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牌子排名 目录共5825章

首页

足球牌子排名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9487章 醒来后

足球牌子排名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犹豫,不知该先追哪一面才好。   黄蕴雅本欲请自己大姐三妹将张入云二人留下,只是方才有见白猿遁光飞速,且还能从自己姐姐手掌下抢得祖上奇宝,怕自己离得当地不能妥当。左右思忖不得,心上焦急,生怕宝藏为妖人得了,后患无穷。当时秀眉深皱,终是一声叹息,先俯首往南方一拜,这才起身面对众妖逃路向向,素手一扬,立时就见她袖下金光抛散流溢,再转眼时就见一只淡金色的玉掌已自空中拍出,纵是妖人顷刻间奔出数里,也逃不出那巨能擎天的佛掌范围之外,就听得轰隆一声,只将百里路青云拍个四散,蓝天静海一洗如碧,再望众妖后路,小妖们已是纷纷被震成肉靡,只扶摇子段惊霆三人还在勉力支撑。   见自己佛门金刚掌力竟能被妖人接下,黄蕴雅也是大吃一惊,到这时才知扶摇子修行精深,难怪师傅一再交待放其一条生路,当时渐行渐近至的妖人身前,见对方早已是汗出如浆,命在旦夕,心中不忍,和声道:“扶摇道人,闻家师有言,你也是千多年的修行,能至今日地步已是非同小可,只要你将我师叔祖一葫芦灵丹归还,我也就不再为难你,只将你放纵。如若不然,我佛门金刚掌力你已见识的厉害,任是你再百般支撑,今日也是难逃一死。”   不想她一句话落地,扶摇子尚未回答,却已先惹恼了一人,就听段惊霆大骂道:“放屁!你这贱人有本事就将我拍死!胡吹大气,哪个不会?”说完还未等黄蕴雅回答,便回首与扶摇子喝道:“老章鱼,你兄弟二人先将这手掌抬起一线,我自有办法对付这帮贱人!”谁想破风虎兄弟二人都是身有城府,闻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段惊霆趁机开溜,俱是不作一声。段惊霆见状鼻腔里重重一哼,深为二人不信任自己恼怒。   可未想正在为白猿调理肩伤的张入云听到了,心里思忖似有所悟,他当日从段惊霆手中夺了金精,纵是以力取胜,终有些欠疚,今有心相助其一臂之力,当时白臂就觉单臂一沉,主人已将童女交在自己怀中,再又眼前一亮,就见得张入云已是排身而目手托乾坤镯飞渡金掌下,一个奋力挺身正立于段惊霆身旁。   见来人是张入云,段惊霆鼻内生嗤,果然矮身低首让得身去,倒身退向破风虎一旁,探手便将妖人腋下玉葫芦摘下,正在众人见他背信弃义双目圆睁之际,万不料少年惊笑一声,挥掌便拍去了葫芦嘴,再一抑脖,咚咚咚一阵海饮,就见得精光流溢,其中灵丹竟不知被他食了多少!到这时众妖人才知他存得是这般心思,虽说总好过弃了众人奔逃,但眼下就见他一人消受仙丹,仍是险些气炸了肺,好在段惊霆今次倒也顾着信义,一时间就那一葫芦灵丹腹了尽有一半,便止了手,再又探手将其放回破风虎怀中,并不再多占。   一旁黄蕴雅不意段惊霆竟生的这般歹行止,心痛一半灵药失去,再不怜息,一声娇叱,单掌向下一压,陡然间空中风云惊变,巨大无比的佛掌又向压下。此一回上力道大不比先时,将个本已胸腔透不过气的张入云,一个颤抖,当时闭过气,胸中郁闷,喉头一阵甜腻,扑的一声便是一腔血水涌了出来,旋即头晕目眩,周身瘫软,仿佛于瞬间骨断筋折,再无一些力气。而身后二妖人连同段惊霆于同一刻内也是不能支撑,当中破风虎本领较弱些,两声脆响过后,双肘已被生生压碎,就是新近才服了灵药的段惊霆也是玉面挣的血一样,不过片刻也是被压做内伤,口中鲜血狂涌而出。   白猿久闻佛法无边,不意居然有这般神威,纵是尽集四大高手也耐不住黄蕴雅这一双佛手,眼见主人危急,命在旦夕,自己不能不顾,一声猿啸也待逞动法力相助,不料却将怀中幼女惊醒,当时哭泣顶上朱角宝光再生,冉冉游动,竟让佛掌抬起一线,可黄蕴雅金刚掌力不比舍身珠呆滞,当时感应复又加力,立时便将幼女挣闭过气去,待黄二娘子发觉与自己相抗的不过是一五六岁的幼童这才惊觉后悔,重又收一分金刚巨力。   