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冰琰之恋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我真的成为魔法学校校长,2014暴富后我成了众大佬的团宠

京城娱乐平台是真的

时间:21-05-14 来源: 达辉小说网

京城娱乐平台是真的

儿呀,为父以为不值得和他斗气。”   杨采薇平静的摇头:“父亲多虑了,女儿怎会为一个佞臣生气,我只是替大齐江山担忧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   杨旭长子这才松了口气。   他相信自己的女儿,这个女儿是老父亲一手教出来的,颇得其祖父真传,眼界也宽阔得很。不客气的说,如果她是男子,做到中书侍郎也不是不可能。   不像自己,虽然饱读诗书,对人情世故也了解颇深,可格局和决断力都有欠缺,碰到大事容易慌神,做个闲官还成,真要主政一方,最多能胜任个知县。   女儿说不生气,那就是真不生气了。   当晚杨旭回府,听说长子说了皇帝来访的经过,就把孙女叫到书房,沉吟良久,开口道:“采薇呐,你是不是不愿嫁给陛下?”   杨采薇摇头:“孙女愿做皇后。”   身为女子,偏偏学了一身治国安邦之策,杨采薇也是挺悲催的。做皇后虽然仍不能干涉朝政,至少能调教皇帝——没错,这就是她的真实想法,把皇帝调教成明君,应该能留名青史了吧?   杨旭摆手:“我问的不是你愿不愿做皇后,我是问你是否不喜欢陛下。”   “无所谓。”   “怎能无所谓呢?年轻女子都想嫁个如意郎君,爷爷能理解。如果你确实不愿嫁给陛下,爷爷就是拼着丢官弃职,也会帮你。”   杨采薇默然片刻,问道:“爷爷以为,天下有配得上孙女的男子?”   “这……”杨旭被问住了。杨采薇口气不小,可杨旭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并不是说杨采薇才华天下无双,而是说以她的性格,没男人能容忍她。   “天下男子在孙女眼里就如草芥,嫁给谁都无所谓,相对来说,孙女对做皇后比较感兴趣。”   杨旭叹口气:“这也怪老夫,把你教得太傲气了呐……其实陛下还是不错的,你别看他爱胡闹,心地却很好。”   “您也是这么说那可恶的道士的。”   “你不要有偏见,小道士当然也不错。孩子,你还太年轻,书上说的道理不一定全对,毕竟朝代不同了嘛。大齐在很多方面都开了先例,比如和崂山道长交好,历朝历代可有过?”   “那不一样,崂山道长并不入朝做官。”   杨旭苦笑一声,不再劝说。   他根本就没想过能劝动杨采薇,这个孙女主意太大了,意志又非常坚定,更是雄心勃勃想要青史留名。他想不出如何形容孙女,如果让小道士来评价倒不难,就是“热血女青年”呗。   杨旭明智的转移话题:“大婚之日临近,就不要再去隆福寺祈福了。”   杨采薇断然摇头:“不行,孙女必须去。”   “怎么就这么拗呢?以前爷爷身体不好,你去祈福也是一片孝心。可如今爷爷练了老道的导引术,身体越来越好,精神也比以前健旺,你真的不用去了。”   “我不同意爷爷的说法,您身体之所以越来愈好,肯定是孙女祈福起了作用。”   “这就是胡搅蛮缠了,明明是导引术嘛。”   “就算是导引术的效果,那也是佛祖被孙女诚心打动,借助老道士之手传给爷爷的。”   杨旭服了,孙女这逻辑,愣是让人没话说啊。 第202章 我要救弟弟   天牢里,金三胖和里正等“首恶”是被关在一处的。对于普通犯罪来说,还需要隔开头目防止他们串供,可这些人犯的是谋逆大罪,反正都是个死,无所谓串不串供的。   别看被关入天牢,这些天对金三胖来说是最轻松的,因为大家都成了罪囚,他终于不用挨打了。   当然,轻松指身体上,心理上的压力其实更难受。以前虽然每天挨揍,至少不用面对死亡,现在倒好,日子得数着过,不知道哪天就会被押赴刑场斩首。   “大伯,你说我们还有救吗?”金三胖问里正。   里正瞪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   “我总有种感觉,上次那些契丹人会救我们。您也讲过,他们说我是什么白马山血统,我们又确实是从白马山下搬到大齐的……您说,我有没有可能是流落在外的王子什么的?”   里正劈头就骂:“我呸,你做了几天皇帝就害得大家陪你一起死,还不死心?王子……你看你那身肥肉,像个王子吗?”   金三胖缩了缩脖子,不服气的嘟囔:“胖就不能是王子了?