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聚游游戏平台 目录共3132章

首页

聚游游戏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7146章 醒来后

聚游游戏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x51f0;神兽急忙倒飞而回躲避,巩若情也一闪而出。   轰轰轰轰……!!!!   水火不融,两个相对的属性冲击在一起的力量足以毁灭一切!   金茫四射,绿茫乱扫,凤凰神兽惨叫一声被震向远方,全身金茫闪烁不停;巩若情连喷几口鲜血同样被震向远方。远处的陈相依、许月和笑风声也受到了牵连,三人同样喷出一口鲜血被震飞出去。   轰鸣不断,能量四溢,无尽房屋被摧毁,无尽树林化为灰烬,无尽湖泊湖水沸腾。大地龟裂,无数地火炎浆冲向高天。笑风声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方圆数里内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一片火海……   陈相依和许月大惊的冲进了火海之中,因为巩若情没有冲出来,被无尽的能量掩盖了。陈相依四处飞舞大喊着:“妹妹!妹妹你在哪里!”   许月四处观望着大声到:“姐姐!姐姐你在哪里!你没有事情吧!”   笑风声也急忙冲进了火海中寻找。   真火经过碧海的冲击已经没有多大的威力了,不过依旧很厉害,三人焦急的寻找着。   一道绿茫一闪而过,冲出了火海,陈相依拉住许月急忙飞出了火海,笑风声一闪之下也冲了出来。   绿茫化作巩若情的样子飘在半空,巩若情身受重伤,全身的仙衣多处破损,嘴角挂着两道血迹。   陈相依和许月飞到巩若情的面前担心的问到:“妹妹你没事吧?”   笑风声也急忙飞了过来,但是却被许月一脚揣开了,因为巩若情身上的仙衣多处受损,已经露出了婴儿般的白净皮肤。   许月拿出一件衣服披在了巩若情的身上,巩若情微笑一声倒在了陈相依怀中。   陈相依紧忙将元气输入到巩若情体内替她疗伤,巩若情受伤极重,她的古仙精元受到了损伤,很难医治。   凤凰神兽也受到了毁灭力量的打击,身受重伤,金色的光茫中一道血痕淡淡相映。凤凰神兽愤怒的看着陈相依四人,瞬间化出了原形,数十丈长的身形巨大无比。   笑风声愣愣的看着凤凰说到:“我们还是走吧,它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更何况若情现在受了重伤,也需要时间疗养。”   陈相依看着远处的金色凤凰说到:“我们跑的了吗?你们先走吧,我来托住它。”   陈相依将巩若情交到了许月的怀中,右臂伸展,花惜古剑出现在手中,红色的光茫淡而无光。   陈相依握紧古剑一闪之下冲向凤凰神兽而去,凤凰神兽低鸣一声扑向陈相依。   笑风声震惊的看着陈相依,此时一人去对抗神兽无非等于自杀,许月将巩若情交到了笑风声的怀中,召出紫阳古剑也冲了上去。   笑风声呆住了,看着二女远去的身影,他感动不已,虽然也想冲上去大战一场,但是巩若情现在昏迷需要有人照顾,笑风声犹豫不绝。   陈相依化身古仙,握紧古剑盘旋冲天,一股红色风暴直上云天,一片红云从天而降压向凤凰,凤凰扑打着双翅,一股急速旋转的金色龙卷风冲上而去。   金色龙卷风穿透了红云,红云被带动着不断翻滚。   陈相依人剑合一冲进了红云之内,身后的许月左手掐诀右剑击天:“紫阳剑诀!”   一柄巨大的紫色剑气冲上苍天,剑气一化三,三化五,五化七冲向龙卷风而去。   轰轰轰……   七声连响后,龙卷风剧震几下消失不见,红色云朵迅速压向凤凰神兽。   凤凰神兽全身金茫大盛,化作一个金色光波冲进了红云之内,顿时轰鸣不断,红云翻滚。   一声惨鸣传出,凤凰神兽冲出了红云,背上插着一柄红色的飞剑,正是花惜古剑。   许月抓住机会人剑合一,紫阳古剑呼啸一声冲上前去。古剑散发着紫色的光茫,紫色剑气不断幻化攻向凤凰神兽。   凤凰神兽吃痛,花惜古剑紧紧的插在它的背上,丝丝的红色元气被注入到它的体内。   内有陈相依的元气,外有许月的剑气,凤凰神兽似乎在劫难逃了。   突然金色凤凰仰天长鸣,全身散发出剧烈的红色光茫,体内的红色元气瞬间被消灭,花惜古剑震动一下被逼出,一道血柱喷泉般从凤凰神兽背后喷出。   