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方神起小说 目录共9893章

首页

东方神起小说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5914章 醒来后

东方神起小说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dh56.com

9;道:“难得我压低声音说话,麻烦你装作听不到就好了!”   贪狼道:“哦!”   潘玉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把嫦曦买下来啊!这可是我一开始承诺你的,不然岂不是变成说话不算的人了,刚好能省下一笔钱,有什么不好的。五十万两的话,就算是再怎么有钱的人,也不可能和我们争了吧!”   贪狼再次回头道:“什么五十万两?”   许仙道:“不是让你装作听不到吗,而且什么叫‘什么五十万两’,刚才不是你自己说的吗,这里面有我的一半!”   贪狼粲然一笑,配合着超一流容貌显得格外阳光灿烂,“骗你的了,怎么可能给你,反正又没有签下字据。”伸出一只手指,“就算去官府也告不赢的哦!”   许仙道:“……”   贪狼再一次“粲然一笑”,“不用摆出那样的表情,开玩笑的啦!”   许仙转过头对潘玉道:“我想宰了他!”帅哥什么的,果然是最讨厌了。   “息怒,息怒!”   方才的烟花预示着品花会即将开始,但品花会召开的地方却并非是在紫云楼中。   此时明月高悬,群星点点,倒映在明净的曲江水面上,一起随之荡漾。   岸边停靠着许多小船画舫,只等挤满了客人,才肯解缆出航,价钱比之平日更是高出了十倍不止。任凭客人如何不满,也无法动摇船主大赚一笔的决心。   许仙三人立在江边,望着江边熙熙攘攘人群,讶然道:“这品花会难道是在水上?这么多人难道都是来‘品花’的吗?”   潘玉解释道:“品花会都是在曲江之上,每年这时候都会有盛大的歌舞,大多数人都只是为了欣赏歌舞而来,‘品花’只是压轴戏而已!”   许仙点点头表示明白,笑道:“船的话,你已经准备好了吧!”   潘玉微笑道:“那是自然!我们走吧,应该已经到了!”   这时,只见江面深处,一艘灯会辉煌的大船缓缓驶来,船体约有两三层楼高,比之其他小船,便如成人和孩童,所遇小船全皆避让,转瞬之间便来到岸边停泊下来,木质的阶梯伸展到岸边,这才让人看清,船上的灯笼上全都写着一个“潘”字,惹得无数人仰首观看。   贪狼也不由望向潘玉,“你姓潘?”江面上不乏其他大船,但都是芙蓉园组织起来租给贵客的,在这一天是不允许自己找船来看的,而面前这船分明是一艘私船。   潘玉颔首道:“在下潘玉。”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也照付了租船的钱,在人家的地面上,不好坏了人家的规矩!敢问公子贵姓。”   贪狼打着哈哈道:“不用客气,叫我‘赌圣’就好了,是不是很贴切啊!哈哈哈!”这分明已经是坏了规矩,这潘玉在人间也算是极为显赫的权贵了吧,只是不知如何同许仙扯上了关系,似乎关系甚密啊!   许仙道:“你‘哈哈哈’个屁啊,临时应付也不用说这样的破名字吧。”这小子与其说是诡秘,还不如说是恨不得在自己脸上写上“我是神秘人”这几个字。   贪狼却不理会许仙的抱怨,极认真的对潘玉道:“潘公子!”   “什么?”   “求包养!”贪狼摊手道:“自己赚钱太麻烦了!你看我还算有几分姿色,至少比许什么仙什么的强多了!”   “啪”的一声,许仙眉梢直跳,大手已经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少给我说胡话,你也算是男人啊!”   贪狼摸摸脑袋道:“这样的话,上次被你救的恩就算是报了,哎,好像是我吃亏了。”   潘玉微微一笑道:“那真是不巧,我已经包养了那许什么仙什么的了。再说凭‘赌圣’公子的百万身家,天下大可去得吧!”   贪狼道:“说不定一下子就花完了,明天就得去街上买烧饼吃!”   潘玉道:“若是那样,我倒是可以周全一二。”   许仙暗叹,这样的怪人也只有潘玉应付的来吧!   “我们登船吧!”   待到三人登上大船,大船便再一次向着江心驶去。   