我就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否则当初那金冠为什么就给我捡到了?”   “根本没有金冠!”   “你们看不见当然以为没有了,爱信不信……”金三胖自言自语,“金家庄就我们一家是胖子,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我们本来就是富贵人!”   里正冷笑:“三胖子,这件事其实我略知一二。你知道为何你是三胖,而不是四胖五胖吗?那是因为,你爷爷是你家的第一个胖子,你的太爷爷根本不胖。”   “怎么会这样?”金三胖不解。   “很简单,你家和大伙儿本来没什么两样,直到你太爷爷娶了个胖女人,对了,就跟你姐姐大丫差不多……现在明白了?你胖,那是你太奶奶的遗传,她绝对是土生土长的大齐人。所以,你死心吧。”   三驴子心有余悸地叫道:“还好老子没儿子,否则我家以后岂不是也一窝胖子?”   里正怜悯的看着三驴子:“咱都快死了,还谈什么以后?要让老夫说,如果能留下后人,就算是个胖子也比断了香火强。”   三驴子黯然不语。   “反正,我就是觉得白马山血统很重要。”金三胖犹自不甘心,硬撑着道,“那个独臂契丹人肯定会想办法救我。”   正在这时,天牢里进来几个人。   为首的一身官服,在簇拥下来到金三胖牢房前,抬手展开一卷金黄色的绸布,拉长声音道:“圣旨——”   众人一个激灵,心说完了,这是打算砍头了!   里正和三驴子面如死灰,金三胖吓得差点尿裤子,金大丫扯着嗓子哀嚎,声音雄浑有力,在牢房内回荡。其它牢房关押的金家庄村民也都战战兢兢。   官员不悦的哼了一声。   一个狱卒甩开鞭子狠狠抽打金大丫:“嚎什么嚎,给老子闭嘴!”   金大丫连忙往角落里躲,倒是不敢大声哭了。   官员这才开始读圣旨:“金家庄村民妄行大逆不道之举,罪无可恕……但念其山野村夫不通教化,朕秉上天有好生之德,心有不忍……故,朕决定只问首恶金三胖之罪,其余人等一概免除罪责,发放回原籍。望诸人从此弃恶从善,安心劳作,安居乐业。钦此。”   官员收起圣旨:“谢恩吧。”   大齐朝廷很人性化,下给村民的旨意,文字不算深奥晦涩,普通村民听不太懂,里正却听明白了。   可他不敢相信啊。   “大人,陛下的意思是……”里正问。   官员板着脸:“圣旨里不是都说了吗,陛下心软,念你们不通教化,决定将你们无罪开释。”   里正扑通一下坐在地上:“真的?!”   官员沉下脸:“你敢质疑陛下的圣旨?”   “陛下仁慈呐!”里正的眼泪哗哗就流了下来,他绝对没想到,金家庄犯下如此严重的大罪,居然会被无罪释放。在他心里,就算皇帝心眼够宽大,那也得罚他们服一辈子苦役才行。   村民们总算听明白了,顿时和里正一样,一个个嚎啕大哭,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当然,他们没忽略,这一切都是皇帝陛下的恩典。   即使是没见过世面的村民,也知道自称皇帝是多么不可饶恕的罪过。   金三胖固然罪有应得,判他们死罪其实也不冤。   要知道金三胖几乎把全村人封了个遍,最“没出息”的村民还混了个皇家侍卫当呢。   皇帝居然就这么轻飘飘的饶了他们,这让他们如何不感激皇帝?   谋逆这种事,从来都是宁可杀错绝不放过的,有时明知是闹剧,也必须严惩。为什么?这是个态度问题,皇帝绝不允许任何人拿皇权开玩笑,更要让天下人明白皇帝扑杀谋逆者的决心。   从秦始皇到前朝大梁,就没听说过这种情况下还能留下性命的,何况连苦役都没有,直接无罪释放?   天牢里,哭声、真心诚意的谢恩声响成一片。   官员挥挥手,狱卒挨个打开牢房,把众人的脚镣解了,放他们出来。   金三胖一脸兴奋:“发力了,契丹人果然发力了。我就说我不是一般人吧,老姐,我这白马山血统肯定了不得,好日子绝对来了。”   金大丫用力点头:“对,我们要发达了……哼,三驴子你敢休了老娘,我才不带你享福呢,后悔死你!”   脚镣解开,金三胖就要往外跑。   官员带来的人中走出两个,笑嘻嘻上前,一人一条胳膊架住金三胖:“小子,我们走吧。”   金三胖愣了愣,大叫:“干嘛抓我,不是无罪释放了吗?”   官员鄙夷的看着他:“没文化真可怕,圣旨上说得明白,只诛首恶,其余人等无罪开释。他们是没事了,你不一样,谁让你想做皇帝呢?”   “这不对,我也不通教化啊!”金三胖挣扎。   两个押着他的人轻轻一抖手,金三胖惨叫一声,豆大的汗珠就冒了出来。官员带来的人,可都是大内高手,专门来押送金三胖的。   “带走。”   官员示意众人将金三胖围住,带领他们往外走。   金大丫反应过来,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小弟——你们不能带他走!”   “滚。”   一个大内高手毫不客气的将金大丫踢了个跟头。他是高手不假,可也是太监,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习惯。再说了,就金大丫的尊容,也没法让他兴起怜惜之情。   三驴子抱住金大丫:“大丫别过去,他们真敢杀人!你弟弟犯了死罪,你救不了他。咱们回家,把休书撕了,跟我好好过日子吧。”   金大丫狂吼一声,一个过肩摔就把三驴子给扔了出去:“放屁,那是我弟弟,我怎能不救?”   三驴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呲牙咧嘴的指着金大丫怒叫:“你个傻老娘们不知好歹,你拿什么救他?”   “我弟弟是白马山血统,契丹人既然救了我们,肯定会救他,我去求契丹人。”   “我呸,大家无罪开释,是陛下仁慈,和契丹人有个屁的关系。如果真是契丹人出力,应该只放他才对,凭什么只判我们无罪?金大丫,你少痴心妄想,老老实实跟我回家过日子吧。”   “我不回去!”   三驴子气乐了:“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当初老子就不愿娶你,是金大伯等人劝说,我爹才答应的。一日夫妻百日恩,既然大家都无罪了,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老子愿意继续和你过日子。现在你不回去,那老子可不管你了。”   金大丫咬着嘴唇瞪视三驴子。   此时押解金三胖的人已经走远,金大丫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她体重有先天优势,做闺女时又经常上山打猎,说实话挺能打的,但让她靠自己救弟弟,那根本不可能。   三驴子说得也有道理,应该不是契丹人出力,否则没理由大家都没事,弟弟这个所谓的白马山血统却被押走了。   无论怎么想,金大丫都找不到救弟弟的希望。   放弃弟弟,回去和三驴子过日子,这似乎是最好的选择。其实金家庄事情败露,大家被押送京城那些天里,金大丫一直挺怨恨弟弟的,甚至盼望皇帝只杀首恶,自己能和三驴子继续过日子。   可当她的愿望真正实现了,她才发现,让她当作没有金三胖这个弟弟,安心回金家庄,她做不到啊!   金家庄的人陆续走出天牢,牢房内只剩下里正、金大丫,还有期盼着等她做决定的三驴子。   狱卒不愿意了,叫道:“还不赶紧滚出去,住上瘾了是吧?”   里正连忙陪笑:“这就走这就走……三驴子,大丫,咱们先出去。”   金大丫没反对,三人走出天牢。   里正顾不上这一对冤家,他是族长,还得想办法带领大家回金家庄呢。来的时候坐的是免费囚车,往回走可没人发路费,这一路吃点苦头是肯定的了。   还好这是大齐,如果换成前朝大梁,没有路引不用走多远就会再次被抓。   三驴子看着金大丫:“走不走?”   金大丫吸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我知道我救不了弟弟,可我不想就这么回去,我要留在京城,就算他最后死了,也有人替他收尸。三驴子,要是你还顾念夫妻之情,就和我一起留下。”   “凭什么?”三驴子连连摇头,“我们留在京城,你弟弟什么时候死我不知道,我们肯定比他早饿死。再说了,三胖子就是个混蛋,他连累了一村的人,我才不替他收尸呢。”   “那你就滚!”   “走就走,老子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三驴子也没继续劝,转身去找其他人了。   三驴子很了解金大丫,她舍不得放弃亲弟弟,那是血缘的关系。可要是真以为她注重和自己的感情,那就完全错了。别看她说得挺好,什么“顾念夫妻之情就留下”,三驴子敢用脑袋发誓,她是想利用感情套住自己,这事儿她以前没少干。 第203章 金大丫谋生   杀入圣闷闷不乐的走进契丹馆驿。   耶律乞买迎上来,小心翼翼的问:“那些大臣又在推脱?”   “唉——”杀入圣叹口气,“每次谈判,他们都提出新条件,我也都答应了。你昨天还说,第一批牛羊已经送到大齐守军那里了?”   “是,第二批金银也已经上路。”   “可他们就是不放金三胖,老是说事关重大,要谨慎处理……我也明白,他们是想多拿点好处,毕竟契丹实在拿不出足够交换金三胖的东西,只能多要点牛羊金银什么的,可这么拖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耶律乞买腹诽,还不是因为您杀先生一开始毫无保留,让人家知道了底线,换成我也会狠宰你的。   “杀先生别急,反正他们也不敢杀了金三胖,咱们有的是时间。”   “这么说也没错,可我真有点等不及了,也不知师尊派来的后援什么时候能到。”杀入圣将一张纸递给耶律乞买,“这是新条件,你去办一下吧。”   耶律乞买接过纸看了一眼,忍不住叫道:“岂有此理!竟敢让契丹皇帝陛下上表,自称侄皇帝?”   杀入圣斜了他一眼:“很难办?”   “这根本不可能,这是对契丹皇帝的侮辱!”   “不就是降低一两辈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契丹人根本不在乎辈分什么的,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另外,这件事你做不了主,我只是让你把条件送回契丹,国师和皇帝会决定答不答应的。”   耶律乞买心说,我是做不了主,可这种侮辱皇帝的条件送回去,我肯定会给皇帝一个办事不力的印象啊。   杀先生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什么条件都敢答应,完全不顾契丹人的利益。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说道:“杀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对金三胖太过重视,其实大齐人根本不想交出金三胖,只想就这么一直敲诈下去?”   杀入圣毫不意外,摆摆手:“我不傻,第三次谈判我就开始怀疑了。不过他们在拖延,我何尝不是?等我恨天宫后援到来,那时才是真正见分晓的时刻。”   “您的意思是……”   “恨天宫固然无法和一个国家抗衡,但从大齐劫走个人,我觉得还有几分把握。”   “那您答应他们的条件?”   “一些身外之物而已,就是给他们又如何。我现在只能装糊涂,否则他们若是一狠心杀了金三胖,这个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好吧,敢情送的不是你恨天宫的牛羊,你当然不在乎。耶律乞买只能捏着鼻子去找人送信。   ……   金大丫手拿一把自制的木弓,数支箭矢斜插在腰间,粗壮的身体在山林间辗转腾挪,居然透出几分灵巧。几只野兔野鸡被草绳子拴了,挂在她背后。   没错,她在打猎。   杭州府周边有不少山,山势算不上多险峻,在这个处处都有荒山野岭的时代,仍然是十分危险的。一般来说,只有猎人和采药人才会深入山中。   那天出了天牢,金大丫终究还是没走。   金家庄的人离开了,金大丫在咒骂了一顿三驴子无情无义后,就孑然一身,如同孤魂野鬼一样在京城漫无目的的瞎逛起来。   对于如何救弟弟,她根本没一点头绪。   金大丫就是个普通村妇,也许比平常女人泼辣了点,其实没什么主见,做事也毫无章法。之所以会坚持留下,与其说是舍不得弟弟,还不如说是不甘心。   大家都无罪开释了,凭什么弟弟就有罪?   如果说做皇帝罪无可恕,里正还做了宰相呢。   契丹人说弟弟有白马山血统,当时那个独臂契丹人紧张重视的样子,她亲眼所见,本以为能跟着弟弟享福,谁知不仅享福半点影子都没看到,契丹人根本就没出手救人。   她也曾经试图去契丹人那儿探探,一路打听着,还没走到契丹馆驿,就退缩了。   万一自己根本理解错了,被契丹人杀了怎么办?大家都知道契丹人残暴蛮横。   不愿回金家庄,还有另一个原因。   金三胖给村里招惹了一场大祸,她身为金三胖的姐姐,当初的“长公主”,也曾经莫名其妙被金三胖洗了脑,自以为高人一等,那段时间没少得罪人。   当然,这也和她的本性有关。   比如那时里正是“宰相”,也没见他对谁颐指气使。   总之,金大丫得罪了不少人,即便三驴子能继续和她过日子,她在家里的地位肯定也低得可怜,村人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 达辉小说网(szdh56.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