紫色剑气瞬间临身,凤凰神兽急速的扑打双翅,紫色剑气全部被震散,但是紫阳古剑一闪之下从凤凰神兽的腹部穿过。   凤凰神兽惨鸣一声化作金茫逃去,紫阳古剑、花惜古剑迅速追去。凤凰神兽反翅排向后方,两道真火冲向二古剑,二古剑急速旋转,瞬间击穿真火,一前一后迅速追上了凤凰神兽。   轰轰!   两声巨响传来,凤凰神兽的双翼被斩断,鲜血染红了金色的羽毛。   笑风声吃惊的望着天边的二古剑,他被二女的实力震住,二位古仙竟然可以对抗一只六道轮守护神兽。虽然神兽提前受伤,但是实力依旧不可忽视,更何况它已化出真身,实力更是强横。   断翅的凤凰神兽哀鸣一声自断尾翼,两条尾翼迅速缠住了两柄古剑,古剑闪烁着光茫挣扎,尾翼寸寸断裂,凤凰神兽抓住机会逃向了远方。   花惜古剑、紫阳古剑光茫一闪挣脱了金色尾翼的纠缠,金色尾翼缓缓飘落。   两道光茫滑过剑身,陈相依和许月的身形展现出来,二女嘴角皆带着一道鲜血。 第50章 相聚绝剑谷   陈相依和许月击退了凤凰神兽,虽然二女也受了点伤,但是没有大碍,不过巩若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巩若情依旧昏迷不醒,笑风声也呆呆的望着陈相依和许月二人。   陈相依从笑风声怀中接过了巩若情,许月问到:“姐姐,若情姐姐的伤怎么样了?”   陈相依抱着巩若情,抚摸着她的后背说到:“若情妹妹古仙精元受到了剧震而损伤,很难医治。”   许月担心道:“这可怎么办?”   笑风声轻咳一声小声问到:“我能说句话吗?”   陈相依皱着眉头说到:“我们不让你说话了吗?”   笑风声顿时尴尬不已,二女的确没有说过不让他说话,但是他却还记得刚才被许月一脚踹开的事情,加上现在看到二女的超强实力,他可不敢惹二女不高兴。   笑风声挠头说到:“我记得你们说过,你们几人的古仙之境是通过林枫体内的古神精元而成,所以你们几人体内都有和林枫相同的精元。”陈相依和许月点点头。   笑风声接着说到:“若情精元受到了损伤,如果治疗将会需要很多时间,而且她很有可能会因此而退出古仙之境。”陈相依和许月依旧点点头,这些事情二女都知道。   笑风声被负着单手,一手轻摇绿色山水扇说到:“如果能够找到林枫,让他再次将他的精元注入到若情体内,我们再合力帮她镇压体内的真气,等到两个精元结合后,若情的伤势就可以恢复了。而且体内的精元有了两股,她的实力就会更加强大。”陈相依恍然大悟,梦蝶不就是这样才进入的古仙吗?   陈相依开心的笑了起来,笑风声的话不错,只要找到林枫,巩若情的伤势就可以恢复了。许月也开心不已,二女立刻将元气注入到巩若情体内帮她镇压住了伤势的恶化,四人即刻赶往坤域通道而去。   绝剑谷内,林枫静静的坐在湖水边望着湖水发呆。   天舞和梦蝶慢慢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弟,你怎么了?”   林枫叹了口气说到:“已经几个月了,也不知相依姐她们怎么样了。”   天舞坐到林枫的身边说到:“三位妹妹都是古仙,现在魔兵也已经退走了,还有什么能够伤害到她们呢?”   梦蝶站在林枫的身后说到:“金仙在修真界是绝世的高手,没有人能够伤的了她们,更何况是姐姐和两位妹妹三人。”   林枫笑了一下抬起手拉住了梦蝶,梦蝶顺势坐到了林枫的一旁。林枫望着湖中的鱼儿说到:“八域又要有灾难降临了。”   天舞和梦蝶吃惊的说到:“你怎么知道?”   林枫苦笑一声说到:“魔身能够让我们安生吗?”   天舞低头沉思着,好久后才说到:“我们为什么要对抗魔身呢?他并没有危害修真界,以前修真界不也是很平静吗?”   林枫也瞬间想到了这些,正要说话,背后传出了声音:“不。”方雪慧踏步走出了山洞。   林枫三人转头问到:“什么意思?”   方雪慧站在三人身后说到:“知道为什么古神之前会绝迹,而后没有过真仙之上的修真者产生吗?”   林枫三人一愣,互看一眼摇头看着方雪慧。方雪慧叹了口气说到:“六道轮掌握着生死轮回,本来是靠着天地力量而转动,可是被魔身霸占后都变了。”   林枫问到:“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雪慧长叹一口气坐到了梦蝶旁边:“魔身想要依靠六道轮统治整个修真界,通过六道轮来突破天人境界。”   