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多盈彩票代理注册 目录共7571章

首页

多盈彩票代理注册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3066章 醒来后

多盈彩票代理注册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长眉道人从怀里取出来一个信封,已经发黄,不知年月,他双手把信封递过去:“劳烦禀告主簿大人,就说故交长眉求见。”。709;思维,但萧鼎天的思维却是无比清晰,一切感官知觉全部都有,所以他会有七情六欲,会痛苦。   这种感觉,光是想想,就让萧鼎天不寒而栗!   “混蛋!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萧鼎天低头冲令狐疯狂怒吼道。   令狐脸色冰冷的扫了萧鼎天一眼,叱道:“掌嘴!”   萧鼎天一怔,却见自己那只原来还不能动的手,猛然朝自身的脸庞落了下来,本就凝聚无穷肉身之力的右爪,这一下,竟将萧鼎天自己打得飞了起来,满嘴的巨齿獠牙也不知掉了多少,口中鲜血更是飞溅开去。 第111章 掌控   奢华瑰丽的宫船上,已经再度摆设整齐,和先前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宫船上那张琥珀宝座上,坐着的,却不再是妖身道的道尊萧鼎天,而是令狐,站在宝座后面的,也不是那宫装女子,而是清雅若仙的纳兰白衣。   而宫船的主人,妖身道道尊萧鼎天,却是垂首侍立在旁,眼中闪烁着既无奈又不甘的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   令狐自然将萧鼎天的表情一一看在眼里,而萧鼎天已然知道自己心中所想,所思,都逃不过眼前这位主人的洞察,自然也就懒得做什么掩饰了。   令狐坐在那张琥珀宝座上,闭目沉思着,妖身道的镇教之宝仙器藤牌,此时就静静的悬浮在令狐的面前。   良久,令狐才睁开了双眼,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他利用萧鼎天的命魂,包住仙器藤牌的神念一撤,仙器藤牌便“嗖”的一声,飞向萧鼎天,从萧鼎天头顶泥丸宫钻了进去。   萧鼎天神情一喜,他原以为令狐会夺去他的仙器藤牌,所以心里非常不甘,不只是不甘于自己灵魂被令狐掌控,更不甘于自己妖身道的镇教之宝也要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   萧鼎天知道,他虽然灵魂被令狐掌控,成为了令狐的仆从,但若是令狐不主动四处张扬的话,绝没有人知道,他受控于令狐,是令狐的仆从。而他萧鼎天,依旧是受无数妖族顶礼膜拜,尊崇敬仰的妖身道的道尊,但是,若被人知道萧鼎天失去了镇教之宝,仙器藤牌被人夺去的话,那么,不只是他要受尽无数人的耻笑,妖身道道尊之位自然也就做不成,不只如此,他极有可能还要被妖身道的族人们追杀剿灭!   遗失了镇教之宝,便是天大的罪过,是要遭受无比残酷惩罚的。   所以,当令狐索要仙器藤牌的时候,萧鼎天极不甘愿,却又不敢违背令狐的意志,也没有办法违背。   原以为,仙器藤牌不定成为他人之物,万万没有想到,令狐只是查看了一下,就还给了他。   这时候,萧鼎天真的打心眼里感激令狐,感激他的慷慨和大放。   因为仙器藤牌的归还,他就不用过那种被族人追杀,被族人唾弃,被族人和死对头耻笑的生活了。   萧鼎天心情正自激动,却听令狐的声音淡淡的道:“你的心思我知道,仙器藤牌便暂借你用,等我需要的时候,自会来取!”   “暂时……借我……用用?”萧鼎天呆住了,跟着心里涌现一股巨大的耻辱感:明明是自己的东西,现在却成了别人暂时借给他用用的东西?   “混蛋!”萧鼎天俊美妖异的脸孔扭曲纠结,瞳孔一片血红,凶光迸现。   萧鼎天的脾气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想他堂堂渡劫中期,道行大成的一代妖修,东胜洲势力最强的六大修仙宗门之一的妖身道道尊,无人敢于对自己不敬,无人敢在自己面前喘大气,说大话。   而今,不但那从来无人敢碰触的琥珀宝座,被人占据,自己也只能在旁垂首侍立,就连明明是自己的镇教之宝仙器藤牌,转眼也成了被人施舍一般的,暂借己用?   这种赤裸裸的,无以伦比的羞辱感,让萧鼎天尊严丧尽,彻底发狂了!   可是心里是发狂了,但又有什么用?他嘴里“混蛋”两次才骂出口,令狐鼻端已经冷哼一声,萧鼎天狂怒之下,想要攻击令狐的行动,再次被冻结终止了!   “看来,你还是没有得到足够的教训啊?”令狐冷冷的扫了萧鼎天一眼,接触到令狐冰冷无情的目光,萧鼎天如同当头被浇了一盆凉水,心中一惊,暴怒欲狂的心骤然冷却!   他的怒火是冷却了,但该受的惩罚,却是逃不掉的!   他想攻击令狐的思想已经成立,已经由灵魂中主思想的灵慧魄传递给了被灵魂替代的命魂,而命魂也将攻击的思想,传递给了主行动的气魄力魄中枢魄,只不过,攻击的对象稍微变了下,目标不是令狐,而是萧鼎天自身!命魂甚至还在其中多加了几道思想。   很快,萧鼎天像个行尸走肉一般,一脸挣扎着走出了宫船,飞向了虚空,然后一阵轰轰隆隆,噼里啪啦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好一会,模样狼狈,头发絮乱如麻,脸如猪头的萧鼎天,才重新走了进来。   宫船的船首处,萧鼎天那几个漂亮的男女侍从们,依旧横躺地上,处于浑浑噩噩的昏睡状态,对于他们的主人萧鼎天这一身狼狈样,却是无缘得见!   看着一代妖修萧鼎天眼中流露着悲愤,耻辱,不甘的光芒,令狐知道,要想真正折服一个渡劫中期的修士,不是那么容易!   他虽然能掌控萧鼎天的灵魂,甚至能强自扭转他的意志,改变他的行动,甚至于主宰他的行动,让他做一切他不甘愿,不想做的事,但终究不能令他真正臣服!   奴役灵魂,终究只能奴役而已!却是不让人真正的心悦诚服!   正所谓奴役越深越重,反抗之力就越大,又怎能奢望被奴役者死心塌地的忠于自己?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想明白了这点,令狐也就不再执着于萧鼎天的情绪了,反正萧鼎天这辈子是休想解脱自己的奴役,除非自己为他解脱灵魂桎梏,归还于他的命魂,否则,他永远都无从反抗自己!   想一想,一个渡劫中期,道行大成的妖修,在这九州大陆修仙界,已经算是立于金字塔最顶端的数人之一了,而且还是身为修仙大派,妖族三圣道之一,妖身道的道尊,忽然之间,尊贵无比的身份,变成了他人仆从的身份,内心那种极度不甘之心,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令狐心里虽然理解萧鼎天,不过却没有同情他,也没有那个必要同情他。   毕竟这一切都是萧鼎天引起的,若非他无缘无故招惹自己和纳兰白衣,他又岂会得到目前这样的下场?   若非自己有实力自保,那结果,只怕比被人奴役还要糟糕吧?   来到令狐的面前,萧鼎天却是再不敢说些什么,而是默默侍立一旁,虽然,他刚才身不由己的飞到外面空中,疯狂的自己打自己,模样弄得很是狼狈,也搞出了一身的伤,但他的躯干还是挺得笔直,目光还是那么的锐利,不甘臣服之心,也依旧显露在脸上!   令狐久久没有说话,仿佛在享受着背后纳兰白衣小手温柔的拿捏中一般。   萧鼎天默默侍立,感受着越来越沉寂,越来越压抑的气氛,额头上不由慢慢冒出细细的汗水!   他虽然保持着身为顶阶修士,身为一个强者的尊严,但说到底,此时自己的性命终究掌控在别人的手里,气势就算挺得再足,心里最大的地方还是一片虚。   良久,令狐才淡淡道:“除非必要,我想,我们会很长时间不会有任何交集,你依旧是你妖身道的道尊,依旧是地位崇高无比。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在别人面前,你可以是无比尊荣的存在,但在我面前,你不过是我一个仆从而已!希望你记住这个身份,也时常提醒自己这个身份,我不希望有一天见面的时候,你再让我感到丝毫的不快!嗯?”   萧鼎天心中一松,道:“好!我会记住的!”   令狐漠然的站了起来,拉过纳兰白衣的手,向宫船外走去。   五彩瑰丽的霞光在虚空绽放,令狐和纳兰白衣踏着飞行巨剑,望空飞去,在虚空拉出一道绚丽的彩虹,悠然远去!   静静的看着远去的五彩之光,萧鼎天表情非常的丰富多彩,有轻松,有懊恼,有后悔,有痛恨,有凶狠,有畏惧……   “我依然还是妖身道的道尊,我依然还是萧鼎天,除了我和他,没有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萧鼎天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脚下传来几声如梦初醒般的梦呓声,却是一开始就因为令狐和萧鼎天的神念轰击,受到余波激荡,而致元婴大损的侍从们,而后又被萧鼎天的妖身之躯,和令狐中枢魄散发出的灵魂威压,而晕迷过去的几个俊美的男女侍从,正自幽幽醒来!   可惜,他们似乎不该醒来,也永远醒不来了!   