波浪起伏,渐渐远离了岸边的灯火,水面上却亮着点点火光,每一点火光都是一艘船舶,随波逐流向着同一个方向行去。   船行了一阵,似乎全无方向,忽又见一支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大船便微微调整了船头,向着烟花绽放的方向,劈波斩浪而去。   潘玉道:“那烟花是专门为船舶指引方向。”果然,每隔一小会儿,就有一朵烟花在夜空绽放。   终于,许仙眼前一亮,在水面上得见一片火光,升腾直入黑暗的天际。   许仙道:“到了!”   品花会召开的地方正是在这江面之上,几艘极宽的船舶以铁锁相连,并在一起,搭成一片的楼台,极为广阔。楼台的四周却被帷幕围起,只透出隐隐约约的光耀。   高台四周,无数船舶围拢聚集,方有许仙方才所见的那种火光。其间人语嘈杂,恍如闹市,回头望去,只见还有许多船舶向这里驶来。   大船行来,却被密密麻麻的小船阻住,两只挂着深红色灯笼小船靠近大船,高声问道:“敢问上面的可是潘公子。”   潘玉应了一声,便见那两条小船在前面开路,打开一条通道,让大船得以靠近高台。   许仙这才注意到,水面上有许多这样的小船穿梭其间,维持着秩序,想必是芙蓉园的安排,还有小船满载各种货物,向别的船客兜售。   大船上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甲板上早已摆好了桌椅酒菜。   许仙环顾四周,不禁有些佩服这芙蓉园园主的心思,在这样广阔的水面上,所能容纳的人数比之紫云楼多了十倍不止,所形成的声势也绝非仅仅几个达官显贵聚在一起所能比,这样的安排也真是别具匠心。   楼台上,帷幕里,忽然响起万千的呼啸声——宛如哨鸣,前赴后继,直入天际。其声在高空中微微一顿,却又化作万千声砰然巨响,绽放出万千朵姹紫嫣红的烟花。   水面上的人声为之一止,众人全皆仰首张望,为之目眩神迷。   许仙毕竟在前世见过许多更为震撼的烟花表演,是以并无多少感叹,只是望这烟花,不由想起一人,不知她如今身在何处。更不知,她此刻正同自己一样,仰望这花火。   众多船舶最外围的地方,一只小船孤零零的横在水面上。   穿着道袍的小女孩站在船头,握紧双拳,瞪大眼睛,发出一声声赞叹,“哇,师傅,好漂亮啊!”   被她称为师傅的却是一个身着杏黄道袍的女道士,并不曾带着发冠,而是披散了青丝,甚为放松的抱膝坐在船边,仰望着天空。   听小女孩这么说,女道士微笑道:“以后可莫要说,我不带你出来,整天念叨着什么师叔师叔的。”伸出素手去试那沁凉的江水。   小女孩发自内心的赞誉道:“师傅最好了,师傅,你最近变得特别好!也不逼笋儿练功了。”   鱼玄机抬眼道:“我以前不好吗?”眸子如琉璃透彻。   笋儿结结巴巴的道:“这个……那个……也不是不好啦!”终于还不能像凡人那么会说奉承的话!   鱼玄机抬起手,将指尖的水滴轻轻一弹,温柔的道:“哦,是吗,那回去要把《道德经》抄一百遍吧!”   “不要啊,师傅!”   鱼玄机兀自望向夜空,此间之事,异常凶险,若是可以,就让我多陪你看几场烟花吧! 第八十八章 买花   待到烟花飘零入灭,众人回过神来,才发觉楼台上的帷幕不知何时,已经落下。   众人不由发出一声欢呼,再观楼台之上,明月之下,却是许多美丽女子,莺莺燕燕,俏丽万方,每个女子手中皆持着一样乐器,立在月光之下,显得风雅之极。这许多美丽女子聚在一起,却比烟花还要炫目。   从中行出一女子,来到船边,轻启朱唇道:“妾身爱爱,代表芙蓉园欢迎诸位的大驾光临!”使了个万福,她身后的诸女也随之行礼。音波滚滚,传遍八方,入耳极为嘹亮,这女人竟是会武功的。   许仙眯着眼在其中寻找嫦曦的所在,却是一无所获,只能静观其变。旁边的贪狼却舔了舔嘴唇,露出莫名的笑意来。   楼台上那“爱爱”又说了几句逗乐的场面话,她热情风趣,再加上带着些许荤味儿的笑料,引得四下阵阵欢笑,顿时将气氛调集起来。   紧接着便是由盛大的歌舞表演,间杂着相声艺人的逗乐,杂技艺人的杂技,曲艺大师的曲剧。几乎是要将古代所有的艺术形式都包裹进去,让许仙这个现代人都看的大呼过瘾,真诚的表示确实比春节晚会要有意思的多,至少不加广告。   而每一次表演之前,都会由那“爱爱”上台报幕,却与后世的主持人没什么区别。   不知不觉间,已是月上中天,众宾客的兴致已是被完全调动起来。   