林枫吃了一惊:“天人之上竟然还有境界!”   方雪慧笑了一下说到:“天人已经是最高的境界了,怎么还能突破呢?”   林枫呼了一口气说到:“那他霸占着六道轮干什么?难道他要毁掉修真界吗?”   方雪慧摇头说到:“当年八神大战魔身,虽然八神陨落了,但是魔身也受了重伤,他依靠六道轮封印了八神,从而产生了八域。”   方雪慧低头流下了一颗泪水接着说到:“封印八神魔身付出了很多,已经到了散元的边缘,但是他却通过六道轮活了下来。”   林枫似乎想到了什么,问到:“六道轮掌握着天地法则,掌握着所有人的生命。姐,你是说……”林枫不敢再说了。   方雪慧点头说到:“他通过吸食修真者和凡人的生命而生存。”   林枫大吃一惊,天舞和梦蝶也被吓住了,有谁能够想到,身为天人的魔身竟然要靠着吸食别人的生命而活着。   方雪慧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后来我看望大哥时发现了这些,带着众多真仙之上的修真者前去灭杀魔身,但是魔身却依靠六道轮幻化出了血魔神和数十万的魔兵。最终的一场激战后,所有修真者死在了天界,他们的精元和灵魂被魔身打入了六道轮,而后全部被魔身吸收了。从那以后魔身更改了天地法则,修真者可以长生,却止步真仙。既不能对抗他,又有足够的生命力量可以供他生存,修真界已经不是修真者的天地,而是魔身圈养的食物。”   林枫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这太可怕了!   方雪慧看着林枫说到:“六道轮乃天地至宝,不是魔身可以控制的,他只不过是依靠六道轮,并不能完全的控制,否则我们早已死掉了。”   林枫担心的问到:“真仙前辈最终的结果会是被魔身吃掉?”   方雪慧摇头又点头,林枫皱着眉头说到:“姐,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方雪慧点头说到:“每隔一千年会有一次灾难发生,到时会死掉很多的修真者,死掉的修真者会被魔身打入六道轮供他吸收,而后百年轮回后修真者再次增多,就这样反复着。”   林枫攥紧了拳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看来反抗是我们唯一的结果,否则整个修真界最终难免覆灭,到时所有的凡人就该遭殃了。”   方雪慧三女点了点头。林枫看着方雪慧问到:“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方雪慧说到:“八位哥哥创造了绝剑谷就是为了对抗魔身,我想古神的传人应该不止你一人,恐怕八域内各有一名古神的传人。寻找到所有的传人,带着七古剑杀上天界!”   林枫低头沉思片刻说到:“其他的几位传人身在何方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找?”   方雪慧无奈的说到:“没有办法,只能慢慢的寻找了。”   林枫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坏笑着说到:“姐,放心吧,我有办法可以找到他们。”   方雪慧疑惑的问到:“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说出来听听嘛。”   林枫坏笑道:“保密保密,等找到了相依姐她们我们就动身寻找其他的传人。”   方雪慧苦笑一声摇头道:“好吧,就信你一次,这次听你的!”   林枫委屈的大叫起来:“这么说之前你从来没有信过我啊!”   方雪慧点点头,林枫顿时晕倒,三女大笑起来。   又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林枫在方雪慧的指导下以自己的鲜血为引重新修复了灵光古剑,重生的古剑威力更盛从前。   灵光剑灵开心的进入了剑体中,古剑围着林枫旋转着,欢快的剑鸣回响在绝剑谷内,四柄古剑相互追逐着打闹,似乎是庆祝灵光的重生。   乾域通道外,陈相依、许月和笑风声踏步而出,巩若情静静的扑在陈相依怀中。三人立刻起身飞向绝剑谷。绝剑谷林枫体内,花惜剑灵、碧水剑灵、紫阳剑灵震动不已,它们已经感受到了三女的气息。林枫感觉到了三剑灵的震动,明白了陈相依三人正在返回的途中,开心的笑了。   