萧鼎天不想有人知道他和令狐之间的事,但是他的侍从们却是看到了他和令狐起了争端,还大打出手,他甚至还动用了妖身道的终极妖术,变化成妖身之躯对敌,而令狐的诸项神奇的魂道神通,乃至后来变化成百丈身躯的神通,也尽落侍从们眼中。   虽然最后的结果,侍从们承受不住双方灵魂的威压,而致昏迷不醒,不知真相究竟如何?但是,他们却知道了令狐,知道了令狐的强大。   若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被令狐奴役,被迫成为令狐仆从的糗事,他和狐有所交集的事,就必须绝对性的保密。   所以,侍从们必须彻底遗忘掉有关令狐的一切事情,而要让人彻底遗忘一件事,让他彻底的保守秘密,不乱开口说话,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萧鼎天眼中凶光一现,随手一挥,数道黑色灵光飞出,没入横躺船板上的一众年轻俊美的男女侍从体中,正自悠然转醒的侍从们,身躯猛地抖了几抖,便跟着寂然不动,生机断绝! 第112章 温情   此时,令狐和纳兰白衣正坐在五彩飞行巨剑上,徐徐的向万通港而去。   万通港位于极乐山脉西北部的金山海湾。   由于极乐山脉僻处华南洲极西之地,故此,山脉开始走低平缓,三面临海,是一个气候比较温热潮湿的地区。   极乐山脉共有七处著名之地。   其一自然就是金山海湾了,因万通港而著名!   其二是极乐宫的山门所在地,凌云山缥缈峰。   其三是宝器山,乃各大炼器大师的集合之地,宝器山,方圆千里,共有一十八峰,便是一十八家炼器门派。   其四是蜈蚣山,乃是自玉清观宣布闭关千年,不问世事之后,五洞天顺势递补,成为了十大修仙门派中位居第十的修仙门派,蜈蚣山便是五洞天之山门所在地。   其五是万剑崖。   其六是丧魂岭。   万剑崖和丧魂岭乃是极乐山脉闻名遐迩的两大凶地,生人难进,万物辟易,万剑崖,激荡肆虐着无数凌厉至极的剑气,无人知这剑气哪里来?却是每时每刻不曾停歇,渡劫期修士,都不敢轻易靠近,只因那凌厉至极的剑气至强至猛,而且是连绵不绝,渡劫期修士再强大,纵然有好的法宝护身,却也无法在那无穷无尽的剑气下,抵挡多久。   至于丧魂岭,却是弥漫着无穷无尽的一股尸气,尸气的浓郁度如今已形成如同瘴疠一般的气态,不时可听见丧魂岭中传出厉鬼似的嚎叫,以及勾魂夺魄的歌声。丧魂岭附近,另有一座鬼哭山,其中有哀号洞,传闻哀号洞中,每百年,其洞中至阴至戾至凶之地,会催生出制作灵符的至宝阴魂珠来,因此不时有高阶修士入那鬼哭山哀号洞中探索,甚至大打出手的事件发生。   令狐所接触认识的人中,秦岭山脉九哭山大鹏洞的张鹏和昆仑剑宗的褚道真,就曾经于三百年前,在鬼哭山哀号洞中差点大打出手,结果当时的过节,却直到三百年后,双方为夺令狐的妖丹和禁灵巨剑而碰面的时候,才打了起来。   当然那些都是过去的事,如今令狐就驱动着五彩飞行巨剑,前往极乐山脉七处著名之地的万通港的旅程中。   “那件仙器藤牌对你应该很有用……”纳兰白衣忽然道。   令狐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会一直闷在心里,不问出来。”   纳兰白衣深深的看着令狐,道:“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又将那仙器藤牌还给了萧鼎天,不过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令狐晒然一笑,缓缓说道:“仙器藤牌确实对我非常有用,不说他防御灵魂类神通的强大能力,单就论能增幅三倍灵魂强度的功能,就能令我的神念强度,突破渡劫期,到时,相信以我的神念神通之术,非大乘期或散仙级别的传说级存在,不可挡。”   纳兰白衣神情动容,激动道;“那你为何还将那仙器藤牌还那萧鼎天?”   令狐笑道:“仙器藤牌确实能令我依仗神念神通之术,纵横九州大陆,但是,目前我还不需要它,甚至,若非必要,我绝不想动用神念神通或是魂道神通,我要尽量让真修境界提升,肉身之道圆满,这才是我当前要修圆满的道。”   顿了一顿,令狐继续说道:“另外还仙器于萧鼎天,乃是欲让他可以继续稳坐妖身道道尊之位,若他失去了镇教之宝,又如何能服众?继续坐那道尊之位,只怕到时道尊做不成,反是要遭受族中的追杀围剿了。”   纳兰白衣若有所思:“令狐师兄,莫非你想要利用萧鼎天掌控妖身道为自己势力?”   令狐摇头笑道:“纳兰师妹,你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人族和妖族,虽非势不两立,却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我又怎会想要控制妖身道?