只是如此之下张入云四众也还是不奈佛门法力,正在众人生死一线之间,忽见得远方天空一点玉光惊显,转眼便是一根玉柱指在金刚掌下,将佛掌托起三分,解了众人性命之忧,只是那指力有限,并不能放得四人脱身而去。而待黄氏三女周游四野想瞧明白是谁有这般大法力能从自己手下救得四人时,就见远处一抹黄云翻滚,显出一位道装仙子手点玉指,幻化为玉柱相助众人。三女见的对方气象,知来的是前辈高人,正待恭身遁礼,不想对方已然开口道:“贫道沙硫岛隐居修士,今斗胆请教三位仙子放的这四人一条生路,只是素昧平生便开口相请,好让贫道惭愧!”   三女眼观其气象,只来人是非常辈,可为不识其人根底,当时也不知该如何就对,正在三女作难时分,又见南方天空飞来一道金线,转眼便是渡至身前,见眼前危急,忙也放起金光,将佛掌托起一线,再显了身,却是三女旧识好友峨嵋二代弟子黎姝凰,大喜之下忙上前请教。谁想对面佳人却面绽芙蓉轻笑道:“三位姐姐有礼!此间事外子已然尽知,浮心岛今日升光虽然出的这许多意外,但好在定海神珠已被黄大姐姐得了,这四人中虽多有些歹性,但算来也与这浮心岛藏不是没有机缘,今即被他得了,以外子之见也就罢了,免得日后节外生枝,徒留后患无穷!”说话间又笑对张入云道:“当然,也不尽都是歹人,只是有些坏性情徒作无谓烦恼罢了!”张入云闻声,只对方是在说自己,当下一声苦笑却也不作就对。   黄氏三女中除二娘子黄蕴雅闻言不语,其余二姐妹都不愿师祖遗宝被他人夺去,尤其段惊霆性歹,上手便将一葫芦灵丹如王八食大麦一般断送这许多,心中不忿,还有心讨教。幸在这时,黎姝凰自怀内取出三样宝光冲天的法器付于三女道:“此是方才浮心岛洞府塌陷走了的几样宝物,妹子为追它,花费了不少功夫,不让怕是早到了!”   而一旁方仙子此刻也自腰囊内取出两柄仙剑送于三女道:“这是贫道于先时收留的,今物归原主,正是应当!”黄氏三女见她这般厚道,也不知如何是好,只黎姝凰知她是紫云宫旧主,昔日独霸一方,道法精湛,受领一方煞是威风,便是自己也得尊一声前辈,当下连使眼色,大姐黄蕴洁这才从其手中拜领了仙剑。见事已如此,黄蕴雅也再不能推辞,金光掩落,瞬时便将金刚掌力收了。就见得其掌下四人如同被抽了筋髓一般,登时纷纷跌坐于云头,只张入云好些,及时为白猿相扶,倒不曾太过尴尬。   只是自己受了人好处,不得不起身相谢,方仙子温和善雅倒没什么,待请教起黎姝凰时却有些不心甘情愿,见装仙子笑道:“我知道你很不甘心,这件事本和你无关,若不是你为人心善也不得趟此浑水,依我还是免了吧!”   谁知少年人化了愁眉反笑道:“一码归一码,仙子能施恩,小子便不应该相谢吗?”说话间仍是一揖到底。   ※※※   黎仙子倒是知他为人,见状将身一侧只受了他半礼,独黄蕴巧年少年修行浅些,见浮心岛宝藏自己一面只得了其中一半不到,心私偏窄仍旧不忿道:“有黎姐姐主持公道,小妹也没有话说,只是这般班人很是可恶,为盗宝藏不只和我众姐妹大打出手,还伤了凤元,纵是今番让这几人得了宝物,死罪可免活罪却是难饶!”   黄氏姐妹中,以蕴巧一人是为大姐二姐先入玄门后,多番提携才得今日造化,三人中也是她经难最少,知识也浅,当时开口只对着黎姝凰一人,并未将另一边方仙子放在眼里。见此黎姝凰心上暗暗摇头,但口中还是安慰道:“辟魔岛一从损伤大半,便是二首领也得重伤,以妹子来看还是算了吧!至于这位……”说话间,仙子又指着正坐地一旁,面泛痛苦的段惊霆笑道:“呵呵,参漏大师一炉金丹何等珍贵!你这孩子顷刻间硬生生吃了半葫芦二十余粒丹药,便是大罗金仙恐也挡不住这药力,何况其中不只一味,内有水火相生相克四五种妙药,你又不是孙猴儿,如今在你腹中绞作一处,还不知能不能被你熔炼消受。就这般活罪,以我看,也足够你受得了!”   “哪,哪还有他呢?这小贼最是可恶,前番偷袭我物蝗不只毁了我定心镯,且还讥损过我,方才姐妹们争斗只作自己壁上观,看似大方,却命手下臭猴子连得我师祖两般宝贝,尤其摩合四星轮也被这白猿盗走了,真气死我了!”黄蕴巧心中激奋手指着张入云主仆怒声道。   “这!”