三天后,陈相依四人终于回到了绝剑谷,剑灵欢快的冲进各自本体,围在陈相依四人身边不停环绕着。林枫带着天舞、梦蝶和方雪慧来到了陈相依四人面前,绝剑谷七剑重聚!   通过陈相依的解说,林枫得知了三女在坤域的遭遇,也得知了古神笑风声的身份,最终巩若情在大家的帮助下平安恢复,她的实力进入了仙主领域。   绝剑谷的欢声笑语又开始了回荡,林枫和笑风声站在一旁开心的看着六女嘻戏,林枫体内雪儿也开心不已。八人决定前去七域对抗神兽,并且寻找剩下的六名古神传人,一段寻找之旅将要开始,一段反抗之路已经快走到了尽头! 第51章 神秘剑谷   七剑已经相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前往其他几域寻找古神传人,再就是消灭神兽灾难。   方雪慧带着林枫六人进入了山洞,笑风声一人在平台之上修炼,七剑静静飘浮着。   山洞内,林枫六人并排而立,方雪慧站在六人的面前说到:“七剑同心,故而七剑合一就成诛仙。我们七人各握一剑,所以我们也要齐心携力!”   六人点点头,林枫说到:“姐,你说我们下一步去哪?”   方雪慧说到:“凤凰神兽已经受伤,此时最为虚弱,我们先去坤域铲除掉凤凰神兽!”   林枫说到:“不先去坎域吗?方家可是在那里啊!”   方雪慧摇头说到:“先去坤域,托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是不利。”林枫点了点头。   方雪慧接着说到:“我们七人掌握着七剑,这几天我教你们一些阵法,对付如血魔神那样的魔神时用得到。”   方雪慧坐了下来,林枫六人也坐到了她的面前,方雪慧开始了教导六人。   三天后,林枫七人共同走出了山洞,笑风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七人。   方雪慧说到:“大家做好准备,明天前往坤域。”众人点点头。   夜晚很平静,林枫八人盘膝在平台之上。   林枫慢慢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扫了六女一眼走到了七剑之前。   体内传出了雪儿的声音:“你怎么了?”   林枫微笑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看一下古剑。”   “呵呵。”雪儿笑到:“古剑你不是天天都看得到吗?”   “嗯”,林枫点头说到:“的确天天见,但是我觉得古剑应该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被我们发现。七古剑难道就真的仅仅是结合后成为诛仙吗?”   经过和血魔神的战斗后,林枫已经明白了古剑不仅是合成诛仙。因为破神魔剑和诛仙神剑不分上下,可能还要比诛仙神剑强上一点。   古神耗尽心血和生命炼制的神器还比不上破神魔剑,这似乎不大可能。林枫觉得古剑之中还有秘密,所以才想要看看古剑。   七柄古剑依旧像往常一样静静的飘浮在那里,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   林枫叹了口气握住灵光古剑,古剑散发着淡淡的暗金色光茫,在林枫的手中轻轻晃动着。   雪儿说到:“古剑的秘密肯定有很多,我们发现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古神是不会以牺牲自己的代价来炼制七柄只有剑灵的古剑,恐怕别有深意吧。”   雪儿说的林枫也想到了,只不过古剑的秘密他依旧没有发现,所以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第二天,八人起身飞往通道而去,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离开后,绝剑谷外一只长着翅膀的兽人也迅速离开了。   绿阴沼泽内,戾兽负手站立,身后是密密麻麻的妖兽。十万妖兽整齐的排列着,这是戾兽建立起来的妖兽大军!一只长有翅膀的兽人落到了戾兽的面前:“绝剑谷七人和一名青年男子已经离开了绝剑谷。”   戾兽冷笑到:“好,所有人前往绝剑谷!”   十万妖兽浩浩荡荡,戾兽飞在妖兽大军的前列。   