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素手谋定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爱你情深不负,2014我家幕后大佬超护短

欢乐炸金花app

时间:21-05-14 来源: 达辉小说网

欢乐炸金花app

;扰一下,若是道友是为定风珠而来,不妨加入我们,因为重土山中凶险异常,除了那重土罡风外,还有无数凶兽,所以单个修士恐怕根本连重土山的外围都无法接近!”   “当然,道友可以选择不相信,不过在下还是奉劝一句,这流沙镇中数万修士早已划分为五大势力,除了这五大势力之外的任何势力或个人都将被毫不留情地清除!”   “哦?五大势力?”吴岩笑了笑,此事倒也正常,因为若想捕捉定风珠,单凭个人的实力恐怕难以办到,唯有联合起来方能奏效,他虽然对那定风珠没有兴趣,可要想凝练重土罡风,就不得不前往重土山,因此与这些势力冲突那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加入某个势力,浑水摸鱼更加划算,而这也是他为何会出现在这流沙镇的缘故。   虽然心中早有定计,但吴岩面上却始终不见什么神色波动,对那几个灵婴修士抱了抱拳,这才平静地问道:“敢问几位道友,这五大势力都有哪些?综合实力如何?在夺到定风珠后又该怎样分配?”   听到吴岩的话,那数个修士却禁不住互相看了一眼,这几句话虽然简单,却是直接将最关键的问题问了出来,没有一丝含糊。   “呵呵!在下恒地顾子招,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又来自何地?是否代表师门?”那文弱男子却是不答反问道。   “幽地颜无,独身一人,不代表任何势力,对那定风珠亦没有兴趣,只是想在重土罡风中淬炼一件灵宝。”吴岩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回答道。   “颜兄真是痛快!”那顾子招大笑了一声,这才道:“如今这流沙镇共分五大势力,完全是以地域来划分,所以并没有所谓的综合实力排名,不过如果真的要排名的话,那我们恒地身为地主,占据地利人和,完全能排在第一位。”   “至于其他四大势力,分别为颜兄所在的幽地,虞地,祺地,唐地这四个与恒地距离较近的地域的修仙门派所组成的,当然也有一些偏远的地域赶来的修仙者,他们要么加入这五大势力,要么独自联合成一个小势力,不过他们的存在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根本无法与我们五大势力相提并论。”   说到此处,顾子招顿了顿,继续道:“至于颜兄所说的夺得定风珠后该如何分配一事,其他几大势力在下不知,但我们恒地却是非常清楚,那就是按照各自的修为分发灵石,比如灵婴初期的修士事成后分发十万颗中阶灵石,灵婴中期事成后分发二十万颗灵石,而像颜兄这样的灵婴后期修士,则可以分到三十万颗中阶灵石。”   “当然,若是有其他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恒地都完全可以满足,除此之外,吴兄也不必担心会成为炮灰,因为此次捕捉风灵珠是由一位炼虚期修士亲自指挥,他老人家对于此类事情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保证可以用最小的伤亡换来最大的收获!”   听着顾子招滔滔不绝地讲着,吴岩心中却是暗自感叹,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嘴皮子上的人才,虽然不知道实情究竟如何,但听他这么绘声绘色地一描述,连他自己都有些动心了。   “呵呵!难得顾兄说的如此精彩,那颜某就加入这恒地势力吧!”吴岩淡淡笑道,他才不相信那所谓用最小的伤亡换来最大的收获,只不过到时候这五大势力和那些小势力多达数万人一同扑上去,难免不会造成一片混乱,而对他来说却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时机,所以加入哪个势力都无所谓。   “好!欢迎颜兄加入!请!我带颜兄去见唐长老!”顾子招大喜道,随即领着吴岩向流沙镇中行去。   一路之上,顾子招不停地给吴岩介绍这流沙镇五大势力的情况,据他所说,目前这五大势力已经达成了基本共识,那就是不允许再出现第六大势力,而这流沙镇作为进入重土山的必经之路,如今已经被划分为五大区域。   