爱爱再一次登台,嘴角含笑,环顾四周后,道:“接下来,便是诸位期待已久的品花会了!想必有的贵客是头一次参加,不懂得其中的规则,就由小女子来介绍一下!接下来便由我们姐妹轮流表演,无论诸位中意哪个,只需投出手中红花,到最后计出一个数目来,比一比谁的花多一些,将我们姐妹也分出个状元、榜眼、探花来!”眨眨媚眼道:“等下谁若能投小女子,小女子真可是感激不尽!来世当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台下轰然叫好,且有人扯着嗓子吼道:“胡乱说什么来世,今夜便要你当牛做马。”到这时候,这般粗俗之言也不显得突兀,反引得许多共鸣。   声音来自大船之上,却并非是京中的口音。潘玉解释道:“大概是来京中显富的徽商!每年这时候,此处都汇集天下许多地方的富商,嫖妓宿娼反倒是其次,斗富倒是更为要紧些,等一下便可显现出来。”   楼台上的爱爱毫无尴尬之意,而是微微一笑道:“那就看这位公子的本钱如何了!”此言一语双关,那徽商哈哈大笑,“爱爱小姐便瞧好吧!”   许仙却有些叹息,在这种时候,比的只是权势富贵,诗词歌赋的风雅只是一层遮羞布而已。若是比量前世的话,这些将要表演的女子,岂不就是所谓娱乐园中的女艺人,而这位“爱爱小姐”大概就算是女主播之类。比之前世的或潜或隐,此时此刻不过是明码标价了而已,究竟并无多少区别。   人间之道,行到极处,也不过如是而已,称之为极乐,而其中甘苦,也唯有自知。难怪那些飘渺之中的仙人,能够一挥衣袖,便能弃之不顾,潇洒的登仙而去。   许仙忽觉一道关切的目光落在脸上,回头却见潘玉正用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望着自己,似是在问,‘怎么了?’   许仙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无碍。明白凭他区区之力,是无法扭转人间之道的。但心中却松快了许多,功名利禄,云烟过眼,本不如何值得留恋。但正是有这样的目光,相比这万丈红尘,虽然微渺,却是我辈坚持下去的理由。   楼台周围飘出许多小船,满载着鲜红耀眼的牡丹花,向船上客人兜售,每一朵竟有十两之多。这种花就不是寻常小船上的客人能够买得起了,大部分都卖给了大船上的权贵。   许仙注意到,方才那徽商的大船上就花费了一千两,买了一百朵,大概想要投给那“爱爱”,卖花小厮高声唱道:“刘老板买花百朵!”   但凡购花在百两之上的,都会有这样的唱诺!不想却引得许多嗤笑之声。“我当时哪里来的阔佬,原来也不过是个穷酸乡巴佬而已!”“哈哈,穷酸倒是未必,吝啬却是一定的。”   这徽商方才凭着嗓门大出风头,显是引得许多人不快。那徽商环顾四周才发现周围的大船,任何一艘买花的钱都在千两之上,顿时将脸色涨得通红,连忙又补了一千两,气势顿时收敛了许多。   许仙不禁摇头,买这些花可是没有半分收益的,标准的稳赔不赚,不像等一下竞价,竞到了就能一亲芳泽,竞不到也没什么损失。这种花费,而已只是为了一个面子罢了。   潘玉却笑道:“他是让人坑了!”她一解释,许仙才明白,周围这些大船上也不全是大富大贵之人,也有许多富户合租一条船的,同样是买花却可能是由数人乃至数十人花钱合买,平均下来的花费也并不算大。   这时候,一艘卖花小船来到潘家大船的边上,船上小厮高声问道:“诸位公子可要买花!”   潘玉道:“我们就买五百朵好了。”   小厮喜笑颜开,高声唱道:“好嘞,潘公子买花五百朵!”大船上立刻便有吊篮放下,其中放着银票,小厮便将花放在其中。   这数目不算多,也绝不算少了,立刻惹得许多人观看。   京中之人大都知道,这位潘家公子虽然交游广泛,却并不好女色,似是因为修炼武功的缘故,不用多想,这样的风声多半是那三皇子身边的美姬传出去的,潘玉也就任凭其传播。   “梁公子买花千朵!”又是一声高唱将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过去。   许仙这才注意到这个一点都不熟的熟人,梁王府的梁连。梁家的大船离此并不远,但因许仙实际上没见过梁连几面,所以并未认出他来。只见梁家的大船上不像他们这么冷清,而是摆了一大张圆桌,周围坐满了宾客,为了迎合梁连纷纷起哄。   梁家门客甲道:“原来潘王府也不过如此。”有胆你别用扇子遮住脸。   