一天后,绝剑谷外,妖兽大军包围了整座绝剑谷,戾兽冷默的望着绝剑谷:“哼,绝剑谷,今天就要彻底覆灭你!”   说着戾兽把手一挥,三千名妖兽立刻冲向谷道而去。   戾兽负手站在绝剑谷的石碑处,大笑的看着“绝剑谷”三个大字。突然一掌拍下,石碑瞬间碎裂,小石块滚落了一地。   剑光闪烁,呼啸缠绵。   绝剑谷内剑光不断,戾兽大吃一惊,谨慎扫向四周。   “莫非林枫几人还在绝剑谷?这是一个圈套?”戾兽冷声到。   无尽的桃花漫天飞扬,绝剑谷外的妖兽大军谨慎地盯着绝剑谷。谷内剑光依旧不断,戾兽也。62;引发仙居防御阵法自动启动。   客寓仙居的防御系统是一套环环相扣的联动体系,牵一发则几乎牵动全身,他炼器的这间丹器房内也有自保类的联动阵法,仙阵一发动,室内的气息就被阵法控制起来,好象往一潭静水里投进了一颗石子,波及到陶勋心神一颤,手中仙灵力几乎失控,好在他反应够快才没有真的出岔子。   很快丹器室门口微闪,丁柔闯进来。   她兴奋地道:“亭渊,你感应到没有,这是宝光射斗,半年内岳麓山必会有了不得的神兵天器出世。”   陶勋先将引火的法诀施展完,这才一边打出灵诀平息仙居的护府仙阵的动作,一边讶异地道:“神兵天器出世,你肯定吗?”   “肯定没错。神兵天器即将出世,宝光外泄,上射牛斗之墟。我刚刚感应到宝光外溢,立即观察苍穹宝镜,见宝光自山麓深处地底射出,直冲牛斗,牛斗之间金光大现,客星出,直指轸宿畔之长沙星,这是宝物即将在此出世的征兆。”   陶勋还有点不敢相信:“会不会出错了,象上次兖州魔劫,整个修仙界初时几乎都认定是宝物出世啊。”   丁柔被他说得有点动摇,便道:“我看应该没错。此地有宝光射斗,仙云宫应当也已经知道了,我先去信问问师父,看她老人家怎么说。反正不论真假,刚才的动静必然使天下轰动,咱们的潭州府岳麓山很快便会热闹起来。”   “嗯,你先同仙云宫联系。我抓紧时间将仙器和丹药炼制完,岳麓山肯定会热闹起来,四方鱼龙混杂,怕是要闹得乌烟瘴气的,你约束好官觳和姎儿在府中潜心修炼不要跑出去。岳城那边你也要通知一声,让他们早做准备。”   所谓神兵天器并非真的指来自天界的仙器,在漫长的岁月里,总会有些不世出的修仙高人炼制出强绝无比的仙器,在其身后因种种缘故仙器湮没不闻,隐藏于凡间某个隐秘的地方不断吸取天地精华自身孕育进化,仙者修炼天道功德圆满便会飞升天界,隐世的仙器同样也会在时机到来时离开隐藏的地冲击天界,一旦成功便进入天界进化为天器,如果失败就化为凡铁彻底湮灭。   隐世仙器再度现世冲击天界的时候也是它最脆弱的时候,极易被凡界的修仙者收伏、炼化,如果出现这种情形它也便失去了飞升的可能性,虽然达不到天器的等级,在凡界绝对是远超上品的超等仙器,倚之雄霸一方不在话下。因为这种出世的神兵天器是无主之物,谁能得到要看缘分,实力强大的一方不一定能稳稳得到,实力弱小的一方也不一定就没有得到的机会,所以每逢出现神兵天器出世的时候,总会引来天下群英前往争夺。   神兵天器出世之前半年内,在它藏身的地方一大片区域内将有种种异象出现,不过在它出世之前凡界的仙术几乎不可能找到它的确切藏身踪迹,只能等到它现世冲击天界的那一刻才能出手。   宝光现世的事仅仅在当时让陶勋关注了下,之后他便抛诸脑后,仍旧专心炼他的仙器。过了几天,丁柔得到来自峨嵋天机阁、百工堂的信柬,确认岳麓山的确是即将出世神兵天器。   丁柔收信后便再次到丹器室找到丈夫商议。   “亭渊,师父和绿师伯的信里皆肯定这次确是神兵天器出世无疑,范围就在岳麓山方圆三面里内。你不是曾说《天册》里的仙术皆可运用自如了么,我记得《天册》里记载有仙识之术,比凡界神识强大万倍,你何不用此术将岳麓山方圆三百里的范围仔细搜搜,未始没有找到神兵天器藏身之所的机会。”   “柔柔,你知道这次我为何只炼制上品中阶顶级以内的仙器么?”   “上品上等仙器出世必有天相出现,你不想惹起天下人瞩目。”   “所谓出世的神兵天器再好也不过是超品仙器,你看我们的分光宝剑、六合仙衣、绞云罗哪一件不是来着,就算我们能抢先一步拿到神兵天器也只是锦上添花,可是却要被天下人嫉妒,得不偿失。况且不是我夸口,只要我愿意,似分光宝那样准天器随时可以再炼几件出来,就算炼制真正的天器未始没有成功的机会。所以这一次还是让别人去争个头破血流便好。” 第五章 拍案而起   丁柔听完陶勋的解释后心中已被说服,却板着脸佯装薄怒地道:“大道理人人会讲,依我看你偷懒是真,以仙识之术搜索三百里范围颇耗精力和时间,你怕耽误你的炼器。