吴岩是因为刚好从恒地的区域经过,这才被顾子招拉拢住,不过若是方才他拒绝的话,恐怕少不得要进行一场生死战斗。   至于为何这五大势力都停留在此处,却是为了等待重土山下一次出现的时机,因为重土山在进行一次移动后,通常会维持几个月的时间保持原状,而五大势力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冲上重土山,捕捉定风珠。   一路行来,顾子招不停地周围的许多修士打招呼,显然因为他那张嘴的缘故,在这里是非常有人缘的。   根据顾子招所说,恒地势力现在在流沙镇一共有近五千余修士,其中灵婴期修士就多达两千余人,剩余的都是金丹期或元婴期的修士,可以说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那些金丹期和元婴期的修士都被编为后备队,而灵婴期修士则每五十人编为一小队,其中有专门对抗重土罡风的阵法小队,有专门击杀凶兽的猎杀小队,也有专门防御敌对势力的对抗小队,除此之外还有由化神期高手亲自带领的精英小队,专门负责捕捉定风珠。   很快,吴岩和顾子招就在一间巨大的石殿中见到了那所谓的唐长老,此人已是化神初期的修为,专门负责分配人手,顺便发放一半的灵石。   “见过前辈!”在顾子招引荐之后,吴岩不卑不亢地微微施礼道,现在他面对这些灵婴化神的修士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呵呵!颜无?不错!”那唐长老淡淡地扫了吴岩一眼,随即取出一块用来证明身份的腰牌,以及一个装有十五万颗中阶灵石的储物袋。   “去第十七小队吧!负责猎杀凶兽,若是表现得好,加倍奖赏!”   “多谢前辈!”吴岩一点也不客气地拿起那储物袋和腰牌,随后和顾子招施礼离去。   走出那巨大的石殿,顾子招忽然兴奋地道:“第十七小队!哈哈!颜兄,到时候你可得多多照应在下一番啊!”   “哦?怎么?顾兄难道也在第十七小队?”吴岩有些意外地道。   “不错!咱们还真是有缘分啊!那,这五万颗灵石颜兄请收下!”此时那顾子招忽然取出一个装满灵石的储物袋递给吴岩。   吴岩却是没有接,只是淡淡地道“顾兄客气了,若颜某有余力,自然会助顾兄一臂之力,这些灵石还是不必了!”   “嘿嘿!颜兄误会了,这五万颗灵石本来就属于颜兄的,因为只要我们拉拢来一个灵婴修士,就会有五万灵石的奖励,在下和颜兄一见如故,又怎么可能占颜兄的便宜?”顾子招满不在乎地道。   “哦,原来如此,不过这灵石顾兄还是自己留着吧!”吴岩摇了摇头,虽然他与这顾子招还算谈得来,可真要到了重土山之上,自己哪有时间去照顾他?既然敢来趟这趟浑水,就要做好随时陨落的准备! 第128章 第十七小队   第十七猎杀小队一共是五十个灵婴修士,其中算上吴岩,共有三名灵婴后期修士,其余皆是灵婴中期和初期的修士。   而第十七猎杀小队目前所暂时停留的地方是流沙镇东面一个宽敞的庭院之中,吴岩和顾子招一走进去,顿时就有十几道目光望了过来。   “哈哈哈!这位想必就是新加入的道友吧!鄙人杜之武,目前为第十七小队的指挥队长,欢迎道友加入,若有什么问题也尽管提?”   此时随着一阵声若洪钟的大笑,一个身材有些矮胖,但面容间却透着一股彪悍味道的灵婴后期修士从正面大厅内走了出来,对着吴岩拱手道。   “在下幽地颜无,见过杜道友。”吴岩淡淡地笑了笑,随即又对周围的灵婴修士拱了拱手。   “哈!颜道友尽管随意,我们在这里也不过暂时停留,所以简陋了一些,还请颜道友莫怪!”那杜之武一边说着,一边为吴岩介绍整个第十七小队的所有灵婴修士,这却是为了进入重土山后的相互配合。   因为越是高阶的修士,越喜欢独来独往,像这种几十人一起配合的事情难免会因为各种缘故显得散乱不堪,这样互相认识一下,多少能起一些作用,不过谁都知道,一旦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就是真正的混乱开始。   在介绍完大部分修士后,杜之武又带着吴岩来到一个有些阴暗的房间外,面色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敲了敲门。   不过令他有些尴尬的是,房间中却没有任何声音,吴岩见到此幕也有些奇怪,以他的灵觉并没有察觉到里面有修士存在,这杜之武又是在做什么?难道说这第十七小队的另一名灵婴后期修士就在这里?   “呃!这位也是本队另一位灵婴后期修士,敬雨薇敬道友!”杜之武有些讪笑着退了回来,“颜道友见笑了,敬道友就是这个脾气,除了鄙人等数人外,还没有人见过她。”   给吴岩安排了一间单独的静室,杜之武告罪一声,这才匆匆离去。   