梁家门客乙道:“同样是生活在京城中的两个王府,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你是铁岭来的吧!   梁家门客丙道:“眼一闭一睁,一万两银子没了,赫~!”这货不是小沈阳,这货不是小沈阳。   许仙摇摇见梁连摇着扇子,带着鄙夷仇视的目光望过来。满怀赞叹的对潘玉道:“这也太孝顺了吧!他老子不是应该还在病床上的吗?”他一直以为梁王爷会像原本的剧情那样找自己去看病,却一直杳无音信,也就渐渐将这件事给忘了,如今突然想起,不禁对梁连一片孝子之心,感怀不已。   潘玉掩口一笑,解释道:“我还没同你说呢,梁王府最近似乎在江南请了个和尚,将梁王爷的病医好了。”   许仙沉吟道:“和尚?”这也算是梁王爷气数未尽,命不该绝。   梁潘两家不和,已算是人尽皆知,但像这样挑到明面上,却还是少有,众人望向潘家大船,且看潘玉的应对。   潘玉问许仙道:“汉文,你觉得呢!”   许仙耸耸肩,正要说“算了吧!”却有一声清亮高唱骤然想起,“许仙许公子买花万朵!”   许仙慢慢转过头去,却见贪狼一脸笑意的道:“算你那份!”   水面之上似乎静了一下,在这里能拿出十万两银子的人不再少数,但能拿这十万两银子打水漂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有。许仙不用看,也知道梁连的表情呆滞了一下,事实上,他自己的表情也呆滞了一下,旋即化作苦笑,果然是眼睛一闭一睁,十万两银子没了。   船上小厮结结巴巴的问道:“许……许公子,您真的要……一万朵?”   许仙当然不好不认,不过他本也就没指望分这笔钱,只当大风吹来的,如今也不过是大风吹去而已,点点头道:“恩,一万多。”   贪狼就笑着将十万两银票放在篮中放下,小厮接过银票,却连忙命人驾船回楼台去,好将这烫手的银票送回去。   四下来了许多小船,好不容易才将这一万多花凑够,将船头摆满,船上顿时变得花香四溢。   许仙只觉得四下的目光又灼热了一些,潘玉笑道:“汉文,这下谁能做这花中魁首,你便当得了一半的家。”一万朵,绝对是可以扭转乾坤的数目。   许仙一脸的宠辱不惊,淡淡道:“刷票可耻!”已经决定将这些花平均投给每一个女子。   接下来的表演让许仙想到了后世经典的选秀节目,每一位女子分别登台演出,花样繁多。除了寻常歌舞外,还有让看客出题,当即吟诗作对的才女。而那位爱爱小姐,更是只讲了几个笑话,就博得满场喝彩。水准倒是比选秀节目要高的多。   一个个女子登台又退下,但所有的人都还在等待着,等待那最后一人的演出。   楼台上的灯火陡然一暗,唯有月光明亮如初。 第八十九章 心念   在如雾的月光中,一道飘渺如梦的身影,舞动着长长的水袖从天而降,宛如月宫仙子谪落人间,长长的裙摆与水袖散落一地。   那条优柔的身影轻轻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与表情,唯觉她的身姿也如月光般沉寂。仿佛是一刹那,又仿佛走过一千年,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琴声轻轻一颤,她的身影也随之颤动起来,一点点,一丝丝,宛如复活的人偶,重新开始她的生命。   这才是真正的月下之舞!   方才的种种表演,此刻真如云烟过眼,飘渺消散,众人的眼中唯有她的身影,情思为之翻涌,心潮随之起伏。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杨玉环尚有一笑,而此刻的她姿容未露,却已是艳盖群芳。容颜以先,便称曰倾国倾城。花魁之名,绝无半分侥幸。   许仙却注意到,将全部的心神落在嫦曦的身上,想要寻出一丝异常,却是无果。方才嫦曦从半空飞下,凭依的是那隐藏在黑暗中细细的钢线,除此之外,其他的地方并无丝毫异常之。2;暴吧让狂暴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雷霆真君境大能此时因为死亡的恐惧已经疯狂,既然老子要死,那么拉几个垫背的将来也不寂寞嘎嘎嘎嘎——   于是雷霆真君境大能本能的乱窜成为了刻意的捣乱。   神国再次破裂,雷霆轰鸣,紫电四溢,使得这片空间乱如稀粥。   见此,其他真君境大能大惧大恨。   麻痹的你自己死就死了,想拉着大家一起死,你麻痹的何其歹毒。   