哼,丢了冬瓜捡芝麻。”   陶勋嘻笑着应道:“娘子教训得对,我是丢了冬瓜捡芝麻。等我把芝麻捡完了,一定做几个大大的冬瓜奉在柔柔娘子面前赔罪。”   “呸,谁要你送冬瓜啦,我才不希罕呢。”丁柔娇笑答道,随即面露担忧之色:“宝光冲斗的当天便有修仙者出现在潭州府四处打探消息,按照仙道界历来的成例,不出一个月府城内外必定牛鬼蛇神云集,这儿才平静没几天又要被闹得乌烟瘴气。”   “确实可虑,修仙界正道的还好,毕竟有门规铁律约束着,邪道的妖人却暴戾凶残最爱惹事生非,不可不防。”   “岳城他们商议了几天还没拿个章程出来,你这边又要闭关炼器,我真担心蒯夫子、老孙头、道宗他们几个应付不过来。”   “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岳麓山是衡山尾麓,寿岳宗都不着急我们着急作甚。”陶勋先开了个玩笑,接着正色道:“我料寿岳宗必会出面维护地界秩序,峨嵋派的师长们也不会袖手,还有建光庙的九莲宗志开禅师、洪山寺的雷音阁德荣禅师和他们身后的宗门岂会任由屑小在鼻子底下逞凶。”   “宝物现世,利之所趋,大势之下纵十三大超等门派也难杜绝意外。”   “娘子所虑极是,前期有寿岳宗他们顶着或许不会出大乱子,但后期神兵天器出世的时刻就难说了。不若这样,遣野明住进枫林山庄,官觳和姎儿到岳城手下听用。我们俩封闭洞府,同时开启惥踿鼎和孜蕠鼎加速炼器,重要的步骤我来做,寻常的时候你照应,夫妻同心争取在两个月内将剩下的部分全部完成。”   正如陶勋夫妇所料,天下间修仙者的目光很快集中到潭州府岳麓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正邪两道的大小门派、散修等越来越多地涌入潭州府境,随着宝物出世的时间临近赶来的修仙者急剧增加。   在峨嵋派回信确认宝物出世的信息后不几天,从仙云山赶来的一行十人便住进知府衙门,此行由百工院绿眉真人领队,空林真人、空和真人等一等一的高手来了五位,剩下四位是清海、清实等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可谓阵容强大。   不光峨嵋派,这次修仙界十三大超等门派皆派来强大阵容,其余各大小门派都派出自己的骨干精英,散修们更是大批涌进岳麓山。天下群仙毕集,各有故交好友多年不见重又聚首的,也有宿世怨仇再度见面的,每次人员大集的时候总会上演无数恩怨情仇的大小戏码。   好在仙道界有仙道界的规矩,有十三大门派镇着,众仙初时倒也守规矩,行事尽管避开凡人,暂时没有闹出什么太麻烦的事端,潭州府的百姓大多也没有觉察到他们生活的城市周边有何异常,唯有陶勋的分身以及几个手下知情人每天提心吊胆,生恐横生变故发生不可收拾之事。   陶勋的分身除了不动声色地调集官府人手加大维持地方治安的力度,同时还严厉约束府内的门人、亲信守好府城即可,不得私下到岳麓山走动,只不过这道禁令对蒯、孙有约束力,却不拿官觳和田姎儿无可有奈何。   官觳严格意义上身份是客人,唯有陶勋能约束得住,田姎儿身兼峨嵋门徒和陶勋挂名弟子双重身份,看似双方谁都能管得住,实则陶勋的分身有心无力,陶勋本人忙于炼器,峨嵋派的长辈照顾陶勋的面子,双方对她反倒约束得松懈了。   官觳和田姎儿这对小情侣因为修仙的缘故心性仍如少年,前段时间被关在洞府里苦修日子过得好不艰难,闷也闷死,现在两边的师长都顾不上他们,二人就似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一般无法无天起来。   眼瞅着潭州城、岳麓山越来越热闹,闲不住的田姎儿终于瞅准机会随便找个借口扯上官觳溜进岳麓山玩耍。   两人进山纯粹为看热闹,见识一下天下仙修高手的风采。他俩的身上佩有陶勋给的欹碧簪,能掩盖去身上的仙道气息,别的修仙者以为他俩只是普通的凡间情侣自是不甚在意,交谈的时候也便没有在意,结果被两人偷听到许多秘闻。   他们听到些秘闻后兴趣高涨,渐渐偷听上瘾,他们身上还有寻仙石能发现大多数修仙者的形迹和修为层次,便专往修仙者多的地方钻,玩得不亦乐乎,就这么逛了一整天也没有人发现他俩不妥。   官觳玩上兴头,翌日一早叫上姎儿再进山游玩。   姎儿戳着他的脑门道:“你笨呀,宝光现世才不到一个月,进山的仙道才多少人呀,我们能有多大收获?