免地产生。对于自己欣赏的人,当朋友来看待的人,张湖畔喜欢很自然的交往。   “哦,怪不得你一点也不惊讶。”幻阳略带失望地说道。   “不过那位前辈真是厉害,竟然能不动声色地打得虚剑一吐血,十大宗师也不过如此。活该那虚剑一倒霉,竟然欺负到这样宗师级别的高手身上。他的修为再高也只是相对于我们而言,跟真正老一辈的高手怎么能比呢!”幻海不无感慨地说道。   张湖畔毕竟只有百来岁的年龄,跟幻海这样上千岁的老家伙比起来还是属于超低龄,连幻海都前辈、前辈的称呼,听得张湖畔心里一阵狂汗,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那个人是自己,而且只有百岁低龄,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想法,这前辈是否还能叫得出口。   张湖畔在狂汗,赵丽雅的脸却是憋得通红,引得幻阳他们不时往赵丽雅身上瞄,心里暗自羡慕张湖畔竟然找了一位这么靓丽的双修伴侣。   很快众人就到了一间平淡无奇的小房子面前,正是苍灵宗在天道探秘处的据点。   房子外面竟然川流不息,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这里张湖畔来过一次,知道这房子外面虽然不起眼,里面却另有乾坤,空间空阔无比。今天是五年一次的盛会,估计很多人到这里选购苍灵宗出品的法宝飞剑,当然估计也有不少人是跟幻海他们五人一样来见识一下,所以人来人往才如此多。   一个房间内,云峰突然面露喜色,不过喜色马上被诧异之色所取代。奇怪怎么只感觉到弟媳妇的气息,湖畔老弟的气息怎么没感觉到,不是叫他跟弟媳妇一起来的吗?云峰好奇地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正当张湖畔等人准备进去一看时,突然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门口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云峰长老!”   “云峰前辈!”   人群中不时有人向云峰打招呼,幻阳等人都流露出无比崇敬的目光,虽然很想上前跟心目中的偶像打个招呼,可惜身份低了点,又从未跟他老人家谋过面,上前打招呼显然是太自不量力,太唐突了。   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炼器大师,一出来就造成了这样的轰动,张湖畔暗自赞叹道。   看到张湖畔和赵丽雅手挽着手,和五个不认识的修真人士站在一起,云峰浑身一震。立刻发现了张湖畔与前段时间又有了很大的不同,那时他还可看清张湖畔的深浅,可是现在他却丝毫看不清,他当然不会像别人一样以为张湖畔用了什么障眼法,就算张湖畔用了障眼法,在他这样大师级人物面前,也无法遁形。   “哈,哈!湖畔老弟!”云峰强忍住内心的震惊,迎了上去。   “大哥”   “师父”   戏剧性的变化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张湖畔和赵丽雅身上。   幻海五人惊讶的合不拢嘴,没想到自己一路上以为名不经传的家伙竟然是一代炼器、阵法宗师的兄弟,那位只有金丹期的女孩竟然是云峰长老的徒弟。   看着云峰走近,幻阳还是有点不能相信这是事实,有点结巴地问正准备上前的张湖畔道:“云峰长老真是你兄弟?”   一路上张湖畔之所以没有说明自己是云峰的兄弟,是因为他认为没必要说明,在云明这个字号前加上武当派张湖畔认为已经足够了,张湖畔还不至于拿着云峰的名头到处张扬。却没想到自己是云峰的兄弟竟然会给幻海等五人造成这么大的震撼。   张湖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不好意思地对幻海行了个礼道:“不好意思,一直没有说明。”   “没事!没事!”幻海急忙还礼,再也没有丝毫老气横秋的语气,这反而让张湖畔觉得跟他产生了距离感,虽然一路过来幻海有点老气横秋,但是态度却一直很热情,再加上他的岁数确实比张湖畔大了很多,所以张湖畔一直觉得很正常,没有一丝见怪的意思,如今反而觉得有点怪怪的。   “那不是教训了虚剑一的前辈吗?”人群中突然有人低声惊呼。   这下人群骚动更大,怪不得能跟云峰长老称兄道弟,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一位修真界前辈,所有的人似乎突然想通了为何张湖畔能跟云峰称兄道弟的原因。   “教训了虚剑一的前辈”这个消息带给幻海五人的震憾绝对比张湖畔是云峰兄弟来得巨大。他们无法想象,这一路过来和自己等人有说有笑的人竟然是修真界的前辈,是一位可以无声无息就可以让虚剑一完败而退的顶级高手。幻海开始变得有丝脸红,因为一路过来他都是以长辈的态度在说话,幻阳开始变色,因为他刚才还跟张湖畔称兄道弟来着。   