他们全然忘记了此前对于雷霆真君境大能遭遇到的危机曾经袖手。   自己的卑鄙是可以原谅的,别人的歹毒是不能容忍的。   人性本来如此,天界大能再进化,也是如此不堪。   而随着雷霆真君境大能的疯狂,本来应该不动如山,各自抵御时空浪潮,但是疯狂之下,那就不顾一切了。   只见他在模糊的时空浪潮之中,依稀看到一个,便不顾一切嘎嘎狂笑着朝那人窜去。   随着自己的动作,雷霆真君境大能神国破裂更甚,其中生灵一死便是亿万之数,神国内爆炸声四起,神国壁障渐次裂开更多更大的口子,眼看就要全部散碎开来。   但是此际的雷霆真君境大能哪里管这些,也许下一刻老纸就完蛋了,不拉一个垫背死了眼睛都闭不上。   雷霆真君境大能的疯狂吓坏了其余的大能。   这尼玛,简直不可理喻了,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恨吗?   有那耿气直接窜出这片时空乱流,拉那个机器人和那个无限装逼的家伙去呀!   腹诽是没有用的,见到雷霆真君境大能袭来,这些人只得闪避。   闪避的结果显而易见,就是使得时空乱流更加狂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惨叫声从一个冰系真君境大能口中发出,神国被时空浪潮击破,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响起。   这样的结果没人能预测到。继续乱窜的结果谁都知道,大家都乱窜开来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大家都全部完蛋。   但是尼玛,这些真君境大能,甚至于被迫也开始移动躲避雷霆真君境大能的半步真王境大能都开始咒骂。   但是尼玛,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灭魔身”炼体大法没有得到,那个神识体红肚兜娃娃回到了那个家伙的灵台紫府。   而自己这伙人要死了?   麻痹的简直太过悲惨太过悲催。   这不应该是天界大能的结局。   恨死雷霆真君境大能了。   此后如能活着出去,管尼玛谁的后台,直接伙同其他大势力上门问罪,不给个说法简直都要走火入魔。   但是问题在于,先要活下来才能说以后的事情吧。   所以,在被时空乱流和雷霆真君境大能的追逐下,不得不狼狈乱窜躲避的大能们进入了一个死局。   这样下去不行,其中那两个神国还算完整的半步真王境大能目光闪烁,显然在发狠算计什么。   俩人同时认为,搅局者雷霆真君境大能必须安静下来,否则大家伙都要完蛋。   这不是神识交流,而是下意识的认识趋同。   几乎同时,两个半步真王境大能朝着雷霆真君境大能出手了。 第四百七十九章 活捉一枚真君   面临死亡有大恐惧。   大恐惧其实就是一面镜子,照出来你的骨头和灵魂。   雷霆真君境大能之所以不想着拼死逃出时空乱流,而是拼死追逐自己人,应该说不是啥智慧之举。   同样是拼死,逃出时空乱流可能完蛋,也可能还留口气,为什么不逃呢?   而追逐天界众大能,结果可能大家都要死,这是心有不平,器物有鸣吗?   雷霆真君境大能虽然脾气大了点儿,但是一定不缺少智慧。   麻痹的老纸都成这个屌样了,就算是逃出时空乱流,外面还有人等着呢,拼死逃出的结果一定是死。   而老子不爽诸位大能,死前拉几个垫背的,至少死了的话还能嘎嘎笑几声。   既然都是要死的结果,为啥不选择一个让自己心理爽一点的死法呢?   于是雷霆真君境大能这个想法给其他的同伴带来了灭顶之灾。   真君境大能们在雷霆真君境大能的追逐下惨叫,伤势严重,真人境大能们也被狂暴的时空浪潮席卷,神国有不支的迹象。   除了还在更加狂暴的时空浪潮中心区域挣命的那个半步真王境大能外,其他两个半步真王境大能心思一般,齐齐出手要把这个搅局者扔出去。   所谓的心有忌讳,干掉雷霆真君境大能还是不敢的,但是扔出去让他自生自灭还是可以的吧?   于是,两个半步真君境挥手之间,一道土系法则洪流打出,形成一个厚达几十丈的牢笼,笼罩雷霆真君境大能,另外一个则是打出一道风系真龙,托着这个土系法则牢笼飞速朝着时空乱流之外抛去。   