反而被人看熟了相貌露出破绽。况且师门的长辈看得严,我们要是天天往山里跑,还不被他们发现禁足?”   官觳恍然大悟:“对啊,等上一二十天,来的人多了,我们再偷跑进山玩个痛快。这段时间我们要表现得安静一点,免得你的长辈们起疑。”   两个小情侣忽然老实地在府里呆了近一个月。   过了端午,云集到岳麓山的仙道人数至少达到三千以上,官、田二人估摸着时机应该差不多了,因为随着宝物出世日期的临近,岳麓山区域内聚集的高手会越来越多,形势亦会更加紧张起来,到那时混进山反而容易出事。   以岳麓山为中心三百里的范围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对凡人而言是片大得不得了的区域,对能飞善遁的仙道只能算巴掌大的地域。   涌进岳麓山区的三千多仙道哪个不曾怀着侥幸心理希望比别人先一步找到隐迹未出的宝物,每天都有数千人围着三百里的区域反复地搜索探查,有交情的人碰面打个招呼或者聚在一起聊天,有仇的碰面一言不合就能打起来,不过此时动手极有分寸,毕竟大家都是为夺宝而来,没必要在夺宝之前就打生打死。   官觳和田姎儿瞅准个机会再次偷偷溜出来,牵着手儿逛进山里。两人不是第一次进山游玩,沿着兰涧溪拾阶而上,到舍利塔旁说说悄悄话,在半山亭里嬉闹一番,郎情妾意让出没附近的仙道者会心一笑。   两人不知不觉逛到白鹤泉,这是靠近山顶的一眼清泉,其下方不远便是有名的麓山古寺,山居之人于其旁建庐烹茶招待游山的客人,生意甚是红火。两人每次都会此处打尖休息一会,这次也便拉着手走进去。   茶庐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多是道装、布衣之徒随意而坐,品着香茗小声地交谈着,看到他俩进来只随意地打量一眼就没再理会,自顾自地聊着天。   官觳同田姎儿分辨出那座中几桌十四个人都是修仙者,道行参差不齐,高者不过元婴初期,低者才灵寂中期,听他们聊的话题也是修仙界的闲闻逸事。两人在一处角落坐下,假作饮茶,尖起耳朵听着别人的话题。   过了一小会,茶庐外进来两个人,里面正在聊天的修仙者认识来人,纷纷扬手打招呼,邀来同桌。   那人热情地与靠近官、田一桌的人打招呼:“哈哈,李兄,王兄、赵兄、何兄,十年前衢州一别你们道行又有精进呀。”   李、王、赵、何四人早起身相迎:“张兄,看你意气风发,听说你在宗门内升得很快,是剑玄宗排名第一的青年才俊,来日飞黄腾达不在话下,我们四兄弟提前给你道喜了。”   “哈哈哈,四位兄长谬赞了,逍遥门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应当是小弟羡煞了你们才是。”   官觳用通灵玉坠悄悄地对田姎儿道:“呕,一批小角色也好意思这般互相捧臭脚,恶心人呐。”   田姎儿笑着回应:“支起耳朵听吧,别挑三拣四的。剑玄宗和逍遥门的小角色最爱传播小道消息,反倒是他们宗门成名的老家伙才无趣,一个个看似道貌岸然,实际上满肚子坏水横流,那才真的叫做恶心死人。”   这时剑玄宗的人已经和同庐的其他同道中人打过招呼。   逍遥门的赵姓男子主动问道:“张兄,贵宗这次来多少好手?”   “小弟是随紫微师伯和紫幑师伯还有三位师兄弟同行。”   “哎呀,双紫仙联袂而来,贵宗对宝物志在必得。”   “李兄,贵门不也是派来了五位长老带队么,比起来鄙宗可差远了。”   旁边一桌的人道:“张兄是谦虚,小弟从北边过来,路上碰到紫徽等两位真人也带着几位精兵强将往此而来。”   剑玄宗的另一人姓何,此人不露痕迹地将话题引开:“这次宝光射斗,势头超过近百年来历次宝物出世,出世的神兵天器必然威力无穷,大家不都是来碰碰运气么。”   逍遥门何姓之人道:“其实我们各个门派来的人不少,我还看到邪道大小门派的人,那些家伙邪里邪气、满身透着古怪的气息,靠近你便让你不舒服。真不知十二门派怎么想的,怎不将这些邪派的人驱逐出境。”   何姓之人神秘一笑:“嘿嘿,何兄这话算沾到点边了。”   其他的人听他话里有话,一齐凑近问道:“张兄有何内幕,快快说来。”   “呵呵,小弟首先声明啊,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说过的话你们左耳进、右耳出,千万不要当真,休要真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却将我推出去做替罪羊。”   