看着五人巨大变化,眼里本来的热情被敬畏所代替,甚至潜意识地与自己隔了点距离,莫非我区区百岁就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境况,张湖畔暗自摇了摇头。   “大哥,我来介绍一下,这五位是玄宫宗的幻海、幻阳、幻清、幻冰、幻真五位道友。”将云峰带到幻海五人面前,张湖畔郑重地将幻海五人介绍给云峰。张湖畔就是这样一位人,他不在乎你的实力,你的地位,他真正在乎的是你的为人,你的真诚。在他的心里幻海五人跟自己一路过来,说说笑笑,非常热情,没有丝毫因为自己名不经传而小瞧自己,这就已经足够让他将这五人视为朋友,朋友是没有贵贱之分的,只有感情深浅不同而已。   “玄宫宗幻海五师兄妹拜见云峰前辈!”幻海见张湖畔如此郑重其事的将自己五人介绍给一带宗师云峰,内心震撼无比,急忙恭敬地向云峰行礼。   “哈哈,不必客气,既然你们是湖畔老弟的朋友,也就是我云峰的朋友,来来,我们一起进去吧!”云峰哈哈一笑,毫无架子地引着众人往里走。   幻海五人顿时受宠若惊,能让云峰称一声朋友的,估计这天下也没几个,自己五人不过是区区玄宫宗的弟子,没想到却能与这样一位天下人共仰的大师以朋友相称,传出去,玄宫宗一定立时名声大振,自己等人也算是为玄宫宗争了大光了。   “呃,云明兄,不,前辈,那虚剑一真的是你教训的?”幻阳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轻声在张湖畔旁边问道。   “嗯,虚剑一太蛮横了,忍不住教训了一顿。”张湖畔点了点头。   星星,漫天都是星光,这就是幻阳听了张湖畔亲口承认之后的反应。   “对了,幻阳兄,我还是习惯你以云明相称。”张湖畔笑着说道,丝毫没有架子,跟在路上的态度一般模样。   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五人心里同时闪过张湖畔在路上对虚剑一的评价。   这时幻冰和幻真才真正相信虚剑一只是徒有虚表而已。因为身份的变化,实力的变化,张湖畔嘴里说出来的话的分量同样在变化。   云峰带着众人进了苍灵宗接客的房间,众人随意坐下闲谈。   幻海五人知道像云峰、张湖畔这样高人的时间是无比宝贵的,自己五人能有幸跟他们聊天已经是无上光荣了,也不敢久呆,拘束的聊了一会儿,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地址就起身准备离去。   “幻海兄请留步!”张湖畔出口留住了正准备离去的幻海五人,手中却蓦然多了五件飞剑,四剑中品,一件上品。   幻海五人止步,有点不解的看着张湖畔。 第二百五十八章 兄弟情深   “刚才路上听到幻海兄等谈起飞剑,知道各位对飞剑比较钟爱,云明会点炼器术,虽然水平跟云峰大哥没办法比,这五件飞剑希望你们不要嫌弃。”张湖畔微笑着送上五件飞剑。   四剑中品,一件上品的飞剑在张湖畔和云峰这样炼器大师眼里并不算什么,但是在幻海等眼里却是天大的礼物了,连虚剑一这样蜀山派极品弟子也不过就四五件中品飞剑,一件超品飞剑,更何况玄宫宗这样中等门派的弟子呢?   “万万使不得,这礼物太过贵重,幻海断不敢收。”幻海急忙推迟,心里感动万分。   “哈哈,幻海兄莫非嫌弃我炼制的飞剑不成?”张湖畔开玩笑地说道。   “哈哈,幻海,你们就收了吧,我这湖畔兄弟炼器水平比我还要厉害许多,你还怕他手中没法宝不成,尽管手下。”云峰笑着说道。   五人俱惊,从天下第一炼器大师的嘴里说出此等话语,虽然不见得张湖畔的炼器之术真的胜过云峰许多,但起码同一水平是少不了的。云峰的炼器水平登峰造极,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人的能与他看齐,而且这个人还和自己等人成了朋友。   这年头但凡有点实力的哪个不把头抬得老高老高的,像他们这样处于中流实力的修真人士根本入不了真正高手的法眼。但是张湖畔的言行却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法,也因此更显得张湖畔的难得之处,这才是真正的高手,这才是真正值得交的朋友。   男儿眼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幻海忍住内心的感动,眼眶微红,爽快地接过了张湖畔赠送的飞剑,然后告别而去。   “湖畔老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已经到了破虚境界了吧?”等幻海五人走了之后,云峰忍不住问道。   “是的,大哥。”张湖畔笑着回答道。   破虚境界!赵丽雅几乎当场晕厥,也算是在修真界混过一段日子了,现在的她当然知道破虚境界意味着什么,那可是意味着离真正的神仙只有一步之遥,怪不得虚剑一根本不是湖畔的对手。   “哎!老哥我不感叹都不行啊!你年纪轻轻竟然步入了破虚境界,连我都看不清深浅,修为已经远超我了!”云峰从张湖畔嘴里得到确认后,不禁感慨万千。   “呵呵,湖畔只是运气好而已!”