吴岩也不去管其他,便进入静室之中,盘膝打坐,等待重土山移动的最新消息。   数日之后,一阵喧嚣忽然从远处传来,随后整个流沙镇都沸腾起来,而随即杜之武的大嗓门就在庭院中响起。   “都给我安静!任何人不得外出,放心,何时前往重土山,俞老前辈自有安排!”   听到这里,吴岩便已经明白过来,很显然,重土山最新移动的位置已经传了回来,接下来的数月时间将开始一场疯狂的杀戮。   暗叹了一口气,他面色如常地走出静室,刚好见到一个佝偻着身子,满脸都是皱纹的老太婆如鬼魅般从那间阴暗的房子中飘了出来。   双方的目光直接迎上,吴岩心中却是大为惊讶,这女修当真性格古怪,要知道能将修为修炼到灵婴后期,本身就不会衰老,除此之外,在灵婴初成的时候还可以大幅度地对面容进行改变。   所以只要是灵婴期的女修无一不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但这女修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似乎生怕自己不够丑陋一样,变着法地弄上一脸黑黄色的皮肤,还有那僵硬无比的皱纹,尤其是那一蓬如柴草堆的乱发,更是分外醒目。   吴岩只是怔了怔,随即微笑着冲那敬雨薇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庭院中央走去,现在整个第十七猎杀小队的修士都聚拢在这里,随时等待出发,虽然没有人大声喧哗,但那种散漫的气氛却是显而易见。   “哦!颜道友,敬道友。”杜之武有些讶异地望了吴岩一眼,随便打了声招呼,而庭院中其他的灵婴修士也面色古怪地瞧了过来。   “嗯?难道自己脸上有花么?”吴岩纳闷地想道,但随即就看到自己前面有一个隐隐露出来的影子。   他猛一回头,就见到一张黑黄色的面孔几乎要贴上了自己。   吴岩嗷的一声就跳出数十丈远,纵使他修为强悍如此,更是曾见识过无数恐怖的魔族和鬼物,但这一刻真的是头皮发炸,全身汗毛倒竖,因为那敬雨薇竟然能无声无息地贴近自己,这若是她想暗杀自己,怕是十有八九能得手。   现在吴岩终于明白了,为何杜之武当日为何会露出那种忐忑的表情了,为何那敬雨薇明明在房间之中自己的灵觉却无法得知了,原来这老太婆竟是擅长隐匿行踪。   “看来修仙界中奇人异士何其多也,今后万不能如此大意了。”吴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自警告自己。   此时吴岩也不敢去瞧那敬雨薇了,直接来到另一边,而其余修士显然也是抱着这个目的,一时之间,整个庭院就变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局面。   那敬雨薇佝偻着身子独自占据了大半个庭院,距离她数丈之外的是负有队长职责,不能逃避的杜之武,而最后的角落里,则是挤满了四十多个灵婴修士。   好在这种诡异的局面并没有僵持多久,随着一道传音符出现,杜之武大喊了一声出发,就率先冲了出去,而其余众修士也紧跟着匆忙跑了出去。   而正在思索敬雨薇所修炼的是何种灵婴的吴岩一下子又落在了后面,眼见敬雨薇那张黑黄色的脸慢悠悠地转了过来,他心中不由一跳,刚想逃逸,可又怕这老太婆如先前那样无声无息地贴了上来。   所以他只好挤出一点笑容,非常难受地道:“您先请!”   “桀桀!”那敬雨薇忽然发出一阵如同夜枭般的怪笑声,随后盯着吴岩怪笑道:“孺子可教!”   说完之后,就那么如影子一样飘了出去。   “孺子?可教?”吴岩使劲地翻了翻白眼,这才无奈地跟了上去。   待出了流沙镇,吴岩这才发现整个天空都被大批的修仙者所占据,不过虽然一片乱哄哄,但五大势力还是泾渭分明地分了开来。   而最醒目的就是那五面大旗,上面各自书写着恒,虞,幽,祺,唐这五大地域名称,很显然这五面大旗都属于顶级法宝,想来是为了避免在混战中无法分清敌我。   此刻这五大势力并没有立刻出发,而是不断地对各自的修士进行整顿,一炷香之后,原本乱哄哄的天空勉强出现了五个方阵,看上去倒是似模似样。   而这五大势力的高层都处在正前方的大旗之下,吴岩悄悄放出神识远远地察看了一下,发现这五大势力都是各自由一个炼虚期修士统领,并没有散仙的存在。   不过想来也是,在灵婴修炼体系之中,炼虚期已经就等于三级散仙了,有这样的高手坐镇自是没有什么问题,至于那些四五级散仙,却是对这定风珠没有什么兴趣,毕竟到了他们那种层次,此物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功效。   