而这个土系法则牢笼所过之处,时空乱流更加狂暴,如同在海水中扔下了一溜集束炸弹,轰轰之声震塌诸天,哪怕是坚固如岩石的牢笼,也在时空乱流的爆炸中被炸出一个个的大坑,如同点点的麻子脸一般。   大片的土系法则被炸飞,形成一个通道,而牢笼咔嚓咔嚓挤压变形之下,随时都要散架的样子。   好在,千万里的时空乱流区域,眨眼之间就被土系法则牢笼击穿,虽然在逃出时空乱流的一刹那就轰然炸开,但是毕竟出来了。   雷霆真君境大能翻滚着出现在时空乱流之外,显然有些凌乱,搞不清状况。   身上破破烂烂,能够溢出的雷霆元素和能量已经溢出得差不多了,所以看上去几乎奄奄一息。   然而蹀躞站稳之后,雷霆真君境大能一个激灵,见到自己居然从时空乱流之中出来了,一闭眼使劲摇摇头,发现不是梦,一时欣喜一时悲伤,情绪居然不能自已,双臂大展居然哈哈呜呜大声哭笑起来。   尼玛,这是天界大能的形象?   但是,他也只是哭笑出三声来,就忽然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漆漆黑的洞口。   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蝼蚁,想死还是想活?”   此时的雷霆真君境大能,九条命已经去掉了八条半,现在就算是一个垃圾神王一巴掌估计也能拍死他。   所以这个状态下的雷霆真君境大能居然有点眼花心悸。   凝神一看,眼前站立着一个身穿机甲的家伙,他认得。   就是这个家伙,一炮把半步真王境大能打得乱窜,惹得时空乱流成为时空狂潮。   此时这个家伙肩膀上一根炮管直指自己,邪恶的笑容很讨厌。   他在问自己想死还是想活。   麻痹的这还用问吗?   本座老纸我修炼亿万年,出身大势力,贵为天骄,还希图着永生无敌啥的呢,咋愿意死呢?   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啊!   但是特喵的你说啥?   你说老纸是蝼蚁?   哈哈哈呜呜呜……   多少年了,自从拜在师傅门下,牛逼无限,哪怕是在天界那也是予取予求,生杀予夺,谁敢说半个不字?   而今日,居然有人以蝼蚁之名对自己呼来喝去?   叔可忍婶不可忍……但是然而……   似乎力气不能支持脾气,次奥的了,老纸居然木有脾气了?   雷霆真君境大能愣愣地望着色器哥。   “那个,你说谁……蝼蚁?”   色器哥觉得很有成就感,于是嘚瑟并风骚。   从凡间界被制造出来数万年,就知道天界那是一个比之凡间不知道美好了多少倍的地方。   而天界的生灵从来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如蝼蚁。一个不高兴踩死一片连低头看看都懒得。   而就是这样的天界神仙,今日在此落魄如斯。   色器哥嘎嘎怪笑,炮管轻点雷霆真君境大能的额头:   “搞错,就是说你捏嘎嘎,咋地?觉得不爽?不爽你也先忍忍吧,泥腿子翻身的时候,低调点有益于生命嘎嘎!   那个啥,俺说蝼蚁,给你两条路,要么束手就擒,要么俺就给你来一下,你可以到阴曹地府坚持你的骄傲,好不啦?俺很民主的,你的选择俺绝对尊重嘎嘎嘎!”   雷霆真君境大能此时脑子有点儿宕机。   束手就擒那是啥意思?做俘虏?   麻痹的有没搞错?你一机器嗯那个你是机器是吧?   麻痹的你一机器俘虏一个天界大能?   另一个选择就是要干掉老纸?   麻痹的你能承受这个后果?   尼玛你知道老纸的师傅是谁吗?   雷霆真君境大能几乎是嘶喊着:“本座的师傅乃是——”   色器哥立马打断,睥睨着他,不屑道:   “去去去,就一师傅而已,又不是李刚,吓唬谁来?”   嗯?   李刚?李刚比本座的师傅还厉害?   嘶嘶!   咋没听说过捏?这哪个部分的?   色器哥不耐烦了,那边还有一群的天界大能等待处理呢,谁有时间跟你个半死不活的真君磨磨叽叽。   “干脆点,选择一还是二?”   “那个……有三木有?”   “木有!小三也木有!”   “那啥,那先投降吧,那个不绑缚行不?”   色器哥一把抓起浑身还冒着不多雷电的雷霆真君境大能,扔进了无量主人的须弥戒子。   堂堂一枚真君,如今成为阶下囚。   此时,在时空乱流中的天界大能们,也依稀看到了雷霆真君境大能被活捉。   兔死狐悲之下,心中愤懑。   