黎姝凰皱了眉道:“这后生是无双妹妹的记名弟子,三妹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且饶了他这遭,至于定心镯一事便交在我身上,只要旧物还在,妹子倒能保证完璧奉还,且再过半年便是极地子午线磁光百年消减的时候,至时我且带了妹子远赴海外一行,众位师兄都已堪得大道,好些昔日异宝也不得运用,想来定有收获的!”   黄蕴巧知黎姝凰指的是峨嵋门下二代长门弟子,均是超渡世外金仙一般人物,仍有一件当年随身法宝都是威力极大,且均是几世修行法宝众多,这一去定得满载而归,当时大喜,只笑着央告道:“这可是黎姐姐你说的,半年后你不来找我,我便到南海栖凤岛先去找你!”黎姝凰即开了口自然不能不算,当时笑着点首,而一旁其两姐姐见小妹这般以宝物为重,不由连番摇首,可到底黎姝凰一片盛情,心中仍是极感激的。   张入云于众人中最不愿得的便是承黎姝凰的情,自有些烦恼,一脸的不得意,为黎仙子看出,当时笑道:“你这北海一行也闯荡的够久了,尚幸安然无恙还得了些益处,今后还是谨慎些为好,日后再有见了前辈仙人可得要礼貌周全些才是。”因见对方不乐,却怕张入云误会刚才口中说的前辈仙人指的是自己,再又道:“我知道你没想将我当你长辈,但不惹尘俗烦恼也是我修道人家要领!”   黄氏姐妹听得张入云为峨嵋门下子弟却不将黎姝凰作长辈,此是修行者大忌,当时便都将柳眉坚起,不想半日不作声的少年人此刻却开了口道:“弟子不敢!若论修行一途以弟子来看,也是路途久远,今见众仙家长辈也是难逃贪心痴念,弟子无德更是于此中深坠了。可是佛门大法力,今日倒叫入云长了见识,异日有缘定当再相领教!”   众仙子见他张狂,黄蕴巧第一个面红气堵喝骂道:“小小的后辈好毒的一张口,你即是这般看的开,且将四星轮和扶琼梳还来,至于我二姐金刚掌力,只领了你回微海寺有的你尝的!”   可张入云闻言倒先笑了,只道:“这怕不能够,虽说此宝我并不放在眼中,但若要我交还,还得凭你黄三娘的本事,我本领虽还浅薄,但还没蠢笨到见了些高人便束手待毙的地步!”   “你!”黄蕴巧见对方出言顶撞,俏面立时挣的通红。黄二娘子见状,不愿为一后进伤了峨嵋青城两家和气,当时上前一步劝道:“好了!好了!此一事已有黎姐姐说和,你这丫头还多说些什么!”说完又掉头与张入云道:“你这后生,我知你已立了道基,一身本领也确有些可观,但若论修行到底还差的我众人甚远,你若真志向远大,日后有暇只管来请教,我三妹心窄,你与她斗口也是无益,今事已揭过,还是早早离去,免留是非,我丹阳岛到底不甚欢迎你!”   见黄蕴雅口快心直,张入云忙告身道:“仙长有命,但能不辞!”当时便吩咐白猿将段惊霆提起负在身后,又将其怀里幼女接过,再做了个罗圈揖,最后于方仙子面前镇重道礼,欲待起身,却为仙子劝住,当时问张入云道:“公子要带了这麒麟儿回山吗?”   张入云闻言心中一动,忙回道:“弟子不才,确有此意!以前辈看来可妥当吗?”   方仙子笑道:“也不怎么不妥当,只是你观中如今云龙齐聚多了这玉麒麟只怕逾加的热闹,我见公子也是个心有慈悲,不原多作杀伐的,不如且将这孩子舍了我,与我做个徒弟吧!”   张入云闻言见自己所料不错,当时交过,言道:“若能留在仙子脚下,自是这孩子的福气!”   哪知方仙子道:“呵呵,这也难说,只怕也是我的福气呢!”遂又与少年人道:“这孩子与公子有些缘分,异日待她长大些,或可相助公子效些微劳,到时还望公子帮扶才好!”   张入云闻言不置可否,但眼看仙子和眉善目,知不是坏事,赶忙连声称是,众人中又是黎姝凰与黄蕴雅晓得玉麒麟乃是佛门座下圣兽,难怪先时可与金刚掌力相抗一时,见方仙子一举收了做徒儿,不由也是一番惊叹。   值此张入云见北海一行也是闹的不成样子,即时振身便是排云飞渡,行前遥对黎姝凰躬身施礼,为佳人觑见,知他少年人性高但却又能落下架子,不由摇首微笑一阵叹息,知觉对方也是一人物日后必成大器,可为此心中烦恼却又添了一层。   白猿还是初次遇上段惊霆,今见主人无故将陌生人命自己负了,好些意外,又为自己凭空得了两样奇宝,好生喜悦,虽连番强忍,仍就遮掩不住一双笑脸,被张入云看见,只连价的叹气。