张湖畔真诚地说道。   “老弟此言差矣,修道之途路漫漫,本就是逆天行事,比的就是天赋和运道,古往今来多少成道成仙的前辈都是机缘巧合,真正凭一己之力得成正道的寥寥无几,更何况老弟如果不是天赋超常,就算福缘摆在你面前,你也是无福享受,老弟不可妄自菲薄。”云峰纠正道。   一直以来张湖畔都感觉自己这一身修为来得太容易了,总有种如履薄冰之感,如今听云峰一席话,顿时茅舍顿开。深谷之底全身几乎经脉皆断,动弹不得,如此绝界还能悟道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如果没有自创的星浩心诀自己又有何福消受巫门鼻祖的传承。冥冥之中,天兴我张湖畔,我又岂能妄自菲薄。顿时张湖畔豪情万丈,信心澎湃。   “大哥教诲的极是,小弟受教。”张湖畔肃容致谢。   这湖畔老弟真是非常人可比,我只不过稍提一句,他却能立刻悟出乾坤,修道之途,乃与天斗,与己斗,无信则败啊!看老弟,斗志昂扬,信心备足,恍如两人,真是神人啊!云峰眼露赞许之色,内心感叹万分。   “刚才似乎听到有人说你教训了一番虚剑一?”云峰问道。   “是的。”张湖畔回答之后,又将事情的始末跟云峰讲了一遍。   “这黑煞石竟然还另有乾坤,我却还是第一次听说,为兄受教了。”云峰在黑煞石上探索了一番后,惊叹道。   “不敢当”说着张湖畔收起了黑煞石。   “不过老弟,这虚剑一虽然为人嚣张,但是你这事却做得有些孟浪了。蜀山派毕竟不同天台宗,他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听说破虚境界以上有十多人,甚至据传闻还有两三个已成剑仙一流的人物强留在蜀山,门下弟子之多也是仅次于昆仑派。最可恶的是那蜀山掌门也就是虚剑一的师父紫阳老道最要面子,又极其护短,你这次在天道探秘之处,众目睽睽之下让蜀山派的人栽了如此大的一个跟头,我看这梁子结得有点大。”云峰面带担忧地说道。   张湖畔听了猛吸一口冷气,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修真大派的实力。不过云峰的介绍反而激起了张湖畔内心深处的傲气,任人欺负绝对不是张湖畔做人的风格。就算刚才在教训虚剑一之前就已经知道蜀山的真正实力,相信已经发生的一切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大哥不必担心,那蜀山真敢找小弟麻烦,小弟也不是土捏的。”张湖畔震惊过后,立刻恢复了豪情壮志,强大的气势涌体而出。蜀山再厉害,惹火了自己,将武当弟子全部搬到南海仙府藏起来,然后自己独自一人跟他们玩游击,蜀山弟子一落单就把他们给干掉。如果将十二巫祖的分身全部招呼出来,摆他个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只要不是蜀山那些老怪物一起出动,就算是剑仙,照样把他打得魂飞魄散。   “话虽如此,不过能不起纷争最好,大哥我这张老脸在修真界中还是有点用的。如果紫阳老道真敢找你麻烦,老哥也不是吃素的,老哥就跟你上蜀山,在他们家门口摆他个十来个阵法,以我们两兄弟阵法造诣,闹他个天翻地覆还是有的。”说到后面云峰似乎也恢复了以前的雄风,整个人变得杀气凛冽,发须皆直,说不出的威风。   云峰的话让张湖畔非常感动,但是蜀山这件事他不想让云峰插手。一方面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不需要云峰出马跟蜀山讲和,另外一方面,蜀山毕竟是大派,他不想让云峰卷进去。   “谢谢大哥的好意,不过这事大哥还是不要插手,蜀山如果非要找上老弟,老弟自会处理。”张湖畔感激地说道。   “兄弟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这是何话!”云峰怒瞪了张湖畔一眼。   见云峰发怒,张湖畔内心感动万分,不再坚持,一切顺其自然吧。除非蜀山那些老怪物一起出动,否则,他们又能拿自己如何,自己何须担心。   “大哥教训得是,是小弟错了。只是大哥不必主动去找那紫阳说事,谅他几个破虚高手也不能拿小弟怎样。”张湖畔说道。   云峰听了,点点头道:“老弟说得也对,以老弟的阵法水平,以及手中的法宝,除非他们一次派出三个破虚高手,或者剑仙出马,否则还真拿你没法,用三个破虚高手对付老弟你一人,我倒要看看蜀山丢不丢得起这个人,哈哈!”云峰本来就不是服软的人,只是担心张湖畔的缘故,才想到去跟紫阳打声招呼。现在听着&《修仙之我会挖石油》《命运天灾》《仲夏夜最后一场茶话会》《人到中年》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天龙国际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98746_874406.html
天龙国际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