茶庐里的仙道中人听到他的话越发觉得话中有深意,急催他快讲。   “岳麓山在潭州府近旁,你们知道潭州府知府是谁么?”   “一个凡人罢了,谁注意那么多。”   “一个凡人?”何姓之人嗤笑道:“他可不是凡人,你们知道在兖州魔劫上一举成名的孤云山原廷吗?潭州知府陶勋和他老婆就是原廷夫妇的分身转世。”   众人得他提醒一时惊诧,交头结耳纷纷议论起来。   “何兄这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好象听师门长辈说过这个消息。”   “咦,我记起来了,好象十年前突然现世并杀遍大江南北的魔女丁柔不就是一个姓陶的官员的妻子吗?难道就是这个陶勋?”   “那魔女可是自称是峨嵋派的弟子呀。哦,我明白了,他们是一伙的。”   “难怪峨嵋派的到这里来,别的地方不住偏住进知府衙门,还将潭州城划成禁区,不准我们随意进出。”   “峨嵋派当年极力否认丁魔女是他们的门人,可当年丁魔女为祸天下,却从来没有碰过峨嵋派的人,鬼才相信他们没有关系。”   “邪魔外道本是一家,他们与魔头拉拉扯扯的,怪不得对邪道的家伙不闻不问。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峨嵋派最近十年来极少与通天教起冲突。”   “十二大门派峨嵋派只占一家,其余十一家就会同意峨嵋这么做?”   “那谁知道,他们沆瀣一气亦未可知。”   “何兄,贵宗近些年不是四处连横合纵地号召讨伐孤云山原廷么,说他行事邪恶,常与邪道妖魔为伍,可看样子峨嵋派和他的关系非浅,照这么说峨嵋派已经坠落成邪魔外道不成?”   “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也没有讲。”何姓之人笑着端起茶杯品茶。   李姓之人道:“我听说当年魔女横行天下,杀戮惨重,何兄是唯一从魔女魔爪下逃生的人,你给我们说说那丁魔女是什么模样?”   何姓之人眼皮不由自主地一阵跳动,咬牙切齿地道:“那丁柔是个婊子、荡妇,千人跨、万人骑的骚货。”   “住口!”一个声音很突兀在旁边响起,吓了在场的人一大跳。   “谁,你小子是谁?”众人赫然发现说话的正是坐在他们旁边原以为是普通凡人的一对情侣,震惊之余一个个暗自冷汗直流。   “不准你污言秽语污蔑婶娘。”官觳已是怒目戟张,丝毫不顾旁边田姎儿悄悄扯自己。   他打小就是孤儿,感情上一直有缺陷,丁柔虽不时针对他,但对他的照顾却真的是无微不至,他不知不觉间将她当成了半个母亲。平时同丁柔斗嘴从不降低身份,今天听到剑玄宗的人污辱她,他一股怒火当即冒了出来,“婶娘”二字冲口而出,要是放在以前他是无论如何不会说的。   “你们是哪个门派的?”何姓之人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污辱你婶娘了?”   田姎儿使劲扯住怒火中烧的官觳,踏前半步傲然道:“小小剑玄宗的不入流的小角色也敢在此恶言中伤十二名门?想必你这些话也是从师门长辈那里听来的吧。好,很好,说得很好。”   在场的众人尽皆色变:“姑娘,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一个个都是伟丈夫,身材伟岸,异日为今天的言语担责任时应该不会食言反悔才好。我峨嵋派会记住你们几个的,告辞了。”田姎儿拉起官觳就走。   何姓之人醒悟过来,低声和同庐的人说了几句,十四个人倒有八个人随他追出了茶庐。   走在前面的人快步抢到两人身前,后面的人施展障眼法遮蔽周边凡人的视线。他们当中有修为远高过官、田者,用法术将两人挟带着迅速带进山中林深无人的地方。   官觳和田姎儿夷然不惧,等《满级大佬掉马后爆红全世界》《仙箓》《从水浒到洪荒》《如梦如幻如丝絮》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聚游游戏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79796_107233.html
聚游游戏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