后终忍不住开口相问其中缘故,却得主人开口道:“你我一路南飞,但寻得见一处有水草的荒岛便将这人留在岛上,我这位故人心高气傲的紧,若携了他回观,却比杀了他还要令他难堪!”遂又回首笑与段惊霆道:“段兄!小弟猜得可对?”可此刻的冷面少年,早已是一头的冷汗,脸上阵青阵紫,腹中丹气雷火早已是炸作了一团,就连吞吐间的气息也是寒热不均,把个老猿看的好生惊诧。   三人直飞出数万里路程过得极圈后才寻得一妥当孤岛,超尘本待尊主人命将段惊霆放置在岛屿上,可见背上少年此时精神逾法萎顿,耳畔不时传来骨节吱吱作响的声音,此时对方正与腹中丹火苦苦熬炼,若生差池随时都有裂体丧生危险。见对方危难,老猿不由开口请教主人将其弃之于海岛不顾是非妥当。未想张入云却开口笑道:“不妨事!你若是将他带回山中尽心服侍才是在折辱他,只管将他丢在岛子上,其余的且看他自己造化吧!”超尘得令忙沉了云头落身,只是害怕段惊霆一对鹰眼怒睁自己,不敢与其神目相接,一待将他放在安稳地界,便一个恭身重又与主人合路往二云观去了。   不过一日后两人便回返得二云观前,算度时日红莲宝甲重生还当有六七日光景,自己二人回观,正在得力当时。可不想才行的观前二三百里,便远远望见赤光冲天,张入云害怕山上起了大火,忙不辞辛苦赶至,却见非是起了火,而是二云观丹室上空升起燎天也似的红霞,一班哀劳鸦正集群在空中飞腾,其中龙牙正领了另两只赤羽成三队在空中巡伺,往往爪牙闪落处都是擒起可样不寻常的异兽。   张入云于法术不识周详,但也知观内出了状况,回首相询超尘,反得白猿答道:“回禀主人!瞧此气像倒象是老主人升坛炼丹为群妖环伺的意思,只是浮云主子有清净台护法,不该这般样势将宝光泄漏啊!”少年人闻言微一寻思,倒有些分晓,当下不作一言只率了白猿先与观内落下,只问明白了详细再说。   果然待二人落了身,见观中正堂内恰有三娘子与法坛上做阵,见了他二人回来,先是松了一口气,又再笑道:“你这二观主快进去看看吧!你那位兄长自不量力出了丑,这几日可没少受艳娘子喝骂呢?”张入云见与自己意料不差,摇首苦笑,只抱拳道:“多谢三娘周全义助,入云日后定相报答!”三娘子闻言轻笑道:“不由你再多谢了!你兄长已答应那一炉子丹药事成后分我一半,等你报答,可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呢!”   张入云得此言不禁笑道:“还是三娘办事稳重,如此倒是入云多虑了!”被对方讥损,三娘子不由的脸上一红,遂啐了一口又道:“就你这张嘴刁毒,与我在这里争什么闲气,还是进去照顾一下你的佳人和兄长吧!你若再迟几日回来,怕是那浮云子老道比你身旁猴子还要精瘦了呢!”至此张入云再不敢耽搁,赶忙跨步入院。   此时早有众女弟子在内庭中相迎,一个个俱是萎顿不堪,精神气短,除阿蛮一人双目圆睁立在庭院中粗粗画就的法阵内一身气概,可好笑的是身上正穿了浮云子祖上三宝,不伦不类很是滑稽。   ※※※   再看众女弟子中并不见祝玉柔与灵龙女,张入云心上烦恼不免又多了一层,惜霞见师叔回观,秀目放光如得了救星一般,也不顾身上疲乏忙上前进身拜见,又为长辈询问,便将其中仔细禀报。   原来自张入云走后,观中祥和,红莲宝甲一事也进行的甚为稳当,眼见时辰要满,浮云子不免有些将累日打熬的精神放落一些。谁想到得十日前,混光鼎炉火忽得纯青,当日异光惊显将个玉泉山山腹都映得青了,众人见了大喜,都道红莲宝甲必能提前得圆满,可浮云子却为炉火难得,有意趁余火将丹药先期熬炼尽量多得些药力,许是当日好多顺心顺&#x《系统有问题可以吗》《重生洪荒当人祖》《冰雪奇缘之无尽冒险》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足球牌子排名》。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18949_454153.html
足球牌子排名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