而他们又不敢冲出时空乱流,因为时空乱流虽然可怕,但是冲出去的话,必然要受到时空乱流爆炸的巨大伤害,特别是真君境大能,都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够冲出去或者冲出去的时候还是喘气儿的。   而就算是出去了还喘着气,那个貌似机器的机甲人肩膀上的两根炮管对着,必死无疑啊!   纠结与恐惧,作为天界大能来说,已经不能用耻辱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和状况了。   而那个因为闪避色器哥四代机法则洪流席卷的半步真王境大能,此时手段几乎用尽,也只堪堪保得性命。   这个半步处于时空乱流爆炸的最中心,身体早被炸得破破烂烂,各种法则一旦打出,必然使得时空乱流更加狂暴。   似乎只有老老实实待在原地不动,等待着时空乱流自己平息才是最好的选择。   绝望的情绪在天界大能们的心中蔓延,如果在时空乱流平息之前自己就看你扛不住了呢?   麻痹的难道要像耍雷的家伙一般屈膝投降束手就擒?   此时,远在三天前时空中的阎浮提大陆上,青丘之山山腰。   蚩尤努力在恢复着自己的脏腑。   没有了夔鼓龙吟,蚩尤恢复的速度大大加快。   而那些被轩辕一族战士绑缚的七十一兄弟,怒吼着也在恢复力量,想要挣脱。   逃到远处的姜由目光闪烁,算计在心。   看着在三天后的时空中依稀可见的战场,天界大能们分明落了下风,自己现在貌似处在非现实的时空中。   自己对于时间法则非常陌生,所以穿越时空那种神通,想想可以,不现实。   所以,在此时离开阎浮提大陆,去追寻那缕可能的蚩尤分魂貌似更不现实。   因为那缕分魂肯定不在这个时空而在现实的时空中逃逸了。   所以,不要说自己没办法回到现实中,就是有办法,那缕分魂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好在自己因为和蚩尤有着血脉相同的关系,修炼同一种功法,那种灵魂的气息只要自己想追寻,还是可以办到的。   所以,姜由没敢乱动。   他心有戚戚,心乱如麻。   眼看着天界大能们要输了,那个无限装逼的小子假如把咱们拉回到现实时空,自己是跑路呢还是跑路呢?   问题乃是,跑得了吗?   于是,姜由的眼睛看向了正在飞速恢复的蚩尤,眼中狠厉之色一闪,瞬移到了蚩尤身边。   选择对蚩尤再次出手,姜由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一个是绝对不能使得蚩尤再次恢复,那样的话,不等现实时空的战斗结束,恐怕自己就会被蚩尤干掉。所以绝对不能让他恢复。   第二个乃是,自己也在非现实时空,没有能力自行回到现实时空中去,那么一旦杀猪的将阎浮提大陆拽回到现实时空,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那简直不言而喻。   所以,没有恢复的蚩尤被自己劫持在手中,就等于有了一条保命的筹码,不论最后谁胜谁负,都要和自己打个商量。   姜由觉得自己这个算计绝对错! 第四百八十章 道的意志   姜由的算盘打得贼精,只要蚩尤在手,现实时空中战斗的双方,不管是谁最后胜利,都要和他打个商量。   所以,他发狠一个瞬移,再次出现在正在勉力恢复内脏的蚩尤身边。   而此时,蚩尤的恢复正在紧要关头,因为没有了夔鼓龙吟,所以恢复的速度很是不慢。   知道姜由瞬移过来,蚩尤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目前的状况根本就比不得姜由。   姜由之前虽然也遭遇了小黑黑等群小的围攻,但是因为三十息物理攻击和神魂以及法则攻击免疫的神通,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因为“不灭魔身”炼体大术尚未小成的缘故,每日只能够做到一次免疫,所以现在的姜由,面对物理打击和神魂攻击也是会受到伤害的。   而蚩尤不同,在此前因为夔鼓龙吟使得自己不能运转“不灭魔身”大术,当时施展不出免疫神通。   而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了夔鼓龙吟的压制,蚩尤的免疫神通开始发威。   所以,尽管姜由的状况比他好了很多,各种神通齐出的话,比自己要强,好在自己的免疫神通可以使用了,起码这个免疫的时间达到了五十息,这就是自己的依仗。   