你难道不知?妖族资源非常丰富,而我的仆从是妖身道道尊巨头的话,对我多么有利吗?”   拍拍怀中的储物袋,令狐笑道:“否则,我这袋中忽然多出的两千块上品灵石,又是从何而来?”   纳兰白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原来你打的是竟这么一个卑鄙的心思。”   令狐哈哈大笑:“卑鄙就卑鄙吧,谁叫是萧鼎天那家伙自找的呢?以后要他办的事多着呢,说实话,能奴役这么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妖族首脑,还真是想象不到的巨大收获呢。”   谈笑之间,两人已然飞出了万里,前面已经隐然出现人烟气象,却是极乐山脉的一个凡人国度缁虞国到了。   缁虞国乃是一个辖下人口七百余万的国家,在华南洲,算得上是一个中下档次的国家了。   缁虞国的伴仙街市,也建设得非常有特色,各种巨大的芭蕉树,耸立街市两旁,巨大的白象,红绸金环彩架银链,装饰得美仑美奂,温驯的个性,让它特具灵性,能听从人的指挥。穿着奇装异服的缁虞国人,宽敞的街道两旁,摆着一个个地摊,吹着笙曲,跳着番舞,整个缁虞国,处处显出异域风情的气息。   通常来说,每个伴仙街市,都是不许凡人进入的,但缁虞国的伴仙街市,竟多的是凡人,摆地摊的是凡人,开店铺,卖修仙材料的,也有凡人。   在这小国的伴仙街市上,竟是修仙者和凡人和睦共处。   当然了,凡人面对修仙者的时候,免不了要谦卑一些,不敢拿大。   令狐和纳兰白衣对凡人并没有那种视如蝼蚁,轻贱之心,虽然有些奇怪这伴仙街市,竟是仙凡共处,倒也不甚在意。   进了一家仙客酒楼,两人要了间上房之后,随便叫了点东西,将就吃了。   令狐洗漱一番后,便开始打坐调息,而纳兰白衣,也在一旁静静打坐。   却是令狐和萧鼎天大战一场,尽施魂道神通术法,才将萧鼎天击败拿下,而后又施展役魂大法,奴役了萧鼎天灵魂,却是灵魂之力损耗过巨,不但精神,连肉身也极是疲惫。   此时,却是到了必须好好进行打坐调息,以求恢复的地步了。   虽然成功奴役了萧鼎天的灵魂后,令狐完全可以在萧鼎天的宫船上打坐调息,并由萧鼎天这个顶阶修士护法,但令狐并不想那么做。   首先,不只是萧鼎天不想让人知道他被令狐奴役之事,令狐也不想曝露他和萧鼎天的关系,而萧鼎天的宫船,又是那么的奢靡豪华,引人注目,夺人眼球,令狐在多呆一时半刻的话,怕是不引人注目他和萧鼎天的关系,都不行了。   况且,当时双方爆发激战,虽然凑巧没有其他修士发现,但当时爆发的灵力波动,势必会在事后引人注意查探,既然不想别人发现自己和萧鼎天的关系,过多逗留,总不是件好事。   因此,在飞出了一万余里,路经这第一处凡人国度缁虞国的时候,令狐便停下了行程,落下脚步,进行一番打尖休憩了。   一夜无话,翌日。   令狐终于从打坐中神醒,当日灵魂的损耗,如今也已恢复如初,只是精神总感觉有点弱,令狐知道,也许自己需要像以前那样,大睡个几天几夜,精神才会勃发吧。   只不过,如今纳兰白衣跟随在旁,令狐却是不能像以前独身一人时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当然,他想睡觉的话,也不是不行。   睁开双眼,令狐就看到静静在自己一旁打坐的纳兰白衣。   纳兰白衣并没有入定,只是静然而坐,为令狐护法而已。所以,在令狐意动神醒的时候,纳兰白衣便从令狐的气息中,知道他已然从入定打坐中醒来。   缓缓睁开美丽清澈的眼眸,纳兰白衣便看到令狐那双炯炯有神,深望自己的目光,心中不知怎的猛然一跳,如同小鹿乱撞一般,清雅白皙的脸蛋,也不知觉的飞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令狐晒然一笑,伸出手,揽住纳兰白衣的腰肢。   柔软而又弹性的腰肢颤了一下,纳兰白衣觉得被令狐的手碰触的地方,肌肤不自觉的僵了起来,一种麻麻的触感,又让她有种发软的感觉。   令狐手微微用力,在&#《幕后大佬从咸鱼开始》《来到现代我居然有粉丝了》《西游之我可以签到诸天》《亿万盛宠竹马宠上天》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多盈彩票代理注册》。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58553_725379.html
多盈彩票代理注册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