此时来自唐地的方阵最先整理完毕,随即朝着前方那一望无际的灰色沙漠呼啸而去,紧接着是虞地,幽地,祺地,最后才是恒地。   随着前方出发的命令下达,顿时方阵内的所有灵婴修士纷纷放出得意的飞行法宝或者其他手段,而后面作为后备队的金丹期和元婴期修士则是乘坐大型的飞行法宝最先呼啸离开。   紧接着,则是近两千灵婴修士在各色光芒环绕之下,如同一大片彩云,朝着前方一路狂奔而去。   如此威势,让所有人心中都有种莫名的兴奋,虽然一开始还能保持着一个方阵的样子,但随着放开速度,原本的方阵顿时变得一团混乱。   当然,这种混乱并不影响速度,这两千余灵婴修士就好像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狂奔的野马群,又仿佛是席卷天下的滔滔洪流!   没有任何秩序,没有任何规矩,没有任何约束,唯一所剩下的只是自由的向前狂奔!   所有人都将遁速提升到了最快,都将飞遁的技巧发挥的淋漓尽致,在这种极速之间,每个人的表现都是精彩绝伦,每个人都不甘心居于人后!每个人心中似乎都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火焰!   在这一刻,没有功利,没有勾心斗角,只有一个最简单的想法,那就是冲到最前方!   “原来一团混乱也会有这样的魅力!”吴岩很是感慨地道,他曾见过数以千万计的魔族大军整整齐齐的冲击,他也曾指挥近百万修仙者同心协力对抗魔族。   但是,似乎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热血沸腾!虽然只有两千余人,但却个个都是实力强悍的灵婴高手,或许他们勉强排列出来的方阵没有一点威慑力。   但是在这种极速的飞行之中,他却不得不承认,那种近乎于狂野的混乱,那种来自于内心最原始的斗志,却是最令人震撼的。   在风声呼啸中,看着大地向后飞退,与浮云擦肩而过,人生之中,几多快意!   数个时辰之后,吴岩所在的恒地势力终于抵达重土山外围,远远望去,那重土山实在普通的很,方圆不过数百里,最高处还不到百丈,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山包,假若不是事先得知,谁又能想到这里就是闻名遐迩的重土山?   此时众人纷纷落到地面,因为那重土罡风的缘故,没有人能在重土山范围内飞行,甚至连行进的速度都会大大减慢。   此时那先行到达的几大势力并没有进入重土山,而是四处剿杀那些小势力和单独的修仙者,不时听得见一阵阵爆炸声和惨叫声。   对于此,吴岩并没有理会,修仙界就是这样,虽然有着无数的规矩和禁忌,但却是为强者所设置,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没有任何道理。   深深吸了一口气,吴岩悄然在手中放出两个只有指头粗细,呈淡黄色的气旋,现在他所处的位置虽然是重土山的最外围,但那种重土罡风已经存在很多了。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重土罡风与玄冥气不同,甚至与大部分风体不同,此风因为掺杂了大量精纯土灵力的缘故,并不是一股一股的存在,而是和空气中的灵气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所以炼化这重土罡风在最初阶段,反而会非常容易,这也是为什么那景渐离不是风灵婴却也能炼化出那么多的重土罡风的缘故。   但这重土罡风既然在等级上要高于玄冥气,自有其独到之处。   那玄冥气的性质非常不稳定,动辄就会相互爆炸湮灭,所以以吴岩之能也只能勉强精炼两次,若是再继续精炼下去,就会自动湮灭。   但重土罡风不同,它的性质非常稳定,理论上来讲,只要吴岩的实力足够,就可以一直精炼下去。   换句话说,玄冥气看似威力强大,但成长的潜力不大,反倒是重土罡风前途无量!   吴岩现在所放出的两个淡黄色的气旋就是当日他吸取景渐离那根枯玉杖中的重土罡风,不过已经被他精炼了五次,结果当初那足以形成一个巨大龙卷风的重土罡风就变成了两个小气旋。   假若景渐离见到此幕的话,定然会后悔不迭,因为他败得太冤了,他操控风灵力的手段和吴岩相比,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但就在此时,吴岩忽然旋风般转身,盯着那不远处的e

 
  • 达辉小说网(szdh56.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