蚩尤的炼体大术无限接近于小成,比之姜由实力更加强大,所以免疫的时间也比他多出了整整二十息。   蚩尤见到姜由瞬移过来,也顾不上说话,愤怒和讥讽都是多余,更快地运转“不灭魔身”大术,争取在五十息时间内恢复内脏才是王道,处于正常状态之时,姜由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个道理姜由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一看蚩尤运转速度加快,不惜施展八肱八足的法相神通,手持刀剑戈殳矛五大青铜兵器,车轮般挥动,疯狂地砍斫。   这五件兵器不是神兵,没有器灵,乃是蚩尤五大神兵的仿制品。   虽然不是神兵,但是与五大神兵的差距也就是有没有器灵的区别,锋利程度没有多大差异。   蚩尤运转“不灭魔身”大术,没有祭出法相神通,也不做任何的防御,五十息之内,他将会把所有的能量都用来恢复内脏,而不是分散开来抵御打击,那样的话,蚩尤知道在五十息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恢复。   所以,此时的蚩尤看上去无限悲惨,姜由的兵器砍斫到身上,叮叮当当密如急雨泼洒,火星子刺啦刺啦千万点爆出。但是还好,这样的攻击只是使得蚩尤的肉身上多了千万道白痕,兵器的锋刃不能伤害其身。   姜由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并不指望这样的打击能够伤到蚩尤,只不过是在五十息之内,能够分散蚩尤的法力,延长恢复的时间。   而同时,姜由大口一张,一道火焰喷射,朝着蚩尤的眼睛狂卷。   就算是免疫,眼睛也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火焰烧灼,蚩尤不能无视,一定会运转法力抵御,这就是姜由的目的。   蚩尤哪里不知道姜由的险恶用心?冷笑一声,直接闭上眼睛,根本就无视这道火焰。   姜由的这道火焰,乃是采自葛卢之山地心的一道天火,虽然是后天形成的,但是其威力也不可小觑。   蚩尤七十二兄弟都有修炼“不灭魔身”炼体大术,吞噬各种矿物炼化。   而要炼化这些矿物,必须要捕捉一道天地之火收入脾胃,在脾胃处形成一座烘炉,这乃是大术修炼的必备条件之一。   所以,蚩尤七十二兄弟,每个人的脾胃处,都有着一道天地之火为炉。姜由的这道葛卢地心之火,仅次于蚩尤捕捉到的虚空天火。   此时蚩尤的体内,虽然此前被姜由掏去了五脏,但是虚空天火却自动与脾胃剥离,并没有随着脾胃的离体而被姜由得到。   而这道虚空之火,也是姜由眼红的直流哈喇子的东西。   而此时,姜由以葛卢地心火焚烧蚩尤的眼睛,吸引蚩尤转移注意力,他知道这个办法也不解决根本问题,想要蚩尤运转大术的速度慢下来,没有致命的打击是不行的。   所以,武道兵刃齐齐朝着蚩尤左肋下那个罩门连续攻击。   这下蚩尤不得不顾忌到这里。   因为此前姜由就曾经抓破这里掏去五脏六腑,所以,虽然现在因为不死之力的运转伤口合拢了,但是毕竟受创严重,经脉断裂初愈,即便有着免疫功能,但是在这一点上,还是不能绝对无视姜由的打击。   所以,蚩尤不得不分出一股法力支持这个罩门处抵御,这使他心内叹息。   在五十息内恢复本来就很费劲,这样一来,希望更加渺茫。   五十息一过,自己不能恢复的话,绝对会成为姜由的俘虏。   蚩尤闭着的眼睛颤动着,心情不能平静。   而好在,自己的那缕逃出去的神魂早已离开阎浮提大陆,多少给了他一点安慰。   而此时,在战场上依旧在追逐杀戮九黎族战士的轩辕一族与十大兽族虽然一面倒地取得了胜利,但是,就算是蚩尤重伤倒地也没有一人一ԗ《唐朝CEO》《天才的降生与陨落》《穿书之带着空间混末世》《桃子味的夏天》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东方神起小说》。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dh56.com/wapbook/63798_244394.html
东方神起小说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